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 第344章:借用已婚的身份接近他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6-09-22
    第3章:借用已婚的身份接近他

    秦越一口拒绝:“不行。”

    但凡有丁点危险,他都不想简然去冒险。

    战念北有些看不惯秦越这护妻像护孩子一样的态度了,一巴掌拍在秦越的肩上:“这是我的地盘,难道你还担心那个女人能伤到我外甥媳妇?”

    简然也在一旁附和着说:“小舅舅说的是,我又不是三岁孩子。再说还有你们在外面,她能把我怎样?”

    秦越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太紧张,简然远比他想象得要独立强大得多,是他一直想要把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而忽略了她的实力。

    他不可能时时守候在她的身边,就像三年前一样,百密仍会有一疏,所以他应该给她空间,让她去处理她能够处理的事情。

    就在秦越犹豫的片刻,战念北对简然使了一个眼神,简然接到信号,立即转身往关押许惠仪的房间走去。

    关押许惠仪的房间就在监控室的隔壁,房间很小,但很干净,厚实的墙壁上面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

    看到简然进来,许惠仪原本沉寂的目光瞬间闪射出利芒,阴森森地看着简然。

    简然站在门口,看着许惠仪,面带微笑,却又有着不容人忽视的凌厉与坚定。

    她们看着彼此,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硝烟在无声中弥漫。

    对视许久,许惠仪忽然笑了,悲戚地笑,仰天长笑,发疯地笑,冷讽地笑……笑够了,她停下来,闭上眼睛靠在墙头,根本不打算理会简然。

    许惠仪笑的过程中,简然也在笑,只是她的笑看起来温温柔柔的,恬静而又美好。

    与许惠仪发疯的模样相比,她们之间的高下立竿见影,预热赛,简然以绝对的优势完胜。

    站了一会儿,简然走到许惠仪的身边坐下,温柔地笑了笑,说:“听说你天天吵着闹着要见我家秦越。你有什么事就对我说吧,我会替你一字不漏地转告他的。”

    许惠仪转过身,背对着简然,依然一声不吭。

    许惠仪不说话,简然也不恼,仍旧慢慢说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要对他说什么。你不外乎是想告诉秦越,你喜欢他,对吧?”

    此话一出,她看到许惠仪握了握拳头,简然勾唇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已经是有老公的人了,却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这种行为真的很不好。”

    简然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你的老公真可怜,老婆天天睡在自己的怀里,心里却想着怎么给他戴绿帽子。”

    “你他妈知道什么?”许惠仪转过身,瞪着简然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别在这里瞎说。”

    简然仍然轻笑着应对:“什么叫我瞎说?难道你能否认你有丈夫的事实?”

    “我从来都不承认那个窝囊废是我的丈夫。”那个什么都不会的窝囊废,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是从她手里拿,他有什么资格成为她的丈夫。

    战念北他们不知道许惠仪的弱点在哪里,但是同为女人的简然知道,有些弱点,并不表面看得到的。

    比如许惠仪的弱点便是她对她那桩婚姻生活的不满,而且这也是她最不愿意向别人提起的事情。

    许惠仪生气,当然是简然喜闻乐见的事情了……

    简然做过调查,大概知道许惠仪和丈夫之间不和谐的关系。

    因此她用这根刺来刺许惠仪,让许惠仪失去理智,让许惠仪方寸大乱,那个时候他们想要从她的口中套出消息,那也容易得多了。

    简然笑道:“不喜欢,看不上,那就离婚吧。何苦还要苦苦守着,是不是你就是想要借用已婚的身份接近秦越,才不会让他知道,你对他有非份之想?”

    没错,与那个男人的婚姻就是许惠仪心中的一根拨不掉的刺,因为已经烂在她的心中了。

    而真正让许惠义情绪激动是简然猜对了她的心思,简然说得没有错,她就是想要借用已婚的身份一直守在秦越的身边。

    许惠仪瞪着依旧一脸温柔笑意的简然,怒吼道:“简然,你觉得你除了那张脸,你还有什么?”

    她恨不得撕烂简然的那张脸,让她不能再用这张脸去魅惑秦越,再也不能用这样的笑容来笑话她。

    要是没有简然出现,事情绝对不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简然没有接话,仍然面带微笑地看着许惠仪,许惠仪愿意开口说话,并且是如此激动的情绪,如此甚好。

    许惠仪恶狠狠地看着简然:“秦总是你这个女人能够肖想的么?你连跟他提鞋都不配,你凭什么嫁给他,凭什么为他产下秦家的血脉?”

    “他年纪轻轻就掌管盛天,创造一个又一个神话传奇,他是站在神坛上的人,哪是你这种女人配得上的。”

    “你要是聪明一点,你主动离开他,那么一切事情都还有挽回的可能。你要是执迷不悟,想要一直留在他的身边,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我配不上他?我会后悔?”简然轻轻一笑,耸了耸肩,“可是我就是嫁给了他,生了他的孩子,而且他对我还好得很呢。你一个八杆子都打不着的外人,也只能在这里瞎嚷嚷了,不然还能做什么呢?”

    许惠仪冷笑道:“简然,别高兴得太早,你一定会失去他的,并且过不了多长时间了。”

    一定会失去他?

    再次听到这个词,简然心里微微一惊,许惠仪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秦家那个假的老爷子还对秦越做了什么?”

    简然很想知道,但是又不能直接问,只好用自己的方法继续套许惠仪的话,能听到一丝线索是一些。

    瞅着许惠仪,简然继续跟她东扯西扯:“我有什么,我没有什么,那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配不配得上秦越,更与你没有关系。至于生下秦家的血脉,那已经是事实,不可能再改变。”

    许惠仪冷眼瞅着简然,又笑了:“你好好等着吧,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