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 第585章:随便找人办的证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6-09-22
    第585章:随便找人办的证

    简然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在听到她到说“离婚”二字时,心中涌起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他也不会让她知道。

    或许在简然的眼中,他秦越就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没有什么事情能打倒他。

    确实,在工作中,在商界,他站在最高处,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打败他。

    但是在简然面前,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

    他和许多男人一样,心是肉长的,会痛,会难受,同样也会为一个女人心动。

    他会想要把她捧在手心里,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好好疼爱她。

    呵呵——

    思及此,秦越不由得无声冷笑,而后,将所有的情绪掩藏在他那张清冷的面容之下。

    ……

    江北机场,某间保安室。

    此时正在上演一幕“谍战”大戏。

    当然主角肯定少不了江北军区的战大军长与秦小宝以及其它人,大概数下来,没有二十人也有十五人。

    身穿军装的战念北站得笔直挺拔,他锐利的目光将站在他前面一排的人从左看到右,再从右看到左:“你们种货色,也敢来机场抢人,指使你们的人是眼睛瞎了?”

    “战军长,我们并不弱。”真不是他们弱,是对手太强,所以他们几乎还没有战斗,就被抓了。

    “谁派你们来的?”战念北也没有那个闲心跟他们讨论他们到底弱不弱,反正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

    被抓者的代表发言:“没有谁派我们来的,我们自己来……”

    啪——

    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战念北扇了重重一巴掌:“你他妈傻,别把别人也看得跟你一样傻。”

    那个傻子,他自己来的,他有本事再自己来个试试看。

    战念北的脾气火爆,并且从来都不是一个不讲规则的男人,在他面前胡说八道,他从来不跟人客气。

    打你一巴掌,没有把你打残,那还算是他给你面子了。

    并且,秦小宝还在他的身旁“劝”他:“战念北,冷静点,别动不动就动手打人。这些混球,长了一张嘴,但是不会说话,直接把舌头割了算了。”

    嗯,她这哪里是劝人啊,摆明了就是在煽风点火。

    战念北一把将在他面前蹦蹦跳跳的秦小宝拽到身后,又说:“老老实实把事情交待清楚,不然老子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秦小宝从战念北的腰间探出头,附和道:“胆子大得敢打我嫂子的主意。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把知道的通通说出来,否则等到我哥来,你们只有吃不了兜着走。”

    前不久,她被战念北扛着出了机场,本以为他要扛着她回去,哪知道战念北带着她找了人,以办公的借口从员工通道进了机场。

    被安排进机场的不止他们二人,还有战念北手下的一队人马。

    秦小宝正纳闷他们要干什么,战念北的手下已经把伪装成旅客想要带着简然的几名匪徒揪了出来。

    秦小宝得知这些人是想打她嫂子的主意,当场气得上前就踹了那几人一人一脚。

    最近,跟战念北在一起的时间多了,秦小宝是把战念北教给她的那一套,“能够动手绝对不动嘴”的言论发挥得淋漓尽致。

    几名男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换了几个眼神,眼神里有些担心,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几人嘴咬得紧,不愿意说出是谁指使他们的,秦小宝是真急了,急得又想上前打人。

    她又跳又嚷嚷:“战念北,他们不说是不是,你把他们交给我,我弄死他们。”

    “杀鸡焉用牛刀。”战念北冷笑了一声,招手唤来他的跟班,“他们不说,就把他们带回军区去,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

    战念北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又道:“晚上八点前,必须让真相从他们的嘴里说出来。”

    在还没有抓到这些人之前,秦越便已经告诉过战念北,谁有可能去机场抢人,其实他们都知道幕后指使者是谁。

    不过让他们抓到这些人把幕后指使者说出来,要让那人也知道被背叛的滋味,这样才够。

    “战念北,你确认那些人会把幕后指使者说出来?”那些人被带回江北军区去了,但是秦小宝仍然有些担心。

    战念北豪气冲天地说道:“除非是死人……不,就算是死人,只要进了我的地盘,老子都有本事让他开口说话。”

    “死人也能开口说话?”秦小宝不满地瞪他一眼,“战念北,我怎么发现你吹起牛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战念北一手搭在秦小宝的肩头:“秦小宝,很多事情你不懂,以后跟着我多学学。”

    秦小宝勾着战念北的腰:“那就请战大军长多多赐教了。不过在你教我之前,你先告诉我,我哥和我嫂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战念北:“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要是真有事,你哥会费那么多心思安排你嫂子去美国?”

    “没事?都离婚了,你还说没事。”听战念北那无所谓的语气,秦小宝又急了,“那请战大军长告诉我,告诉怎样才算有事?”

    战念北手往下,搂着她的腰:“离婚?你以为真离了?”

    秦小宝急道:“离婚证都领了,那还假得了?”

    战念北伸手戳戳秦小宝脑袋瓜:“枉我还觉得你这丫头聪明,一到关键时刻就蠢得跟一只猪没有两样。”

    “战念北,好好说话,不准骂……”说着说着,秦小宝恍然大悟,“战念北,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根本没有离婚?不过,不太可能啊……”

    战念北笑道:“那个离婚证,你要是想要,你哥能让人给你装一屋子。”

    秦小宝惊讶道:“结婚证是我哥弄的假的?”

    战念北:“今天民政局放假,你哥借了人家的地儿,随便找一个人替他们办的,就连那个钢印都是假的。”

    “他们没有离婚,真是太好了!”秦小宝激动得跳起来搂着战念北的脖子,凑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没有想到,我哥那个人如此狡猾。”

    战念北嗤笑道:“没有想到你哥如此狡猾?狐狸都没有你哥狡猾。他平时话少,那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而是闷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