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 第927章:看谁玩谁?
作者:旧时绵绵的小说      更新:2017-02-10
    烈哥哥是真出事了!

    秦乐然能肯定。

    只是她还抱有一些幻想,希望打电话给她的人就是她的烈哥哥。

    常厉拽着秦乐然走一旁的应急通道上楼,边走边说:“小姐,你先在家呆着,我去看情况。”

    秦乐然一把反手拽着常厉:“常厉,我知道打电话给我的人很有可能是冒充的,但是我还是要去见她。”

    什么人会在烈哥哥生死不明的时候冒充烈哥哥呢?

    答案很明显,那就是烈哥哥的敌人。

    烈哥哥这些日子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其它最主要的就想要把躲在幕后反对他的那些人揪出来。

    如今机会来了,秦乐然想要替烈哥哥抓住幕后烟手,让烈哥哥以后好好坐稳他的总统位置。

    “不行!不能!现在情况不明,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控制住这种危险,你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去。”突然之间,常厉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声音严厉极了。

    秦乐然抬头看他,看到他眸子里满是担心,那种担心太过真切,绝对不会是装出来的。

    “我知道。”秦乐然说。

    这一刻,她冷静了许多,她明白除了烈哥哥还会有许许多多的人在关心着她、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冷静之后,秦乐然的大脑逐渐恢复了正常运动,她知道在没有充分的准备前去见冒充烈哥哥的人简直就是自投落网。

    她不能去!

    她必须想到办法,既要下去见那些人,又要让他们无法对她下手。

    ……

    地下停车场。

    场里停满了车子,密密麻麻望过去全是一些高级豪车,可以间接知道月畔湾里住着的都是一些有钱人。

    正常来说,车子停好之后,车主都会下车,很少人会继续留在车里,偏偏今天停车场里有好几辆车子里都坐着有人。

    他们所坐的车子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他们从车里往外看能看得很清楚,外面却看不到他们。

    他们有的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停车场车辆出入口,有的人全神惯注观察着小区电梯的出入口。

    因为大雪封路的原因,他们在这里已经停留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根本看不到车辆和人员出入。

    离电梯出入口很近的位置停着一辆烟色的商务车,车子里坐着三名男子,司机一名,一名身穿烟色西服戴着墨镜的男子以及一名身穿夹克看起来非常悠闲的男人。

    男人修长白皙的指尖有节奏地轻点在皮制的坐椅上,深邃复杂的目光定定地瞅着电梯出入口。

    看起来他在等人。

    他打了电话之后,便一直望着电梯出入口的方向,望了许久都没有收回目光。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溜走,他手指弹奏的节奏越来越快,可以看得出出他的内心并不像表面看到那般平静。

    虽然他面部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但是他手指弹动的动作出卖了他,他应该在着急了。

    又等了少许时间,仍然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他终于不悦地轻蹙眉头,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

    挂掉电话之后整十分钟过去了,照理说那个丫头应该来了,他却没有见到她的影子。

    他烟眸一眯,眼神中有杀意闪现,难道那个发现了什么?

    或者说,正如他们所料权南翟根本没有事?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电梯出入口的门突然开了,一个娇俏的人影站在门口前后左右望了望,似乎在找人。

    男子看到她出现,唇角微扬,满意地笑了笑,拿出手机再次拨打刚刚打过的那个电话号码……

    然而,他的手指还没有触碰到拨打电话的绿键,车辆出入口突然驶进来一辆豪华的越野车,车子速度很快,直冲他们这边。

    男人拨打电话的动作立即停住,不动声色地坐在车里,而那辆车子一个漂亮的摆尾,就在他们旁边的停车位停下。

    驾驶室的车门先打开,车里走出来一名高大的中年男人,紧接着车后下来一名年轻妇女和一名小孩。

    男人认得他们,这是一家三口,男的是权倾一方的江北军区军长战念北,女人是他的老婆秦小宝,以及那个人小鬼大的战离末。

    他们一家三口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难道……

    “舅爷爷,小姑姑,小离末,你们怎么过来了?”

    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出现,秦乐然那个小丫头惊讶极了,看起来不像是提前知道他们要来。

    秦小宝上前抱住她的手腕,又点点她的鼻梁,说:“因为你爸妈知道我们在临海市,又知道大雪下了几天了,怕你一个人寂寞,让我们过来陪你住几天。”

    秦小宝回头,指指战念北刚刚从车后座提出来的两大袋物品:“冰天雪天里打火锅最爽了,我特地让你的舅爷爷准备了火锅食材,一会儿我们回家打火锅。”

    “可是……”秦乐然挠挠头,歉意地笑了笑,“烈哥哥约了我啊,他要带我去一个好地方呢。”

    “烈哥哥?”秦小宝不满道,“原来你在等他啊。我还以为你知道我们要来,特地来等我们的呢。”

    秦乐然没有吭声,但表情说明她在等烈哥哥。

    秦小宝回头四下望了望,又说:“这里除了我们一个鬼影子都没有,他是不是骗你的?”

    “不会的。他才不会骗我。”秦乐然拿出口袋里的手机,“他可能还没有到,我打电话问问他。”

    看着秦乐然拨打电话的动作,男人立即关掉了手机,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秦乐然打量。

    打不通电话,她唇角扬起的弧度慢慢淡下,眼神也黯淡了些许:“烈哥哥关机了,我联系不上他。”

    秦小宝拽着秦乐然就走:“这么大的雪,我们也是就住另一栋楼才能赶过来,你让他从北宫赶过来,除非他开直升飞机飞来。不过你想想,他一个总统大人肯定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如此高调,他多少还是要顾及他的总统形象的。”

    眼睁睁看着秦乐然被秦小宝拽了回去,车里,坐在男人身旁的男人小声问道:“少爷,我们的目的是来带走这个小丫头,难道就让她这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