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 第644章:她能听到他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6-10-05
    第6章:她能听到他

    “简然,你听到我了,是不是?”看到简然眼角滚落的泪水,秦越欣喜若狂。

    简然!

    简然!

    简然!

    秦越一遍遍呼唤着简然,但是除了她刚刚流的眼泪之外,她没有再给他任何的回应。

    简然没有再给回应,秦越急速跳动的那颗心又冷了,像是运到了冰川崩塌,要将他激动心情淹没。

    他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喃喃说道:“简然,你就那么不愿意醒过来,就那么不愿意看到我么?”

    “过去三个月了,整整三个月了,你还想睡多久?难道要睡一辈子么?”忽然,秦越怒吼道。

    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头失去理智而发疯的野兽,但是他给人的感觉不是危险,而是悲痛欲绝。

    三个月整整九十天,简然躺在病床上,他守在病床边,每一分每一秒让他觉得都是煎熬。

    他和她的想法是一样的,他多么希望那天受伤的人是他,躺在这张病床上的人还是他。

    发狂!怒吼!

    这些都不是那个高冷的秦越会做的事情,至少以前的活了三十年的秦越,他绝对没有过像此时此刻这样疯狂的举动。

    哪怕是面对简然受伤,他仍然能保持冷静用最快的速度将简然送到医院,争取每一分能够抢救她的最佳时间。

    今天,秦越的情绪会爆发,是因为他隐忍得太久、太累、太辛苦,他快要崩溃了。

    他想要这样爆发自己的情感,让简然知道,他很想念她,希望她快点醒过来,希望她好好地陪在他的身边。

    “简然,你听到了么?我在跟你说话!难道你打算还要睡三个月?或者三年?亦或者三十年么?”

    秦越觉得自己快疯了,倘若简然再不醒来,他一定会疯掉的,他承受不了失去她的恐惧。

    不知道是不是秦越的怒吼声太过悲切。

    他的吼声一个字一个字传到简然的耳里,传进她的心里,让她听到了他的呼唤,感受到他心中的痛苦。

    “秦越,不要难过!”

    简然努力着,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努力想要张嘴说话,努力想要伸出手去抚摸秦越的脸……

    她很想告诉他,别担心,别难过,她一定会努力醒过来,一定会醒过来陪在他们父女二人的身边。

    可是无论简然多么努力,她仍然动不了,她睁不开眼睛,她说不出话,她只能听着秦越的怒吼声干着急。

    可能是简然太过努力想要醒过来,她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想要醒过来,就在她努力的时候,她只觉得胸口越来越闷,越来越闷,到最后像是有一口气从她的胸腔之中直升喉咙,呛得她咳嗽了一声。

    “咳——”

    简然突然咳嗽了一声,这对于秦越来说,简直就是他这辈子听到了最好听的声音了。

    “简然!”这一次,秦越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他担心刚刚又是自己产生的幻听。

    其实简然并没有发生声音,这一切都是他多想了,是他想象着简然在咳嗽。

    因为不敢确定情况,秦越小心得声音都不敢说太大声,他紧张她已经紧张得精神快要絮乱了。

    “秦越!”简然努力想要呼唤秦越的名字,想要对他说,她听到他了,能听到他对她说的每一个字,但是她就是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简然,不急,不着急,我知道你能听到我就够了。”秦越激动得说话都说不完整,“你好好躺着,我马上让医生过来看看。”

    很快,秦越叫来了医生,医生立即给简然做了一个全身检查,检查完毕之后,医生兴奋道:“秦总,太太的身体状况明显比昨天好了很多。她的脑部很活跃,身体状态也好了许多,能醒过来的希望更大了。”

    虽然简然还没有醒过来,但是她能够醒过来的机率又大大增加了,这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医生继续说道:“秦总,平时你再陪太太多说说话,这样能够让她的大脑更活跃,能够让她更快清醒。”

    对于简然的情况,医生也有一些不可思议,从最初接手简然,她的生命危在旦夕。

    因为伤势过重,她随时都有可能彻底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在他们给她进行手术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她生命的顽强力让她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

    她的伤势过重,流血过多,手术过后,她的情况很不理想,但是简然再一次挺了过来,她让她自己的情况一直处于比较稳定的状态。

    这种稳定的状态一熬就是三个月,这三个月她身上的外伤是好了,但是整体状况并不好,所以一直醒不来。

    昨天他们给她例行检查时,她身体的状况还是跟往常一样,没有丝毫起色。

    刚刚给她做身体检查时,她的身体状况好太多太多了,大脑活跃,心跳节奏正常,这比一个正常人的状态差不了多少。

    主治医生也做了几十年的手术了,见过不少的病人,还真没有见到几个最初情况如此恶劣,最后还能好好活下来。

    最初医生们还在想,是什么力量让一名弱女子能够如此坚持?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答案不言而喻,支撑着她坚持下去的,一定是她的丈夫和她的女儿。

    是他们的爱以及她对他们的爱,让她能够一步步坚持到现在。

    心中抱着简然随时都可能会醒过来的态度,秦越的心情轻松了许多,他拿了条热毛巾坐在简然的病床边帮她擦额头。

    他一边擦一边说:“简然,我知道你能听到我在说什么,所以你好好给我听着。我告诉你,五月二十号是我们的婚礼举行日期,在那一天来临之前你必须给我醒过来。”

    他的声音很霸道,很像他平时在工作中下达命令给手下时的状态,不怒而威。

    简然是能够听得到,能听到刚刚医生说的话,能够听到秦越说话……她多想回答秦越一句话啊,让他不要那么伤心难过,她很想很想抬手摸摸他的脸。

    可能就是她强大的毅力,突破了她身体的极限,她想着要去抚摸秦越,她的手真的动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