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582章 贵人缘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7-11-20
    在我们的眼前竟然是一片废墟,一座座的废楼好像高得冲上天一般,明明是白天可是在这高楼的遮隐下犹如已经到了昏暗的下午,四周都呈现出了灰色。

    楼上的屋顶还是招牌什么都被风吹得摇晃,发出“吱”的声音,我看得心惊可更加警惕,想不到我们所在的地方竟然会出现,那种只有大型科幻片里出现的场景!开玩笑吧!

    而就这个时候,烟狏让我们坐上它和大烟的背上,随后开出了漩涡冲了进去,我知道这漩涡是烟狏恢复实力后的新能力,不过恐怕要想再用,就得等烟狏下个月的三天了!因为这次是这个月三天中最后的一次了!

    被漩涡里的风吹得全身冰冷,可是等眼前出现明光的时候,我们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就是当初的宾馆里。

    我们和师傅有点吃惊没想到回来了,不过看四周好像没有变化的房间,好像那一晚我和*的大战没有发生一样,还是说被收拾干净了?

    我们快速的收拾东西,要离开的时候烟狏疲惫的化作一道烟影飞进我的手臂上,我看着他的兽纹已经闭上眼睛了,看来是休息了,再看看一脸无聊的大烟,心一动将它也收起来。

    我这才个师傅走到电梯,可是这个时候,却碰到了正在清洁的服务员,她疑惑不解的看着我们,可再看看我们身后刚刚走出的房门,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一样,脸上惊慌失措转身就要跑。

    我本能的冲过去,将她打晕放在地上,拉着师傅就往楼梯方向走,依照刚刚服务员的神色,估计这宾馆一定下过什么命令了,被服务员跑下去我们一定会碰到什么,或者可能是惩罚。

    我和师傅下了一楼后,可能因为是早上的原因,大厅里没有几个人在走动,反而让我们松口气正要快速离开的时候,我抬眼竟然看到了宾馆大厅里立着的那一面巨大的屏风,其中的仕女图唯一露出的眼睛好像动了一样,竟然冲我眨眼!

    和我第一天在宾馆用餐时看到仕女图好像有所不同,可是那露在外头的眼睛却依旧那么勾人,可转眼想想,画在玻璃上的画像怎么可能眨眼睛!

    想着我就摇头甩掉刚刚荒唐的念头,拉着师傅就跑出了宾馆,我们坐上了火车准备回家,可是一上火车我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眉头紧皱的看着四周,拿着手里票找到我们所在位置后坐下,没想到我和师傅的上下铺对面竟然有有一对貌美如花的姐妹花。

    她们正好奇的盯着我们,随后睡在下铺的妹妹将一包花生米寄过来,我摇了摇头拒绝了,可是没想到一直不想惹事的师傅却和蔼可亲的笑着,接过了花生米,我看得疑惑。

    可师傅冲着我笑了笑:“人家好心给你东西吃,怎么可以不要呢!”

    我听得疑惑,可是对面的姐妹花却直勾勾的盯着我笑得花枝招展的,最后她们拿着手机玩起来,而我看着旁边还在吃花生米的师傅有点疑惑,可是顾及她们的存在,我就拿起手机给师傅发短信。

    师傅却回我:这一对姐妹花和我们有贵人缘。

    我听了疑惑,贵人缘?她们?她们可以帮我们阻挡住*还是谁?

    可师傅好像不打算给我解释一样,吃完花生米就舒服的躺在床上睡觉,根本不再理我,可我依旧在担心*会不会找过来,不过当火车已经开了,我心情才平静。

    大概是这几天受到的事情太多,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睡着了

    我好像梦到了在一个镜子里面,镜子里有我也有其他的人,只不过那镜片前方却只站着我一个人,那些在镜片里的人却个个消失不见,只剩下我和一面只有脸大的镜子。

    我就好像在一个空白的世界里一样,镜子里却只有我,可是它不跟着我的面目表情一样,反而是痛苦似的抓着脖子,狰狞的咬着牙,五官都皱褶在一起。

    我看得吃惊,摸了摸自己的脸却没有任何的皱纹,反而在镜子里却是一只女人的手,它从我的额头抚摸到嘴唇,犹如一个情人一样。

    忽然“我”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脸上看不清楚,可那双眼睛却特别的熟悉,特别的勾魂,我瞳孔缩紧,猛的想起了那双眼睛在哪里见过,仕女图!

    可是她为什么在这里?!

    就是这个时候,仕女却忽然弯下腰,她的红唇贴在我的脖子上亲吻,我感觉我的脖子冰凉凉的,好像真的有什么紧贴着我。

    我看得不自觉咽口水,毛骨悚然的感觉从背后升起,而镜面里却再次出现了变化,那仕女已经消失了,留下镜子里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影。

    我却深深的吸一口气,生怕它再次出现问题,可是这时候,椭圆形的镜子却从顶头裂出了一条裂缝,犹如一条蜈蚣一样很快布满了整个镜面。

    而在镜子里的我被分为了多块,那裂缝好像将我的脸给割掉一样,红色的血顺着裂缝流了出来,竟然“嘀嗒嘀嗒”的滴在地面上。

    我看得满头大汗,手心出汗就连咽口水都觉得艰难,因为我总感觉我的脸上有一股冰凉的东西顺着流,就连它滴在我的手背上我都不敢低下头看。

    可忽然间那镜面却忽然恢复完好如初,可是镜面里的我却犹如刚刚镜面里的人一样,满脸的血,而且下一秒竟然竟然变得空白,好像站在前面的我……应该没有!

    直到我的耳朵传来了叫声,我的世界摇晃起来,昏昏沉沉的感觉让我充满了疲惫,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头顶是火车的绿皮,而我还躺在床上。

    而耳边传来的是吵闹的尖叫声,爬到旁边往下看的时候,发现姐妹花正躲在床上尖叫,而旁边有几个工作员,听它们吵闹的意思,好像是有老鼠。

    不过这姐妹花还真是我的贵人,被她们这一叫,我还真是从梦中清醒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这场闹剧过了许久后顺利的安静下来了,我们在的房间就剩下姐妹花正在愤怒的议论这老鼠这事,可没有师傅插话的声音,我低下头去看师傅,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这才让我安心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