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590章 宁夫人的威胁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7-11-26
    而正当我挥着古剑要反击的时候,爬墙虎再次冲我吐出黑色的垂涎过来,我诧异,直接咬牙抗剑一挡,可是那垂涎犹如有意识般,竟然想要从古剑面上穿过去直接攻击我的脸部,我看得吃惊,脚踩地跃起,直接离开。

    而这个垂涎和之前不一样,竟然一碰到地面就腐化起来,将石砖弄出了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却让我心惊胆颤,这东西要是碰到我脸上,那我还不得被腐化了!

    眼睛不小心扫到之前的垂涎时,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那垂涎竟然犹如一个水袋一样,破出了一个洞,一条条黑色的虫子从里头涌动而出,越来越多,地上全部都是,看得我心里发毛,这他妈的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那还不得死翘翘了!

    而黑狏忽然冲到我的前头对着那虫子一怒吼,它们竟然停了下来,看黑狏压制这些东西,让我松口气,抬头眼睛眯起对上天花板上的爬墙虎,它才是最关键的!

    就这个时候,爬墙虎那幽绿的眼睛盯着我,随后口中伸出了一条黑色的东西,我还以为它又来的时候,它竟然舔着嘴巴,就连眼睛都要摸个遍,然后甩动着收回口中。

    我看得胃部一阵阵翻天覆地,脸色不由得难看,提起古剑,脚重重的踩着地面跃起,对着它狠狠的刺过去。

    谁知那爬墙虎竟然机灵的摆着尾巴后退,那黑色的舌头就和铁一样,缠住了我的古剑,我心里吃惊,它不害怕古剑,却阴沉着脸更加用力想要割断它的舌头。

    而这个时候,四周忽然响起了一阵阵的铃铛声“铃铃”的响起,那爬墙虎好像受到了召唤一样,竟然扭着头就要转身就跑,而我一看是个机会,拔起古剑,对着它的背部用力的投过去。

    只听到古剑插进天花板的声音,那爬墙虎就被刺穿在古剑的剑刃上,我一看便松口气,正要将古剑拔下来的时候,爬墙虎的身体上流出了绿色的液体,将古剑给浸泡了。

    而且随着古剑滴在地面上,一听到“嘀嗒”那些被黑狏压制的虫子竟然疯狂起来,全部冲着那液体就涌动过来,而且将那液体瓜分。

    我看着喝到液体的虫子竟然快速生长,从蛀虫的模样生出了四肢,然后它张大嘴巴就将其他没抢到的虫子吃掉。

    每吃掉一些,它就快速的生长,看得我抽口冷气,因为这东西竟然是爬墙虎的孩子,它们代替了之前的爬墙虎,个个都在竞争的生长。

    我看得脸绷紧,却快速拿起阴神笔挥笔画再画出一只凤凰,指挥着它冲着那堆挣扎着进化的虫子飞去。

    可凤凰扑过去后,虫子竟然没有着火,而且还爬到凤凰身上,一口口的咬着凤凰,一声声凄惨的叫声从凤凰口中鸣叫出,看得我全身绷紧,怒火攻心。

    这他妈的竟然想要活吞了凤凰,想着我眼睛变得犀利无比,直接画出獬豸,竟然凤凰不可以了,独角兽总可以吧!

    獬豸的出现好像让整个走廊压抑起来,虫子从奄奄一息的凤凰身上爬下来,全部涌进被剑刺穿的爬墙虎身体里,而且竟然私吞了那只爬墙虎的身体。

    我看得全身不舒服,踩着獬豸的身体,快速的拔下古剑,撕下一块衣服抹掉上头液体后,直接挥剑砍死一条条快要成年爬墙虎。

    只听“噗噗”的声音,几条爬墙虎消失在我的见古剑下,那些虫子却划分它们的身体,我看得恶心,直接收起了獬豸,让大黑出来。

    凤凰不可以,獬豸不可以,地狱火总可以吧!

    果然我的想法是对的,大黑一口火喷出,那些虫子一个个变得黑焦的,整个走廊就蔓延出来一种难闻到窒息的气味。

    我不由得捂住鼻子,嫌弃的看着那些黑炭的虫子,这东西……真他妈的难闻,就好像一堆电线被烧掉的气味。

    随着大黑烧的越来越多,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胸闷渐渐疼痛起来,扶着墙快速往电梯的方向走,这里怎么不装个通气口!

    就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在一条走不尽的走廊里,源源不断的在这里徘徊,不用看我也明白自己遇到什么了!

    隐隐约约知道为什么爬墙虎那么容易杀了,原来*是想利用它们散发出来的气味弄死我,想不到这个*够阴险的!

    如果是普通的鬼打墙一定很容易离开,可这是*设计下来的,根本就是需要其他的条件!

    果然很快我救听到他们的声音,不同的是宁夫人在说话:“马廷窒息的感觉可不好玩,只要你帮我,我一定会让卫大师放了你!不仅如此我们还会善待你怎么样?就连你的朋友那也是上位者如何?”

    我听的宁夫人高傲的语气里透出的得意和威胁我的话,眼睛眯起,捂着鼻子的手臂更加用力,竟然利用这种事情就要逼我,真是做梦!

    想着我就冷哼的开口:“还真是天真,以为地球围着你转?怪不得会被人当做傻子一样耍,你以为*会帮你?哈哈!他只不过是利用你而已,明明是傻子还偏偏自以为是是皇后,啧啧……”

    我这嘲讽的话一出,果然听到对面宁夫人有点加速的喘气声,不过接下来就是*丝毫不在意的声音。

    “哦?想不到师弟你想的挺透的嘛!这样的女人本来就是自作自受,我会帮她不过是看在师弟你的面上而已,不过……唉,师弟那么弱,还真是让我失望。”

    *犹如惋惜的声音,让我耳边发出一阵阵的鸣声,眼睛闪过暗光,整个人头昏眼花,我明白这是窒息的警告了,连忙咬着舌头让自己清醒一下,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被压制住的大黑它们收起来。

    然后拿起古剑对着手心划破,用阴神笔点着就在空中画着凤凰,我就不信这血凤还飞不出去。

    事实证明,这血凤在空中翻转鸣叫几声后,就冲着前面飞去,我连忙扶着墙壁一步步的走过去,跟着血凤的我很快就站在电梯旁,扭头看后头的时候,发现那些铁链竟然一天天犹如红外线的布满了整个走廊。

    看到这里我惊愕,这*是怎么做到的,我刚刚走的时候,可没有这些东西阻挡着,难道是我刚出来后他就布置下来了!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