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 第322章:怀疑对象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6-09-22
    第322章:怀疑对象

    简然还记得秦越亲口说过,两个人领证结婚后,在法律上来说,就等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了对方的手上。

    倘若夫妻二人有一方病重,医院要求必须要家属签名的话,能够签字的那个人就是他们彼此。

    所以在简然这里,“妻子”二字再也不是她刚刚结婚那会儿想的那样仅仅是结伴过日子,而是一辈的承诺与守候。

    刘庸要是不明白妻子二字的意义,简然就说给他听,无论如何她必须要知道秦越在哪里,要知道秦越是不是好好的。

    沉默了少许时间,刘庸的声音再次传来:“太太,不是我不愿意说,而是秦总不让我告诉你。”

    “他让你不要告诉我的事情,是关于盛天的机密?还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如果都不是,那么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是他出了事,不想让我担心么?他有事,我却不能在身边照顾他,我是不是会更担心?”

    秦越那个傻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傻,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事情独自担着,为什么不能相信她一次?

    简然的话不无道理,刘庸也明白秦越让他们瞒着简然是不想让她担心,可是她已经猜出秦越出了事,倘若他还不说的话,那就是违背了秦越的最初用意。

    想了想,刘庸正准备开口告诉简然,一旁的许惠仪突然一把抓过手机挂掉。

    她说:“刘庸,秦总昏迷不醒的消息不能传出去,一旦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刘庸说:“她不是别人,是秦总的妻子,是秦总孩子的母亲。”

    许惠仪冷笑了一声:“刘庸,秦总糊涂,难道你也跟着糊涂么?”

    刘庸不满道:“你什么意思?”

    许惠仪又说:“太太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秦家的长辈看着她的尸体火化的。你觉得一个死去三年的人,三年后还能复活么?”

    刘庸问:“你是想说这个太太是假的?”

    许惠仪说:“我不敢说她是假的,但我也不敢相信她是真的。你想想看,她是怎么回来的?她是真的把过去的事情全忘记了还是另有隐情?”

    听许惠仪这么一说,刘庸有一些动摇了。

    或许他们的秦总昏迷前交待不要告诉简然,并不是不想让简然担心,极有可能是发现了什么异常。

    他们的秦总做事向来谨慎,昨天却突然误食了连医生都查不出来的药物,忽然晕倒了。

    能在不知不觉给秦总下药的人,并且能让秦总心甘情愿吃下药的人,最大的嫌疑人莫过于简然。

    见刘庸动摇了,许惠仪继续说道:“你不是说秦总昏迷前不让你告诉太太。倘若你现在跟简然说了,秦总醒来你怎么跟他交待?”

    刘庸不再吭声了,不管怎样,听主子的吩咐准是没有错的。

    简然是不是冒充的简然,他也不敢去查证,一切还是等他们的主子醒来再说。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简然还是找来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简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看到简然出现,许惠仪心里一惊,急忙站起来挡住简然:“简小姐,医生刚刚给秦总做过检查,并吩咐这段时间无关紧要的人都不要去打扰秦总,让他好好休息。”

    “你也说是无关紧要的人不要去打扰他。那还不给我让路。”一句话,简然说得铿锵有力,容不得许惠仪在她的面前嚣张。

    简然还记得跟秦越结婚不久时,秦越生过一次病,那个时候也是许惠仪拦着她。

    当初她跟秦越的关系还不是很好,对秦越的了解也还不够,那个时候许惠仪能够阻止她,今天休想。

    许惠仪微微一怔,简然便已经绕过许惠仪往病房走,边走边说:“刘庸,麻烦你让主治医生过来一下,我要了解情况。”

    “是。”或许是没有想到简然能够如此冷静,对简然,刘庸不自觉地多了一分敬重。

    一旁的许惠仪悄悄握了握拳头,退到一旁坐着,再也不敢乱吭一个字。

    也不知道是简然变了,还是她以前没有真正了解简然,总觉得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子的身体里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或许是她太小看简然了,以为只要他们不说,简然就只会躲在家里干着急,万万没有想到,简然这么快就找到医院来了。

    病房还是豪华型的,分客厅和房间。

    秦越躺在房间的病床上,静静地躺着,除了脸色比平常白一些之外,呼吸体温什么的跟平时没有区别,仿佛他只是睡着了,并不是昏迷不醒。

    看着秦越这幅模样,简然的心如刀绞一般难受,鼻子一酸很想掉眼泪,可是她却仰起头,把眼泪给逼了回去。

    秦越生病倒下了,这个时候她是秦越和小然然的支柱,所以她不能哭,不能软弱。

    简然在秦越的病床边缓缓坐下,抓住他的手低头在他的手背上亲了亲,轻声说道:“秦越,我知道你一个人很辛苦、很累……”

    一个人像机器一样转动,机器转久了都会累,更何况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你想休息就休息几天吧,其它的事情交给我去做,相信我一定可以做好的。不过你也不能休息太久,我就给你一周的假期。小然然还等着你回去,她还有秘密要告诉你呢。”

    有时候,简然真想骂骂他,为什么不能替他自己多想一想,都生病了,还要让手底下的人瞒着她。

    “太太,秦总的主治医生来了。”

    刘庸的声音在简然的身后响起。

    简然悄悄吸了一口凉气,回头,对他们点点头,说:“医生,麻烦你跟我说说秦越的具体情况。”

    从医生那里,简然得知秦越应该是误食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这种毒药不会让人丧命,但会让人的神精麻痹,长时间处于一种昏睡状态。

    无色无味的毒药……

    简然的目光将周围扫了一圈,正好对上许惠仪打探她的目光,看到她看过去,许惠仪又赶紧移开了目光。

    难道秦越身边的那个内奸就是许惠仪?

    会不会是许惠仪给秦越投毒?

    她的真正上级是谁?

    会是秦家老爷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