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531章 吊尸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7-10-16
    可那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一样,那一切化作须有,却好像虚虚实实的和那些黑色大树交缠在一起,而是在我开始没有注意的地方,它们编制出来的好像一个巨大的圆圈。

    我看得不自觉的咽口水,转身冲进前方而去,不过那些东西是不是真的,可是目前来看,恐怕这大树排放出来的就是一个法阵,在画兽中,能够以圆形摆放的…恐怕就是唯一的五十一血阵了!

    其中五十指的是人的尸体,而第五十一是又不同人身上取出最完美的部位拼组出来的最后一具尸体。

    这才让我想到,怪不得那一双手洁白无瑕,比女孩子的还要好看,可是却带着湿淋淋的冰冷…从此可见恐怕是落水女孩子身上的,一双脚出现咬痕痕迹那大小,可能是毒蛇给毒气的,而头部布满刀痕…那可能就是被人火火砍死的!

    至于那一具肉体…上面被捅出的痕迹多,要么不是枪杀就是刀!由此可见,这些人死于非命!就是横死的怨气冲天!现在让它们养在五十一血阵里就是滋养它们成为凶尸,到时候就可以祸害人间了!

    我看它们现在的实力,已经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对付得了了,那它们如果再养里面恐怕就是什么高手都不能制度!

    想不到在这梼杌山里,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倒是让我吃惊不小!

    而我冲进了树林后,整个人就犹如迷失了方向一样,凭着直觉向前走,可是越走越远,好像眼前越来越阴暗,就算我拥有一双可以直视黑夜的眼睛,可是此刻却觉得好像多了一层雾一样。

    这个场景让我不由得心凉,拿着古剑在手里都觉得不对劲,好像这古剑在这里没有什么用。

    而在我心惊胆颤的时候,一道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这要不是我仔细看着根本就不注意到这个黑暗中的黑色物体的形状。

    那东西弯着腰,好像一个苍老到鞠躬的老人,可是根据头上那凸起的两个物体,又不像是个人,倒像…是个怪物!

    我想的心惊,心里忍不住怒骂:妈的!这刚刚从五十一血阵出来,现在又掉进了什么窝里了!这他妈的是故意的吧!

    而骂是骂,可我还是握着古剑向前走,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在我往后每走一步的时候,就听到身后好像有人跟着走般,发出摩擦的“嚓嚓”声。

    而一旦我停下脚步,那声音也瞬间消失了,开始我还以为是我自己走路给弄出来的,可是我却感到一种腐烂的气息在不断的靠近我。

    最后我抹掉额头上的冷汗,一个翻身快速回神,眼睛警惕的看着身后,可是前方一片黑暗,路上只有一棵棵偶尔摇摆的大树,其他的异常都没有存在。

    这让我愣了下,以我现在的直觉是不可能出错的!而是我现在可是凭着直觉不断的向山顶走,尽管它看起来好像迷路的绕弯。

    想着我深呼了口气,转身在一次走起来,可是这个时候,那声音更加明显了,而是身后的腐烂的气息更加浓重,好像就离我一步之遥。

    我在一次停下脚步,紧闭上眼睛,仰头往上前方,手里的古剑一个快速的抬起冲进去,然后一个侧身躲过那溅下的液体。

    待我快速的抽出古剑睁开眼的时候,一双鬼眼就直勾勾的盯着我,离我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我吓得咽口水后退,将古剑举在身前。

    那鬼眼是一具尸体上的,他脸色铁青露出了尸斑,而是面无表情般直勾勾的盯着我,但是它倒挂在树上,身体整再腐烂中,不少白花花,肥胖的蛆虫在里面翻滚,爬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我刺穿了身体,那黑色的血水还在不停的涌动,可我却没有兴趣待下去了,警惕的看它一眼,就完绕着它离开。

    而我此刻没有看到它的脸竟然慢慢的曲扭起来,五官好像皱成一团,手脚也在晃动着。

    可我此刻在想的是,怎么也没想到那东西竟然可以移动,原本的腐烂气味在我的身后,可是随着它越来越近便越来越恶心…直到它猛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让本来就因为警惕而放大敏感度的我立马察觉了。

    只是我想不到这个竟然是一具看起来普通的尸体…不对!我的心里猛的一惊,不免大叫不好!在这里怎么会有普通!这不可能!

    果然我这想法才刚刚出来那腐烂的气息再次靠近我,而是这一次比之前还要浓重,这让我忍不住用衣服遮住鼻子呼吸!

    这东西吸收多了可不好,那可是有尸毒的!

    我闻着气息,心里明白,这下子不止是一具了,可能是很多了!

    想着我提起古剑就不断的跑,身后“嚓嚓”的声音更加频繁了,我心里警惕着。却忍不住苦笑…这他妈的,我怎么就给想到了一群丧尸在追着我!

    而当我跑着跑着突然黑暗里,眼前多了一抹影子,好像我看它时就惊扰了它,让它在瞬间内消失了。

    而我这越跑觉得身体越来越凉…知道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悬崖!

    我站在边缘上,急忙的刹车,这才停住了要向前冲的脚步,而从悬崖里吹起了一阵阵的阴风却要将我给带下去一样,让我忍不左退几步。

    而这个时候,我感到背后的腐烂气味没有,取代的是一股凉飕飕的冷气,让我背后止不住毛骨悚然起来,手臂上冒出一个个鸡皮疙瘩。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勇气大,我转身了,可这让我整个人不好了,因为我的后退根本就没有路,刚刚还踏过的地面,现在一片虚有,而是竟然是一个同样的悬崖,好像只不过是将我空出来,周围全部都深不见底,单单是那风从下面吹起来,都让我忍不住冷的流鼻涕了!

    这他妈的难道是幻觉?可是不对啊,因为这要是幻觉的话,我的眼前就算是悬崖,那也不可能吹起一阵阵风,更不可能在瞬间内将我给迷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