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 第784章:爱与包容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6-12-03
    http://www.993899.com/   优惠网,秒杀网,全场九块九包邮!

    第784章:爱与包容

    “小醋坛,冷吧。”丫丫也在别一张架子床上哆嗦着,说话时上牙敲着下牙,都说不利索。

    “丫丫姐,先喝一支这个预防感冒的药,我们千万不能感冒了。”秦乐然顾不上自己也冷,赶紧跳下床从箱子里拿出预防感冒的口服液给丫丫,自己再喝了一支。

    他们出来是帮忙的,要是还没有帮上忙,先把自己给弄生病了,这不是给人添麻烦嘛,所以她有提前准备。

    “小醋坛,谢谢你啊!”丫丫插上吸管喝掉,又说,“我看你的哥哥开的是好车,你们的家庭一定不一般吧,你怎么愿意跟我们来这里吃苦呢?”

    半个多月前,第一眼看到秦乐然的时候,丫丫就看出来这个女孩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但那时候忙着抢险没时间问。

    “丫丫姐,你们为什么来呢?”秦乐然再次爬上床,拉起被子裹着自己,不答反问。

    “因为我们三个人都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当年考上大学,家里没有钱供我们上学,是我们可爱的村民们凑钱帮助我们,我们才能继续完成我们的梦想。”

    “要不是没有我们可爱的村民,那么就绝对不会有现在的我们。可能就是受过大家的恩惠,我们也学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后来知道天底下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就想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帮助更多的人。”

    说起往事,丫丫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出生在平常人家有什么不好,反而在提到帮助过他们的人时,眼睛里闪烁着感恩的光芒。

    就是因为那些人帮过他们,所以在他们有能力之后,这两年便尽可能地帮助更多的人。

    “丫丫姐,你们真棒,能够认识你们三人,真的是我的荣幸。”秦乐然发自肺腑地说道。

    丫丫说:“能认识你,我们也很高兴。不过不提过去的事情了,你说说你为什么要参加呢?”

    秦乐然闷闷道:“比起你们,我就自私多了。”

    丫丫问:“怎么能这么说?”

    “因为我来灾区,只是想要帮我喜欢的人做一点事情。”秦乐然想到了她的烈哥哥,出奇地没有像今天白天那样心痛,反而觉得心里暖暖的。

    丫丫好奇地追问:“帮你喜欢的人做一点事情?他也是陇尖这里的人么?”

    “他也算这里的人吧。”她的烈哥哥是a国的总统,a国的人民就像他的孩子一样,那么整个a国就是他的家。

    丫丫:“到底是不是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是吧。”秦乐然笑了笑,“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一直对我非常好。曾经为了救我,差点把命都丢了。我和他分开了十几年,我好不容易找到他,我想为他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丫丫:“能让你这么喜欢的人,他一定非常优秀吧。”

    “当然了。别管别人怎么看他,至少在我的心里,他和我的爸爸并排天下第一好。”小丫头还有些良心,没有有了烈哥哥就把爸爸给忘记了。

    “嗯,在我的心里,我的爸爸也是天下第一。”这个观点丫丫非常赞同。

    虽然她的父亲缺了一条腿,也没有能力让她上大学,但是父亲教会了她做人的道理。

    爱与包容,才会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与美好。

    “丫丫姐,我们的爸爸妈妈都是天下第一。”秦乐然笑着说。

    “嗯,爸爸妈妈都是天下第一。”丫丫附和道。

    “丫丫姐,明天又是忙碌而美好的一天,我们要用美好的心情去迎接,所以我们睡觉吧。”

    “好,小醋坛,晚安。”

    “丫丫姐,晚安!”

    秦乐然钻进被窝里关了灯,关灯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静下来时脑子里想的全是烈哥哥。

    他忙完之后要是见不到他,他一定会很担心吧……上次她错过了他的电话没有接,他就害怕成那样。

    要是他一直找不到她,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子?

    思及此,秦乐然再也顾不得烈哥哥中午对她的态度了,急急摸到手机开机。

    手机开机之后,她以为会收到很多条信息,然而手机静悄悄的,一条信息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烈哥哥没有找她么?

    她有些难过与失落,不过却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幸好烈哥哥没有找她,不然他一定担心坏了。

    想了想,秦乐然打算给烈哥哥发一条短信,让他不要担心,过一些日子忙完自己的事情,她就会回去。

    她刚刚打了几个字,烈哥哥的电话突然打进来了,她吓得手颤抖了一下,再一看时间,晚上九点了,烈哥哥忙到现在才有空么?

    她接听:“烈……”

    烈哥哥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便听到烈哥哥急切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然然,你在哪里?”

    此时刚好晚上九点,八点四十五分时,飞往纽约那趟被拦截回来的飞机准时在临海时降落。

    权南翟亲自跑来接人,然而飞机上一个个的人都出来了,却没有他要找的那一个。

    林家成等人突然就觉得头上有乌烟的乌云压来,个个站在权南翟的身后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他们给总统先生的消息,是确认秦家小丫头上了飞机,然而总统先生亲自来接人,飞机上却没有他们要找的人。

    这不是巨大的漏洞,这是巨大的失误,总统大人要是将他们革职查办了,那还算轻的。

    让他们去牢里呆几年,他们也不觉得冤枉。

    就在他们全部都不知所措时,总统先生拨通了一个电话,在听到总统先生开口说话时,他们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烈哥哥,我有些事情要办,办完就回去了,你不要担心啊。”秦乐然软乎乎的声音传到权南翟的耳里。

    听到她的声音,他紧绷着的神经才得已松懈,不由得又放柔了语气:“你在哪里?”

    “我在忙自己的事情啊。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说着说着,秦乐然打了一个喷嚏。

    权南翟的神经立即又绷紧了:“然然,告诉烈哥哥,你在哪里?天气这么冷,感冒了怎么办?”

    “烈哥哥,你相信然然么?”她问。

    “相信。”他答。

    “那你就不要问了,我保证一个月后,会有一个更加健康优秀活泼的然然出现在你的面前。”她调皮地说道。

    “然然……”他无奈极了。

    “烈哥哥,相信我。”她说。

    “我……”他不是不相信她,而是不放心她。

    “烈哥哥,时间不早了,你忙一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晚安!”说完,秦乐然就挂了电话。

    权南翟回头,看向林家成:“追踪到的地址在哪里?”

    林家成赶紧说道:“正在接收通讯部发来的消息,很快就能知道结果。”

    权南翟没有说话,只是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很快,林家成收到了消息:“总统先生,秦小姐的具体位置在陇尖县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