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611章 火车老大爷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7-12-12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和雯虞买了去鬼城的火车票,便匆匆赶过去,只是我没想到这次坐的还是上次遇到中午就会停下来的火车,说来也奇怪,关于这辆火车的事情,竟然没有几个人知道,还是说…被人封口了?

    不过这次碰巧遇到的事却是令我吃惊,我们买的是卧铺票,对面是一对年少的夫妇,说来也奇怪,老大爷有八十几岁,可是他的伴侣才四五十岁,一身民国时期的旗袍,气质觉得是贵族妇人,一直带着淡笑,只不过那跟着的老大爷却穿着一身简单的中山服,脸上皱褶挺多的,头发全白了。

    他冲着我们乐呵呵的笑着,从我们的身前走过,坐在下铺上,而贵妇却一直站在他的身旁,我心里隐隐约约明白一些事情还是不要点破,便在对面坐下。

    不过老大爷仔细打量了下我们后,从随身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把糖果,然后就颤抖着手寄过来,乐呵呵的说道:“年轻好啊!来来!多吃糖!”

    老大爷干枯的手指抓着我的手,却带着温和的感觉,我反手握住后,尊敬的笑了笑,接过他手里的糖果,扶着他坐回去。

    “老大爷这是去哪里?”

    我客气的问着,将糖果给雯虞,随手拨一颗放进口中,理由很简单,我看不见老大爷身上有对我什么杀气之类,反而是和善,如果我直觉出错了,那只能说明这老大爷藏的太深!

    不过雯虞都没有出手的意思,这应该错不了!

    只是我扶着老大爷坐回去的时候,一旁站着的贵妇却一脸担忧的神色,好像怕我将老大爷给扶摔了,一等他坐下,她就匆匆忙忙的在老大爷的四周打量,生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然后再冲着我笑了笑,站在一旁。

    不过老大爷好像不在意贵妇的行为,而是掏出一颗糖果,手指有点颤抖的剥开,只不过可能是年纪大了好几次都没有剥开。

    我连忙接过帮他剥开,可他含笑的将糖放进口里时,一旁的贵妇露出了娇怒好像责骂他还吃糖。

    “我啊?我是去鬼城,我的夫人故乡在那里!而且我也想着后半生在那里度过了!”

    老大爷说得无比的叹息,眼里带着怀念有点乏红,我抬头看贵妇时,她用手巾抹着眼角的泪水,眼里是深深的相思和感动。

    我这要是再不明白,那真是傻子了,只是我没想到,我这才刚刚上车就遇到了这事,这也太快了吧!

    不过老大爷去鬼城,倒是令我吃惊:“老大爷这我们恐怕是要顺路了!”

    原本以为老大爷听我这样说他会开心,可他的脸色一变,沉下来,带着劝告声:“年轻人不要去!这地方不是你去的!好好的还是不要到处乱走!”

    老大爷忽然的变化,让我眉头紧皱,却露出一副讨好的模样:“瞧你说得,大爷我们这次去可是去找人的,绝对不会乱走!而且大爷你这不也是要去吗!方便带带我们行吗!”

    我这讨好的话,让老大爷的脸色缓和了下,可依旧是严厉:“看着你刚刚扶我的行为,我就好心告诉你吧!这鬼城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没有关系的人进去后会不得安宁的!你还是快快回去吧!”

    老大爷三番五次的劝告让我心里不由的生出了疑惑,抬头看了眼贵妇,她也同样带着担忧和劝告我们的意思,这让我有丝好奇了!

    不过老大爷好像不打算和我议论着鬼城的事情了,翻身就要躺进去睡觉,可他动的吃力,我连忙扶着他不让他摔,才让他躺进去,他虽然看着我的眼神担忧的责怪,却甩脾气的扭过头不看我。

    我看得不自觉的笑了下,这老大爷倒是有意思,和师傅那臭脾气有点相似了,不过他们的出发点全是为了我好!

    早在看到雯虞见到鬼城两个字时露出的恐惧,我就明白了这鬼城去不得,不过师傅和易研他们让我不得不冒这个险。

    不过坐回了位置上,雯虞突然警惕的眼神让我生出了诧异,因为她的视线太过注意老大爷了,丝毫没有感觉到我走到她的身旁,直到我拍她的肩膀,她才回神。

    只不过她带着戒备的我一眼,就缓和了下脸色,对我说她累了,想睡觉。

    我看了下,三个人已经睡了两个,心里无奈的叹口气,抬起脚步就往外走,只是没有想到贵妇却一路跟着我,直到我走到了火车交接处多出的空间时,她笔直的站在不远处。

    “我能够请求你帮助我吗?”

    她的声音很好听,处于温柔贤惠的夫人,她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让人觉得舒服,我心里不由生出好感。

    不过我没有直接答应,反而问出了重要的问题:“你想要我帮助你什么?”

    “我们家老宋在我离世后一直念念不忘,可是他现在年纪太大了,我想请求你帮助我护送他回到我的故乡,鬼城!”

    贵妇温和的语气,可是眼神带着忧伤和深深的不舍,让我微微愣了下,不过对于她的请求也没有什么困难,我们本来就是要去鬼城的,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于是点头同意,她笑着对我感激的深深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开,不过她离开前给我留了一句话“好人会有好报的!”

    这让我眉头微皱,从口袋里摸出许久没有用过的香烟,点燃吸上一口,不过路过的人却看着我的眼神怪异,而且带着忌惮,好像我做了什么不见得人的事。

    在这种眼神下,就算是神也不可能一直淡定,我伸手就拉住了一个紧张得满头大汗的中年男人,语气带着微微严肃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我抽支烟还惹你们不满了?”

    谁知中年人听我这一说,那汗水流得更快了,脸上带着害怕和畏惧,不断的后退,带着慌张的说道:“这…这不管我的事,我什么也没看见,你放了我吧!我还有孩子还有老婆!!”

    我被中年人回答得乱七八糟的话,心里生出了烦躁,深吸一口烟,就将那烟头丢到地上,踩灭了,可是中年人看得身体抖得厉害。

    我无语了,表情凶狠的严厉道:“给你一次机会,你们一个个看我怪异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不说实话…呵!”

    我最后一声冷哼让他害怕得快要坐到地上,乞求的说道:“他们…他们看到你自言自语……说你遇到了那种…那种东西,所以……求你放了我吧,我孩子还在等我!”

    中年人说到一半的时候哭丧着脸,而且一阵阵的惶恐,我却觉得我太阳穴上的那条筋在在绷紧,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