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202章 败露边缘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7-02-25
    ,!

    回想昨天的时候,我们就是喝了点酒,然后就是在第一次讨论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由于一些不适应也是不自觉的就将说话的声音放大了不少,才导致了后面的结果。

    当然,这个结果也是对我们来说也算是有些用吧!毕竟也是我师姐的一句高音量的话引起了对面的激动,导致他们措手不及,让他们也是在仓促之下把消息传递了回去,我们也是印证了他们在监视我们的事实。

    我们也是继续在这里玩了一会儿,然后我们都就离开了,我让他们三个人自己打车回到了酒店,而我,却是开着车送师姐回公司。

    这也是必须的,我们还在想之后我们见面选在哪儿的问题,毕竟不可能天天白天睡觉晚上就跑到ktv来吧!这样的话不就给对方一些怀疑的地方了吗?

    我也是想要找个什么地方,然后我们也是要讨论水晶棺的有些东西。在上次谈论的时候,我们其实也是谈论到这一块了,但是迫于上次的压力当时不是很了解外面的形式。

    所以,我们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需要去解决掉这个最关键的问题。这样的话我们才能最直接的去面对这些监视我们的人。

    上次因为水晶棺这个特有名词也是让,他们在不经意间确定了继续的监视我,同时也是让我们知道了他们的目标就是水晶棺。

    如果知道水晶棺的秘密的话我们会更好处理些这些问题,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动了。

    在对于目前的状况来说 也是比较纠结。

    在车上的时候,我和师姐也是在聊着天,我说道:“师姐,上次你有没有看清楚那个水晶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让我们有了一丝生下来的机会的,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那些强大的对手都会被直接被破掉!”

    师姐也是看着有些疑惑的我,然后说道:“师弟,你也别着急,我这两天也是想了不少,我种感觉我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但是现在想不起来,而且现在自从上次我的本命画兽——九尾妖狐在里面受伤之后,现在也是很难召唤出来!”

    一说到上次的战斗我也是有些尴尬,毕竟是我将师姐留在了外面,小看了那个世界,给师姐带去了很多麻烦,而且那次我现在还依稀记得,师姐和九尾妖狐之间的那种生无可恋的眼神。

    当师姐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是有些不忍心的问道:“师姐,这件事情跟我的判断也是脱不了关系的,我也是判断失误才会让师姐和九尾妖狐陷入如此大的危机之中。”

    “还有我也是想了解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你们出现了那么吓人的表情的,当时的我都吓着了,感觉不仅仅是九尾妖狐兽魂被削弱了很多,感觉有些千丝万缕的东西也是出现了问题!”我很好奇的问到。

    师姐这个时候也是很关心的开导我说道:“没事,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况且现在我也是没什么事情,只是现在短时间内没办法召唤九尾妖狐而已,况且上次要不是你为了救师姐我怎么会受伤那么严重导致昏迷了!”

    “还有啊,后来我才知道,你在那次战斗之前就已经是昏迷过一次了,而且你的凤凰也是因为施法中断受到了影响,战斗力急剧下降的你也是奋不顾身的去保护你师姐我,我当然也是很感动的。要不是你我可能在就不在了吧!”

    我听到师姐这样的话语,我也是稍稍的安心了不少,至少我做的那些事问心无愧的至少在保护师姐,挺身而出的那个时候我也是感觉心安理得的,即便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我的判断失误。

    从师姐的语气中也没有感受到师姐的抱怨和不满,更是不可思议的听出了师姐对我的感激之情,我也是受宠若惊,当然我在开车的时候,我在心里也是做好了打算。

    心里是这么想的,要么就不让师姐去,要么以后如果师姐在坚持陪我一起再去探索那边那个世界的时候,一定要跟我们在一起,不会再出现之前那种让师姐一个人待在外面等我们的情况。

    这种情况带来的后果我也是不愿意承担的,况且,这样的后果也不是我能够承担的起的。我也不愿意在承担这样的后果,看起来我已经不像是个少年了但是实际上,我还是个少年,很多时候我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和不能触碰的底线的。

    当然,刚刚师姐也是说道了,这两天也是一直在回忆着什么,但是总感觉有些什么东西被封印在了记忆深处,也像是那段记忆化作记忆碎片隐藏在不同的记忆段里面了。

    加上我也是听师姐说,现在这段时间也是没有将自己的九尾妖兽召唤成功,估计这些都是影响了这段记忆完整的。

    我也是适当性的跟师姐说道:“这些天辛苦了,这个事也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也没必要这么死磕,偶尔想想或者后出现不可思议的结果!”

    很快我也是送师姐来到了公司,我们门派的通道也是很难被人发现的,并且我们门派的驻地里面也是有些防护措施 的,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触发的机制是怎么样。

    当然我们自己人进去是不会触发的,不然的话,我们自己人还不得每天进出不得小心翼翼的。

    师姐走的时候我也是跟师姐说了一句:“有什么事情用这个。”具体是什么我也没说,只是指着口袋,想必师姐也是明白的。我是想我们之间通过手机短信来交流。

    这样的话,我们之间不仅仅可以在有事情的时候相互联系,同时想到有些什么与水晶棺有关的线索也是可以通过手机短信的方式来交流。

    送完师姐之后,我也是开车回到了酒店,他们三个人这个时候也是在这个时候一直在交流,这个时候也是讨论到了水晶棺的信息。

    当然,我们这个时候已经不说是水晶棺了,我们已经给了一个不一样的代号来表示这个水晶棺了。

    我们这么隐晦的去说这个词,想必他们也是会破解掉我们现在用的暗语,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当然我也是知道现在他们是没有通透的,他们也不会将这些信息漏掉,这些信息也是一字不漏的传了回去。

    这个时候,那个长老手机里面已经传回来了很多信息,不仅仅有监视我们的信息,同时也有收集我们能力的信息。

    当然这些我都不知道,我们也是不知道我们的底细已经被查的很透彻了,同时也是知道我们的战斗能力和一些技巧,当然这些都是之前的一些老资料了,但即便是如此,对于他来说都有一定借鉴作用的。

    我们依旧 在用暗语交流着,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已经掌握了我们的底细。

    然而,收集了这么多信息,在盗墓人那一块依旧是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