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 第214章:专业的哥哥出马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6-09-22
    第214章:专业的哥哥出马

    秦越走后,小然然拿着草莓派咬了两口,又用手抹抹脸,满脸都被她擦得脏脏的,就像一只小花猫,她还不忘记对简然笑笑,摆出小主人的模样:“姐姐,快吃。”

    “然然,你慢点吃。”简然也饿了,但是顾不得自己吃,拿了纸巾帮小然然清理脸蛋儿。

    小然然的爸爸也也够心宽的,小然然才跟她见过两次面而已,他就放心把小然然交给她,万一她是心怀不轨的坏人,伤害到小然然怎么办?

    “姐姐,爸爸出差,你跟然然回家好不好?”简然刚把小然然的脸蛋儿擦干净,她又抹了抹脸,又弄得像只小花猫。

    简然边替小然然清理脸蛋儿,边说:“姐姐下午还有工作要忙,然然吃完饭先回家去,姐姐晚上给你打电话。”

    “然然想要姐姐陪。”小然然扁了扁嘴,好不委屈地说道。

    她可没有忘记爸爸的吩咐,爸爸让她一定要把大然然骗回到家里去,她连自己的杀手锏都用上了,不信大然然姐姐不上钩。

    “可是……”简然要上班,但又不忍心拒绝这么可爱的小萝莉,一时也不知道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然然陪姐姐上班,姐姐陪然然回家。”适当的时候,小然然又提出解决办法。

    小然然又摆出了一副的表情,大眼睛水汪汪的眨啊眨,比她爸爸眼中的锋芒更加令人招架不住……

    简然默默叹了口气,这对父女都怎么回事啊?

    “好吧。”心一软,简然还是答应了下来。

    反正父亲那边也没什么事儿,秦越也不在家,陪陪小萝莉,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

    “我接到你的电话,一刻没停便买了机票回江北。你现在告诉我,简然把过去的事情全忘记了,我不能跟她相认?”

    听完秦越的话,萧擎河就是一阵咆哮,比三年前忽然听到简然的死讯还要激动。

    三年前,他才认回妹妹没有多久,又听到简然逝世的消息。

    他收到消息第一时间赶来江北,但是连自己的亲妹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秦家人就把人给烧了。

    这种事情放谁身上,谁都不能接受。

    当时,萧擎河二话不说就跟秦越大打了一架,他根本不是秦越的对手,但但是秦越一拳都没有还击,被他打得鼻青脸肿。

    那次恐怕秦越人生中第一次挨打。

    其实萧擎河非常明白,简然突然消失了,秦越比谁都难过,这三年的日子过得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秦越坚定地告诉他,说简然还活着,他派了许多人去寻找。但是世界这么大,一点线索都没有,想要找到一个人谈何容易。

    父母早逝,简然是萧擎河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

    他回到京都毅然关闭了京都的工作室,从京都开始找,找遍了全国,再出国去找,去简然有可能去的地方找。

    这三年,他走了许多地方,问了很多人,但是都没有简然的消息。

    但是他没有放弃,秦越都没有放弃找简然,他身为简然的亲哥哥更不可能会放弃寻找。

    就在他得到消息,简然可能会在米兰时,接到了秦越打来的电话,说简然回来了。

    简然回来了,但是把以前的记忆通通忘记掉了,也就是说现在他们在简然的心里就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忽然听到这样的消息,萧擎河是生气的,不过很快又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之后,萧擎河觉得有一些尴尬,简然会把以前忘记,这些事肯定不是秦越想的。

    萧擎河之所以对秦越发脾气,那是想把自己心里堵了三年的怨气找个发泄口发泄一下。

    不过,他能找秦越发泄,秦越又能找谁发泄?秦越只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往肚子里咽,一个人承担所有。

    被萧擎河骂,秦越还是面不改色,平静道:“小然然今晚会带简然回家,你去我家里跟简然见见面,想办法跟她多说说话。”

    萧擎河挑眉:“你不回去?”

    秦越说:“我出差了。”

    萧擎河愣他一眼:“没有想到堂堂盛天的leoqin也会撒谎。”

    秦越说:“简然的记忆里不再有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所以还是由你这个鼎鼎大名的心理学家去跟简然聊聊。”

    秦越非常清楚,要是自己也在家的话,简然绝对不会跟小然然一起回家,他就是利用简然心疼小然然的心理,让小然然单独跟简然多多相处。

    都说血浓于水,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说不定简然和小然然处着处着,简然哪天突然想起小然然了。

    其它心理医生秦越也信不过,所以得知简然失去过去的记忆之后,秦越首先便想到了简然的亲哥哥萧擎河,让他从国外赶回来。

    萧擎河说:“把你那辆法拉利接我开开,让我耍两天帅。”

    萧擎河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看似对什么事情都漫不经心,但是心里对任何事情都有分寸。

    简然回来了,只要人好好地回来了,那么关于以前的记忆的事情真不是那么重要。

    以秦越那么优秀,条件那么好的男人,简然不喜欢他,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吧。

    至于他和小然然,那都是和简然有着血脉关系的人,就算简然想不起他们,他们也是简然最亲的人。

    想通这些之后,萧擎河当然就有心情开玩笑,还想着耍帅这些事情了。

    法拉利的跑车,开着车子去江北兜一圈,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

    秦越说:“只要简然能好起来,那辆车就送你了。”

    “能有你这么一外妹夫,我只是赚大发了。”萧擎河一巴掌拍在秦越的肩头上,吊儿郎当地说道,“一个妹妹能赚一辆法拉利跑车,早知道我就让我爸妈多生几个女儿,这这辈子就我靠妹夫养就可以了。”

    秦越冷冷瞅他一眼。

    萧擎河立即闭嘴。

    秦越现在正愁简然的事情,玩笑跟他开太多,最后遭殃的还是自己,萧擎河不止一次上过秦越的当,太清楚秦越的为人了。

    du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