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592章 走廊上的小孩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孝看起来虽然和普通孩子差不多,可是那青白的脸孔,却告诉我,他和我不是同类,可是孝的笑容中却流露出天真无邪的童真,很难想象得出来在这种地方会存在这样的事情。

    不管如何,我都心里戒备着,蹲下身体和孩子平视,努力让自己和一个大哥哥一样:“小弟弟,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个满脸凶相的大叔叔?他在哪里?”

    孩子迟疑的看着我,抱着足球的手却更加的收紧了一样,犹如摇鼓似的椅脑袋,可嘴巴却紧紧的抿紧,脸颊鼓鼓的,好像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一般。

    我眼睛微咪,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却笑眯眯的松开他,拍拍他的头顶,让他去玩,果然当我一放开孩子,他立马就丢下足球转身冲进了刚刚出来的房间。

    直到门被猛的甩上,好像里头还有其他人说话的声音,可我却眉头紧皱,警惕的看着房门,不打算进去,因为里头的声音传出来的是孩子父母的责骂。

    而孩子丢下的足球却弹跳着拍了几下,就滚动在走廊里,说来也奇怪那足球竟然在走廊里往里头滚,滚出了好几米都没有停下来,我心里生出一个念头,抬脚就跟着足球走。

    足球开始滚动得很快,直到快要靠近最后一间房,它逐渐的慢下来,轻轻的撞在门上,“吱”的一声,它被挡了回来,不过这次它停在角落里不动了。

    我眯起眼睛,看着已经开出一条缝隙的门,持起手中的古剑,对着门面上捅下,随着“砰”那门打开了,露出里头黑乎乎的门口。

    我看了下门口,再看了下走廊上忽然闪烁的灯管,眉头渐渐皱紧,抬起脚就走进去。

    我就不信这里头还有东西吃了我不成!

    当我一只脚踏进,感觉四周的温度比走廊上还要低,隐隐约约有冬雨的浸入,房间内的灯光却忽亮忽暗起来,照在地面上的地砖好像多了我影子外的其他东西。

    我看在眼里,额头略带惫,却抬起头打量着四周,因为对方没有和我对抗的意思,我何必自讨苦吃,而空气中好像多了一抹我无法无视的味道,“血腥味”。

    电视机直接“啪”的就打开,先是闪烁的黑白画面,随后就是画着戏妆的京戏女子穿着戏服在舞动身体,阴柔带着尖细的唱着什么。

    却被电视偶尔的闪动声给干扰,听不清她发出的声音,但是我无心了解这个,而是转身就走进唯一的房间,那里传出来的味道是其他房间闻不到的,好像是血腥被冲淡后发出来的。

    我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我震了下,手背浮现出一条条青色的筋脉,因为咬紧牙关而绷紧脸,因为我的眼前是被吊起来的雷大虎。

    他的身上一条条鞭打的痕迹,血都流满他全身,他虚脱到苍白的脸没有以往豪气的笑容,被取代的是闭着眼睛,奄奄一息。

    站在他的身后,一个虚实之间的身影,它手里正拿着一条发着浓烈血腥味的皮鞭,还有血珠凝聚滴在地上,开出明艳的红花。

    “马廷……主人…主人让你死!”

    虚影它拖动着皮鞭,声音犹如被卡住的机器声,断断续续,却表明了一切,主人?它的主人是谁?*还是宁夫人?依照目前来看是*了!

    *两个字锁定在我的脑海中,我的眼睛就眯起,持着古剑尖利的对着虚影,不管如何,它都要消失!

    只听破空的响声,一阵猛烈的阴风刮起,直接被皮鞭带动冲我甩来,我吃惊它的实力,却更加稳住心神,挥起古剑挡住。

    却觉得一股压力从皮鞭传到我的身上,让我从开始的轻敌,更加严谨起来,猛力的挥动古剑,直接将它打歪,可是虚影好像一个木偶一样,竟然冲着我再次甩开,可皮鞭在半空中竟然一分为二。

    两股冰冷的阴风直冲而来,我正要挥起古剑挡时,手臂上一道炽热感,两道触角从手臂伸出来,直接缠住了皮鞭,将它固定在半空中。

    我吃惊多脚兽的帮忙,却暗里松口气,双手紧握古剑,成为高高举起,冲着虚影跑去,在它收取皮鞭的瞬间,狠狠的刺下去。

    “啊!”

    惨叫声响起,随后虚影开始便得越来越单薄透明,一道触角从眼前穿过,直接攻向虚影的灵台,只听细微的碎响声,虚影便消失了。

    触角好像吸收到什么似的,鼓动了下就快速缩回我的手臂中,我疑惑的看了下手臂上红的栩栩如生的牢笼和恢复原样的多脚兽,压下那点诧异。

    这时,细微的*在房间中响起,我才反应过来雷大虎的存在,拿起古剑连忙割掉他手上的绳子,扶着他躺在床上。

    雷大虎的眼皮下的眼睛转动,颤抖的睁开时,我看到了里头的恐惧和害怕,我叹了口气,看来雷大虎被折磨了不少。

    “马廷?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快走!它们……它们太恐怕了!你快走!”

    雷大虎脸上因为害怕曲扭,冲着我激动的吼叫时,身上的伤口被扯动而牙齿都上下颤抖,好像看到了什么令他终生难忘的东西。

    我看着这样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直接将他起来,坚定的告诉他:“先出去,这里不安全!”

    我说话的同时,将师傅给他的八虎盘放在他胸口的口袋里,在他苦涩的表情下,走出了房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好像房里的温度越来越低,隐隐约约有东西在暗里靠近我们。

    我扫了眼已经恢复成黑白信号不好的电视,心里咯噔的一响,扶着雷大虎就走,可头顶上,昏黄的灯泡不知道怎么黑亮起来,闪烁个不停,让全部看起来平静的房间多了一抹阴森森。

    当我眼睛眯起,快速扶着雷大虎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阵风刮起,直接将门给甩上,而灯泡自己啪的一声就给暗了下去,只剩下房间里电视机发出“丝丝”的声音。

    “马廷…你快走!那东西……那东西要回来了!”

    雷大虎苍白的脸上满是冷汗,恐惧的话里,夹带着因为害怕的颤抖,就连身体靠着我都在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