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 第302章:夫妻齐心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6-09-22
    第302章:夫妻齐心

    秦越捧着简然的头,静静地瞅着她,看得她羞得赶紧闭上了眼睛,脸蛋儿红扑扑的,仿佛在等着他去采摘。

    秦越忍不住就笑出了声,薄唇贴上她的,极尽温柔缠绵地吻着她,品尝着属于她的独特的美好滋味。

    一个吻,缠绵至极,柔情至极,醉人至极……

    久久之后秦越才将简然放开,又忍不住舔了舔她的嘴唇,低低沉沉地唤着她的名字:“简然——”

    “嗯?”

    “答应我,什么事都不要理,一切交给我就好。”

    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么?

    她就是想要一个人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他及时提出让她不要理会。

    可是那些事情都是她亲身经历过的,她受过那么刻骨铭心的伤害,不说是忘记就能忘记的。

    秦越又说:“如果你想要参与,你说出来,我们一起讨论,一起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好不好?”

    简然:“秦越……”

    秦越沉沉道:“简然,好不好?”

    他的声音低沉性感,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听,但是又有一些心疼与无奈,简然忍不住就心疼起来,靠在他的怀里轻轻点了点头。

    他说得不是没有道理。

    她自己没有一点的势力,如果去跟秦老爷子硬碰硬,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她吃亏受伤了,秦越会为她心疼的吧。

    她可不想让他心疼呢。

    简然说:“我答应你,不管去做什么事情都会和你商量,一定不会私自做决定。”

    “不准骗我。”

    “不会。”

    “那去吃饭。”

    “嗯,好。”

    饭桌上,以前吃饭时从来不开口说话的秦越如今也变了。

    他端起简然给他盛的一碗汤尝了一口,用力点点头:“这么久没有喝到你做的汤,味道好像越来越好了。”

    “以后我天天煲汤给你喝。”

    “好啊。”

    简然又给秦越夹了菜,眨眨眼,俏皮地问道:“听说你有洁癖,那你要吃我给你夹的菜么?”

    秦越一本正经地问道:“你的唾液我都吃过,夹菜又有什么。”

    “你……”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变得这么坏?怎么可以变得如此油腔滑调?以前那个高冷得不食人间烟火的秦越哪里去了呢?

    “我也是孩子的父亲了,很多事情都有经验了。”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简然心里所想,秦越又补充了这么一句,听得简然的脸蛋儿更红了。

    这个男人,她该怎么说他好呢?

    一个字坏,两个字很坏,三个字非常坏!

    她瞅了他一眼,伸手去掐他,却被他一把抓住,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捏了捏。

    “简然——”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灼热的目光紧盯着她,仿佛她成了他眼中的猎物。

    “秦越,先吃饭嘛。”

    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在想什么,现在还在吃饭,他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不过想到他上次说的隐忍了三年,简然也是非常心疼他的。

    三年多的时间啊,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要用多大的耐力才能够忍得住啊。

    简然的声音刚落下,便被秦越一把抱了起来,他抱着她直冲浴室,连走边说:“一会儿休息时再吃。”

    “秦越,你想干什么?”

    “你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很不幸地,简然就这样沦为秦越的“美食”。

    她觉得,她在他的眼里就像一口可口又好看的点心。

    他没有一口把点心吃掉,而是先欣赏点心的美,再嗅点心的香味,最后才将点心吃下肚。

    简然想打人的心思都有了,这个男人真的是表里不一啊,明明看起来就是清贵高冷的总裁大大,但是一脱了衣服就是禽兽啊。

    她不说了,不想说他了,说好一次就放她去吃饭,最后她还是被他当成点心吃了两次。

    “简然——”

    简然不理会他,说不理他,就是不理他。

    “你让我陪你来这里,难道不是为了更方便我们……”

    简然伸手捂住秦越的嘴,恶狠狠地瞪了他两眼:“秦先生,你最近是精虫上脑了么?”

    秦越微微一愣,随即又点了点头:“看到你的时候,好像就是像你说这样。”

    简然:“……”

    她决定了,一定不要告诉这个男人她恢复记忆的事情,不然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折腾她呢。

    “别闹,累了睡一会儿,晚点再起来吃饭。”秦越将简然搂在怀里,一只手轻轻抚着她腹部上的伤痕。

    他的手抚在她的腹部的伤痕,有点痒,简然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条伤痕这么难看,你会不会觉得恶心?”

    “傻瓜,我怎么会觉得恶心。”他只会心疼。

    每看到这条比普通孕妇剖腹产几乎要长一半的伤痕时,看一次他心疼一次,想到一次他心疼一次。

    “以前我觉得挺难看的,但是当我知道是因为小然然留下的,我就不觉得难看了。”简然靠在他的怀里,非常自豪地说道。

    原以为自己是单身,在有限的记忆里恋爱都没有谈过一次,她是无法体会一个做妈妈的心情的。

    可是第一眼看到小然然的时候,她就好喜欢她,恨不得把小然然抱回家自己养着。

    当得知小然然就是她的孩子时,那一刻她没有震惊,她只有喜悦,仿佛自己做的一个美梦终于实现了。

    秦越没有应话,只是把简然搂得更紧了一些,听得简然又说:“之前的三年多时间里,我感觉我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生活中几乎没有自己的情绪。工作时,便全身心投入到设计工作中。”

    她一直以为那种感觉是与世无争,仿佛看遍人世繁华,看惯了春秋冬夏,以为自己就是对设计有兴趣,在生活中就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人。

    其实并不是,只是她本能地防备着简正天吧,哪怕那个时候,她只知道简正天是她唯一的亲人,可是她很多的心事都不愿意对他讲。

    所有的一切酸甜苦辣,她都习惯独自一个人往肚子里咽,从未向简正天提起。

    而遇到秦越之后,她的心事,不用她对他讲,他比她清楚多了。

    简然细细地说着这三年的经历与感受,秦越搂着她,静静地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