闪婚厚爱 第87章:送上门都不吃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6-04-13
    第87章:送上门都不吃

    夜晚,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江北市这座南方城市,也因为北方冷空气南下的影响,一下子下降了好几度。

    简然和绵绵慵懒地窝在沙发里看着一档娱乐节目,看着里面双方的奇葩激烈地讨论,她也是热血沸腾。

    想当初,简然还是大学校园里辩论队的队长,只要由她出战的话,就没有输过辩论赛。

    秦越在书房忙工作,就只有绵绵陪在简然身边,简然就只能和完全听不懂她说什么的绵绵说话。

    她将绵绵抱在怀里,非常骄傲地说道:“绵绵,妈妈给你说,当初妈妈在学校里参加辩论的时候,比他们还要牛多了。”

    “汪汪汪——”虽然绵绵听不懂,但是还是很给面子地应了简然两声。

    简然又说:“当初那些辩论队的,一听说这次的主辩手是简然,都能吓得尿裤子。”

    “呜呜——”绵绵很不给面子地哀嚎了两声。

    这么晚了,它想睡觉了,根本不想听妈妈在这里唠叨啊。

    妈妈为什么不去找秦叔叔聊天?为什么非要缠着它呢?它只是一只小宠物,根本就听不懂人话,好么?

    妈妈,求放过!

    “小家伙,就这么不愿意陪妈妈聊会儿天么?”简然用力揉了揉绵绵的头,“好吧,妈妈不为难你了,你去睡觉吧。”

    绵绵又在简然的怀里蹭了蹭,而后屁颠屁颠地跑去它的小屋子睡觉了。

    绵绵去睡觉了,简然一个人又看了一会儿电视。

    虽然在看电视,但是她时刻注意着书房的动静,时刻注意秦越什么时候出来,免得错过了。

    又等了好一阵子,书房里还是没有动静,简然不愿意在死等了,她打算主动出击。

    简然想了想,去厨房煮了一杯热牛奶,端着牛奶敲响了书房的门,没有听到请进二字,她就推门进去了。

    “秦先生,你一定很累了吧。”简然将热牛奶端过去,“我专门给你煮的,你喝一杯吧。”

    “怎么还不去睡?”秦越头也不抬地问道。

    “因为冷,睡不着。”她确实是怕冷,但是这话在这个时候说,肯定是有另一层意思啊。

    秦越抬头看过来,她穿了件卡通睡衣,粉色的,把她原本白皙粉嫩的皮肤衬托得更加粉嫩诱人。

    看了她两眼,秦越又将目光移到电脑屏幕上,不打算再理会她。

    简然跛着脚走到他的身后,帮他捏捏背:“秦先生,我以前学过按摩的,你要不要试试?”

    “简然,别闹!”秦越又叫她的名字,但是语气比以往都重,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

    说实话,他们在一起这么久,简然还没有见过他这样,突然感觉他这幅模样很可爱。

    对,就是很可爱!

    简然突然扑过去,又去偷亲了他一下,而后还得意在舔了舔粉嫩的嘴唇,一幅我就是要亲你,你能拿我如何的态度。

    秦越是忍着,并不是不行。

    被简然几番调戏,他要是还忍着,那就真的不是一个男人了。

    就在简然得意的时候,他长臂一伸就将简然拉到怀里,快准狠地吻上她。

    舌尖撬开她整齐的贝齿,用实际行动对她展开最激烈“唇枪舌战”运动。

    秦越一发猛,简然就完全没有招架力,毕竟她在亲吻方面,也是没有经验的。

    秦越也没有经验,但是他是男人,男人在男女之事方面仿佛天生就是无师自通。

    他的吻,从一开始就很凶猛,吻得简然透不过气来,让她想要逃。

    不过刚有这个想法,简然马上就把这个想法赶跑了,因为她想要和他做真正的夫妻。

    她的手先是无措地抓着他的衣服,慢慢地变得不老实了,伸在他的胸膛之上胡乱地抚摸着。

    摸着摸着,她更不满足于现在这样,笨拙地乱摸到他衣服的下摆,然后钻进去,更直接地抚摸他结实强健的身体。

    因为她的举动,秦越的吻更加猛烈,仿佛想要将简然吸进他的灵魂深处,与之合二为一。

    简然不止被动地接受,还跟随着他的节奏适当地配合着。

    而他带着灼热温度的大掌,也从她的领口钻了进去,肆意地揉捏着她女性的美好。

    简然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又听凌飞语说过第一次会很痛。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又有些心慌,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

    “简然——”秦越突然放开她,按住她不安份的小手,粗嘎的声音说道,“我还有些工作要忙。”

    她明明感觉到他也是很想要她的,可是为什么偏要停下来?

    简然脸皮厚,但是也不能直接跟他说:“秦越,我想和你做那个吧。”

    “牛奶我会喝,你先去睡觉,我一会儿就来。”他说,声音沉得有些沙哑,脸上还有些暗红。

    “哦,那我去睡觉了。”第一次进攻以失败告终,简然很是郁闷,同时也觉得很丢人。

    她都做到这个地步了,这个男人还不开窍,难道还要去冲冷水澡么?

    她垂着小脑袋,边走边在心里狠狠地骂他:“蠢男人!真是一个蠢男人!”

    她都主动送上门了,他还不吃,改天他要是想吃,她也要狠狠折磨他。

    简然离开之后,秦越哪里还有心思工作,身体里的男性荷尔蒙在不停地跳动,呐喊,想要找一个出口宣泄。

    秦越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简然想要干什么,但是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要了简然。

    今天简然再一次经历过三年前被陷害的事情,这样的她肯定无助又害怕。

    在她最需要一个人的时候,他站在她的身边,给了她支持,将深陷在泥潭里的她拉了出来,让她再一次活在明媚的阳光下。

    这个时候的简然,对他更多的应该是感激之情,才想要把自己献身给他,他猜想她并不是发自内心想要跟他做真正的夫妻。

    倘若,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吃掉她,那么他跟那些禽兽又有何区别?

    所以,最后自以为很了解简然的秦先生忍住了对简然的渴望,又去浴室冲了一个冷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