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 第484章:究竟什么关系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6-09-22
    第484章:究竟什么关系

    炒菜上菜很快,椰汁还没有送来,菜已经上了桌,第一道菜辣菜干锅啤酒鸭。

    简然看到这火辣辣的味道,馋得都快流口水了,而秦越则是不停地蹙着眉头。

    刚刚点菜的时候说好了只要一点点辣,一点点辣肯定是见不到辣椒了,哪知道这菜里多半都是红红的辣椒。

    秦越很想带着简然换一家餐厅,但是他要敢说,简然肯定得跟他着急,所以他只好忍住。

    简然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这火辣辣的味道就是爽,能辣出一身汗来,特别爽。

    看简然吃得开心,秦越的眉头蹙得更深了。这么辣的食物吃下肚子,脾胃肯定得难受了。

    他用碗倒了一碗白开水,从来不吃辣的他,把鸭肉夹在碗里洗过之后,一块接一块吃,筷子都没有停过。

    看到秦越吃得那么认真,简然问道:“是不是觉得这道菜很好吃?要不我们再点一份?”

    “不用了。够吃了。”秦越的舌头都快辣得没有味觉了。

    他吃并不是觉得这道菜有多好吃,而是不想简然吃得太辣肚子不舒服,所以就由他来替她不舒服吧。

    简然也夹了块鸭肉在开水里涮了涮,再放到秦越的碗里:“你以前一点不吃辣的,今天怎么这么能吃?”

    秦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中水,道:“你请客,不多吃一点,那是不给你面子。”

    “谁要让你给我面子啊。你不能吃辣的,吃了万一胃不舒服怎么办?”听着秦越傻乎乎的回答,简然觉得他是真傻。“

    秦越:“我最近改胃口了。再说了我又不是我们家的小然然,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胃能不能接受。”

    简然道:“我们家的小然然才没有你这么不懂事呢。”

    秦越:“好好好,你说得是。。”

    让着她吧,反正只要她高兴就好。

    简然又说:“等我上班领薪水了,我再请你吃好吃的,去一家高级一些的餐厅。”

    秦越点头:“好,那我就等着你领薪水了再请我吃好吃的。”

    秦越明白,哪怕他们的孩子已经好几岁了,简然还是不愿意刷他的卡,不愿意花他的钱。

    可能在她的思想里,有一种比较根深蒂固的思想,钱要花自己的,才能花得硬气。

    会有这种思想,应该是她的成长环境造成的。

    简然的母亲一辈子几乎依附简正天而活,受尽简正天的欺凌,这些对当时年纪还小的简然肯定造成了很深远的影响。

    简然不想自己的婚姻跟母亲一样,所以在婚姻生活中,她向来是比较独立的。

    她不愿意刷秦越的卡,秦越从来也不会强迫她去刷,反正两个人过日子还是要相互体谅,相互理解最重要。

    一餐饭下来,秦越是把辣的菜都吃完了,清淡的才是简然解决的,刚开始简然还不明白秦越是为了她,但是后来她就清楚了。

    秦越这个傻男人真的好傻好傻啊,为什么要做那么傻的事情呢?

    她是成年人,她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不用他处处那么体贴周到。

    ……

    九月底的江北,气温越来越好,不像八月那么热,也没有冬天那么冷,是一年之中最好过的季节。

    简然已经正式上了两天班了,加入了新的部门,和同事们之间的关系也处得融洽,工作起来很有拼劲,日子过得很舒服。

    “简然,你和盛天的秦总是什么关系啊?”

    简然正忙着画设计稿时,又有同事凑到她的身边问道。

    外界关于秦越的传闻有很多,但是由于他们两人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对外宣布,所以秦越的婚姻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所有人都知道秦越有孩子了,但是孩子没有在公众面前露面,谁都不知道是谁给他生的孩子。

    所以人们茶余饭后经常会讨论盛天掌舵人的孩子到底是谁替他生的,他真的有结婚么?

    这样的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问简然了,简然很想实话实说,但是别人应该不会相信。

    虽然她在内衣设计界也算是小有名气,但是和盛天的总裁大大比起来,简直没有办法比好不好。

    她一开始嫁给秦越,不是因为秦越的钱而选择嫁给他的,也是嫁给秦越之后好久好久,都怀上小然然了才知道秦越就是盛天传说中的那个leoqin。

    所以当大家问简然时,简然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句回答:“我们是朋友关系。”

    至于是怎样的朋友关系,那就让大家去猜吧,反正都不会影响她和秦越的生活。

    秦越天天送她上班,中午和她一起吃午饭,晚上下班一定会在公司楼下等她,这么亲密的关系,谁看了都不会相信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们的简然这么漂亮,盛天的秦总会追求她,一点都不意外。”又有同事接话说道。

    话是这样说,但是许多人,尤其是女人看着简然时,那眼神似乎能妒忌得发狂。

    不管别人怎么说,简然只是淡然一笑,她和秦越之间的关系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没有必要跟别人交待得那么清楚。

    晚上下班,简然走出公司大门时,依然看到秦越在等他,好像她上班在忙,他上班很闲一样。

    其实简然知道,秦越才是真的忙啊,白天腾出时间陪她,晚上他一个人准会加班。

    简然坐在副驾座说道:“秦越,你不用天天来接我的,我知道怎么回家,不会走掉的。”

    “万一走掉了,我去找谁哭鼻子去么?”虽然这是秦越的一句玩笑话,但是秦越还真是这么想的。

    最近的局势还有许多的不稳定,他在着手对付姓许的,刘庸那边又还没有确认神秘人究竟是不是萧远峰,所以还是要保证简然的安全。

    让她带着保镖上下班,她觉得太张扬,不愿意……其实,他秦大总裁送她上班,那才叫真正的张扬。

    秦越说:“走,带你去一个地方。”

    简然眨眨眼问:“去哪儿呢?”

    秦越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简然:“又弄得这么神秘,”

    高楼上,两道目光一直在观察着他们,看着他们的车子慢慢驶入城市的主干道,融入车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