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 第307章:简正天之死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6-09-22
    第307章:简正天之死

    “最重要的人是谁?”

    开口问话的还是沉不住气的简然。

    她的内心多么希望这是一场误会,希望是简正天在撒谎欺骗他们,但是她又明白,此刻的简正天没有必要再说假话。

    简正天摇了摇头,长长叹息一声,又道:“至于是谁,想必我的好女婿已经有了方向。只要找对了方向,他让人继续查下去,那么他很快就会知道是谁。”

    说完,简正天闭上了眼睛,再也不愿意开口再多说一个字。

    简然还想问,却被秦越拉着下了飞机。

    回去的路上,简然一直沉默着,内心很乱,乱得不知所措。

    人们都说上辈人的恩怨与下辈人无关,可是真的能无关么?

    她和秦越之间还能当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么?

    她不知道!

    “简然——”秦越叫着她的名字,声音低低沉沉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无奈与心疼。

    “嗯?”

    “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么?”

    简然点点头,柔声道:“记得。”

    “真的记得?”

    “你想说什么?”

    “相信我可以处理好这一切。”

    “秦越,可是我不想这样。我不想事事都依靠你,我自己的事情我想自己努力解决。那个人是你的亲爷爷,你夹在我们之间,你该如何自处?”

    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血脉至亲的爷爷,如今这两人之间扯上了血海深仇。

    她可以想尽办法将秦家老爷子绳之以法,可是那样又会不会伤害到秦越?那个人可是他的亲爷爷啊。

    从简正天的嘴里得到真相,她震惊过,也怀疑过,但是她不会心疼,可是秦越呢?

    他表面云淡风轻,看起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她相信,他的内心绝对不会是她表面看到的那个样子那样轻松。

    他可能也会担心,也会害怕,担心她认定秦家老爷子是杀死自己亲生父亲的凶手之后,连他也一起责怪了。

    秦越说:“那是我的事情,你别担心。”

    简然反问:“那是你的事情?”

    秦越:“……”

    简然又道:“我的事情是你的事情,你的事情也是你的事情?所以只能你帮我,不能让我照顾你,是么?”

    “简然——”

    “秦越,在你的心里我就真的那么没用?”

    “不是。”

    “那是什么?”

    “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难道我不应该为你做点什么么?”秦越的声音有些激动,难得看到他的情绪起伏如此之大。

    “……”这次换来简然的无语,是因为秦越的这个理由太充分了。

    可是他有没有想过,正因为他是她的丈夫,所以她才会想要出一份力,不要什么事情都让他扛着。

    他不会觉得累,不会觉得苦,可是她会心疼他啊。

    她好生气,不是气他,而是气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不能替他分忧解难不说,还尽给他添麻烦。

    “简然——”秦越将她拥时怀里,下颚压在她的头顶轻轻蹭了蹭,“你知不知道,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鼓励与安慰。”

    他可能不会懂,不会知道他没有她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三年多的时间,他就像一个生在炼狱里的人一样,每一天都是那么的难熬。

    如今她回来了,对于他来说就像上天赏给他的恩赐一般。

    每天清醒醒来看到她就躺在身边,那种幸福感除了她没有人再能给他。

    “可是我……”简然眨眨眼,吸吸鼻子,软声道,“我害怕,害怕哪一天醒来,你又不在我的身边了,我再也找不到你,而我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相信我!”他还是那么简短的几个字,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带着强大的力量。

    秦越有秦越的担心,简然也有简然的担心。

    他们都想着去为对方分忧,却不知道这样更让对方为自己心疼。

    ……

    飞机飞行了几个小时,定位于大西洋之上。

    正闭眼休息的简正天忽然感觉到飞机一阵剧烈的摇晃,他赶紧睁开眼睛一看,看到从驾驶室那边传来浓烟。

    “发生什么事了?”他大声喊道。

    “简老先生,老爷子让我们送你最后一程,还望你走好。”浓烟对面传来一道清冷的男性声音。

    紧接着,简正天便听到机舱开启的声音,再听到有人说:“一号准备,跳。二号准备,跳。三号准备,跳。四号准备,跳。”

    机组人员一共四名,四号跳落之后,飞机摇摆得更加厉害了。

    简正天想要冲过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因为有浓烟的阻隔,机身又摇晃得太厉害,他根本就动不了。

    他紧紧抱着座椅,才没有让自己随着机身的摆动而翻滚。

    “救命!救命啊!”

    简正天发出惊恐的呼救声,一声声惨得像是他此时正在被厉鬼索命。

    可是除了风声以及机器的轰鸣声并没有其它声音,更听不到他无比祈盼的人声。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们放过我!秦越你放过我吧,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你的钱我一分钱都不要,放过我吧。”

    简正天歇斯底地呼喊着,嗓子都喊哑了,也没有人回复他。

    而他最后的一声惨叫声被飞机爆炸的声音烟灭,而他的身体也同飞机一起炸成了碎片,在这半空中化成肉沫,化成了滑渣。

    在生命最后一刻,他后悔了,后悔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后悔自己威胁秦越,后悔自己为了让简家兴盛无所不用其极。

    可是再也没有人听到他的悔恨声,也没有人给机会让他洗心革面继续做人。

    ……

    一架从江北飞往非洲某个国家首都的客机在大西洋坠毁,机上乘客连同机组人员一共五名。机组人员全员获救,唯有乘客下落不明,最大可能已经葬身于大西洋。

    飞机发生爆炸之后,残渣掉入海里,不出意外的话没来得及跳伞的简正天被炸得粉碎,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不会有。

    傍晚时分,这条轰炸性的消息便占据了各大新闻的头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