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643章 神明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8-01-10
    “古剑,出!”

    一声断喝,我甩出古剑,正如刺杀血凤那时一样,一把剑用上十分力,势头迅猛,大有神挡杀神,佛挡*的气势,与此同时我唤出阴神笔,勾勒我目前最强的凶手——梼杌。

    勾勒需要的时间要花个几秒,这个时段我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只希望古剑能一剑命中,至少也要给对方造成干扰,利用对方干扰的这几秒时间我可以画出梼杌,与男人正面硬肛,然而我挑眼望过去,看到的景象却令我大失所望:

    只见势头凶猛的古剑冲到男人的面前时违反运动规律地减慢了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直到剑尖快要碰到男人胸口时,男人从长袖中伸出食指和中指夹住剑尖,此刻我忽然有一种感觉:我对古剑失去了控制,更确切的说,我已经失去了作为古剑主人的权利,这个权利被那个人悄无声息的剥夺,我与古剑完全失去了任何感应。

    可恶。

    我咬牙撤下梼杌,男人闭上眼睛,一挥手说道:“去,杀人。”

    古剑凌空调转反向,听从男人的命令冲我飞过来,力道比我飞过去的还要大,力道之大以至于周围都是足以让人耳鸣的爆破声,伴随而来的是声波巨浪,诡异的是,这些作用都只在我一个人身上发生,其他普通人都没受到任何影响,女人们仍然迷茫地看着那个空中的男人,而胡静则是担心地看着我,显然男人很细心地没有影响波及到她们,这点倒是挺贴心。

    不好!古剑太凶,根本无法挡住,我赶紧侧身一滚躲开古剑的锋芒,咬破自己的指头,顺势抓住古剑连打了个好几个滚,古剑吸食了我的血液,勉强有所好转,我重新获得古剑的掌控权。

    “该死,这个时候要是有血凤就好了,到时候在空中也能造成打击,周旋之际再放出梼杌,一气呵成,必能落于不败之地。”我喃喃着,将古剑背在身后,那人不知道有什么鬼手段,可以剥夺我与灵物的联系,不能贸然放出什么来和他打近身战。

    “嗯?你是说‘凤凰’?”男子睁开眼睛,挑眉笑道,“你是说这个吗?”说着,他举起右手,我看向上空,那一刻,仿佛半片天空都被火焰笼罩,一头巨大的凤凰逐渐成型,凤眼瞄向我,我从未见过如此大的凤凰,他所变化出来的凤凰有如真实存在一般,生动地在空中飞舞,我张着嘴,掩饰不住的震惊。

    震惊的同时,那头巨凤正附身朝我飞过来,我当时居然生不出一丝躲闪的念头来,我想起一个场景,一个人一句话,那个人说过,能画出凤凰的不是天赋极高的人,就是他本身就有凤氏的血脉。

    凤氏的血脉……如此便可以解释的通为什么他能夺走我的古剑,因为他身上血脉的高贵足以让凶兽臣服于他,更何况这把古剑,这么说,他可能是凤氏家族的人!

    想出这个道理的时候巨大的凤凰已经飞到我的近前,奇怪的是凤凰并没有立刻把我扑杀,更没有展露出敌意,它的动作出乎了我的意料,它在我的身边飞动,身子也越变越小,不多时便成了母鸡大小,散发着柔美光芒的小凤凰,没猜错的话,它应该在找落脚点。

    我下意识地把胳膊伸出来,凤凰听话地落在我的肩膀上,发出鸟叫的声音,然后开始梳理子的羽毛。额,怎么个情况。

    我想起自己的身体情况,顿时明白了,我的心是槐心,古代书籍里曾记载过凤凰有栖息树荫的习惯,凤凰把我认成千年古树,然后就这么落在我的手上了,我试着抚摸它一下,凤凰甩了甩头,但没有太多的抵抗。

    男人脸色很难看,他喊了一声,凤凰懵懂大醒,挣脱我的怀抱飞回高空,它又变回高大火盛的凤凰,只是现在,我对这头凤凰没那么多敌意了。

    “手感不错。”我挑衅地笑道,男子脸色僵硬地勾了勾嘴角,至此本该是斗个你死我活的残暴现场,此刻却变得莫名尴尬,我被人夺剑,我摸人凤凰,战斗中发生这种事情说实话,很难继续打起来的吧。

    话说,凤氏家族的人会做这种吸食人命的下流做法吗?我见过凤氏的人,端庄且美好,就像眼前飘在空中的男子一样,如果不给他一个恶人的前提,我一定会相信他是个好人,不像是会吸食人命的人,因为这没必要,也对他没有好处。

    照着这个思路思考下去,会不会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所谓的“神明”并不是他,而他之所以攻击我,是因为他把我当成了所谓的“神明”,我和他包括在场的各位,谁都不知道“神明”仗着什么样子,发生误会很有可能。

    有必要解释一下啊,万一发生误会怎么办。我心里想着,对那个男人喊道:“你不是他们口中的‘神明’吧?你其实是凤氏家族的人吧?”

    我的声音足够洪亮,在场的各位都听得清楚,那个人也听清楚了,他的脸上透露着的是茫然,显然他不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家伙也开始打量起我来,事实可能真的就如我所说的那么狗血,我们都认错人了,都把对方当成了“神明”。

    那么,神明是谁呢?降临的日子,它来没来?

    一连串的疑问在脑海里回荡,我想看看四周,不料那个凤氏家族的人忽然发难,召唤出一柄细长的古剑,朝着我射过来,我当时就急了,这家伙怎么那么固执,非要杀我才算解决问题吗!

    我挥剑去挡那柄剑的来势,躲过它的攻击,古剑直射而来,我挥剑打偏那柄仙气缥缈的长剑,长剑深入我身后的方向,但貌似并没有落地,我没有感应到长剑落地的声音。

    我下意识地回头,正看到一个人扭曲的面孔,那个人瞪圆眼睛,脸上还维持着死前的表情,那种像是快要得手的猥琐姿态,看得人发呕。我连忙后退几步,从与那人对立,变成与那个人同一个方向,一同面对着整个村子的女人们。

    凤氏人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个女人不是人,被长剑戳进脑子里后,女人没有流血,而是继续保持僵硬的动作,直到那双眼睛鼓溜溜地看向我,那个女人笑了,整个街道的气氛瞬间大变,所有的女人都看向我,露出与那个被长剑入身的女人一样的恐怖表情,我被这么多人鼎和,自然有些受不了,同时我和凤氏人都明白了一个道理:这群女人,根本就不是女人,他们甚至不是人。

    黑雾在黑夜中弥漫开来,无声地笼罩住那群女人,我挥动阴神笔,不出十几秒勾勒出梼杌的身影,一个巨大的高达两三米的凶兽出现在我的前方,与黑雾遥遥相对,凤氏人再度召唤出火烧半边天的巨大凤凰,天上,地上,都是强劲的敌手,看这个蛊惑人心的“神明”该怎么对付。

    我的心中自然是有底气的,毕竟两个人联合起来至少也不会落于下风,进可攻,退可守,我们应该不会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