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505章 生死之间大恐怖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7-10-16
    我看着寒战,指挥一旁的凤凰冲她而去,在它们纠缠的时候,我转身就冲进了她身后的黑暗之中,它们打斗的惨叫随着我的脚步声慢慢的消失了,好像不曾出现过般。

    我走着走着,在无意中竟然听到了滴水声,“滴答…滴答”的在四周安静中是格外的抢耳,让我不知觉的顺着那个声音的发源处走去。

    突然空中响起了师傅的声音,他在大声的喊着:“马廷不要走过去!那边是个悬崖,出口在你的右手边,有一只饿鬼守着!啊…”

    师傅话刚刚说完,就发出了惨叫声,让我身体僵硬,转身连忙冲着右边跑去,师傅应该是遭遇什么了,我得快一点了。

    跑了好一会儿,果然看到一只饿鬼趴在一堆尸体上不断的吃着,明明在不停的吃了,可它依旧是瘦骨嶙峋的模样,脸上占满了鲜血,还在不断的滴着,它抬头看了我一眼,抱起一只手臂就塞进口中,眼里的敌意让我忍不桩战。

    如果师傅不说这里是出口,我恐怖会直接跳过吧!这他妈的太恶心,太恐怖了,竟然有中行尸走肉里拿着丧尸在吃尸体的视觉。

    看饿鬼的样子,是把我当做了抢食的敌人,冲着我咧嘴就嘶吼着:“嘶…”

    我盯着它铁青带着恐怖颜色的脸,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挥笔再次作画,这次画出了一只凤凰,可那凤凰刚舞动翅膀就慢慢的消失了。

    我看得微愣,心里发凉,完蛋了这凤凰可能是画太多次了元气受伤了,画不出来了,这下子我要和这饿鬼面对面“谈心”了!

    可面对这样凶狠的饿鬼让我不自觉咽口水,慢慢的挪动脚步向一旁走去,希望它不要在意我。

    可那饿鬼一边往嘴巴里狂塞尸体,眼睛就跟沾在我的身上一样,一动不动的,我去哪里它看哪里。

    让我忍不坠颜,这下子可怎么办?!

    就在我担忧的时候,那饿鬼竟然从尸体堆上站起来,瘦骨如柴的身体慢慢的向我走过来,那黑色的牙齿冲着我动不动嘶吼。

    我瞥了他一眼,转身就往它的后面冲去,这边缘我一定要去,可就在我跑的时候,我感到身后一股股冰凉的气体在不停的往我身上撞,在恐惧的心理下,我边跑边回头。

    可这吓得我双脚要跘在一起,差点摔倒了,因为那个饿鬼的速度是在是太快一闪一闪的,离我竟然只有两步之遥,那一股股的冷风就是它挥着手往我身上抓时带动的。

    我看得额头上直冒冷汗,却不敢有一点耽搁,我这要是有一点点的逗留,它绝对就把我拽住了,然后就像之前吞尸体一样把我撕裂开来,一口一口的吞掉。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缘故,让我的速度加快了不少,就跟死亡赛跑中般,不过想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那饿鬼就在我身后撕咬,好像只要一瞬间的时间就把我了结了,而我只能咬牙拼命的跑,正当我跑得觉得筋疲力尽之时,前方突然出现白色的光,好像又不是,那里一片白色,白如雪,我知道胜利就在眼前了。

    “碰”的一声我穿越而过,趁机我扭过头。便看到那饿鬼犹如僵硬住般定格在那里,脸色狰狞可怕,让我不自觉的松口气消失在原地。

    眼前再是一闪,我恢复了视线,墙壁,黄色的符条,我连忙扭过头就看到师傅被一群鬼村民包围,而赵师兄正在帮忙大汉阻挡鬼物的靠近,那大汉满脸汗水的紧贴赵师兄。

    肩膀上消失的火光,让我明白他这是被人设计了!

    而转眼间,就看到梦道的视线定在我的身上,带着一抹复杂的看着我,那意思好像我不可能从画里出来一样。

    “桀桀…想不到你还会出来,我早就看上你拥有神纹的躯体了!竟然这样……我就成全你!”

    一旁的老鬼竟然趁我不注意时候,冲着我就阴森森的笑着扑过来,我被他的偷袭吓得微愣了,反应过来,连忙用阴神笔冲着他狠狠的打上一击。

    转身逃过他再次的进攻,闭上眼睛开始快速的作画,以我刚刚画白无常的技术,如果画完成将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

    而且现在那么多鬼物在这里,我相信以白无常的职业和力量不可能,任由着这些鬼物不去管理,毕竟这些东西留在阳间本来就是他们阴间的过错。

    想着我就加快速度,而一旁的梦道看到我的样子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受古井里的东西压制,导致阴神笔不可以召唤凶兽吗!哈哈!看来你马廷也不过如此罢了!”

    我听着梦道嘲笑的话,握着阴神笔的手紧了紧,却丝毫不动摇的加快速度,一笔一划的将白无常的神色画出来。

    可一旁的老鬼却阴测测的笑着,阴森森的说道:“桀桀!当我是傻子吗?!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成功!”

    说着他就带动一阵阴风冲着我就打过来,我额头充满冷汗,咬牙让自己坚持,坚决的不让他们惊扰到我的心神,就算他打在我的身上。

    突然“碰”的声音在我的身边响起,我微愣,心里生出微凉,那声音是肉体被撞击的声音,就算那人压制声疼痛的*,可我还是听出声音了…赵师兄真是!

    想着我的手更加的加快了,很快一个白衣白帽的形象就出现在我的眼前,虽然并没有凝实,不过我却有了把握,于是我稳住心神挥笔快速的将最后的一双脚画出来。

    待我收笔的时候,“砰”的一声巨响,眼前呼呼的阴风大作,原本看得见月亮的夜空,瞬间黑下来,阴暗的看不见任何东西。

    原本被鬼物化出来的墙壁和一座座的房子,竟然被这阴风给吹得一阵凌乱露出原本破败的原型。

    一个个鬼物看到这样的情景个个面面相觑,露出难看的神色,反而梦道脸色铁青,不敢置信的看着我:“这怎么可能!你画得是什么?!为什么不受压制?!”

    我听这话,忍不住冷笑起来:“和你一样!猜你也想不到吧!一会就让你看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