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651章 章 鱼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8-01-17
    我握紧古剑的剑柄,视线在章鱼人的身上移动来移动去,这东西自从被我识破后已经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形体,暴露出自己原本的状态,衣服下面藏着密密麻麻的触手,上面的吸盘具有很强的吸附力,我感觉如果刚才我的反应不快点,古剑就会被触手吸走,我就算有多大的本事也不能和一群触手对抗,早晚会被耗死。

    不能出剑,尽量以剑防身,以退为进。

    触手快速飞过来,这次一下子就是十五条触手,上上下下包裹成一个巨大的网,我沉住气,运剑破解网状触手,速度够快,堪堪破解开,大量的触手断肢掉在我的周围,我心想绝不能退缩,硬着头皮也要上,古剑在手我还是有点底气的,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以最快速度杀死章鱼人,哪怕暂时打晕他也行,我要把船改变方向,凤凰从东北方向升起,陆风妖肯定在那个方向。

    来不及了,快点,再快点。我心里止不住的急迫,凤凰火焰在逐渐消退,我所在的船只将要开往与陆风妖背道而驰的方向,如果再不及时阻止的话,我就再也无法见到陆风妖,我们的处境都会很危险。

    触手被划破喷出透明的液体,不知不觉间握着古剑的手油滑粘腻,快要握不稳剑柄,我到达章鱼人的近前,近距离观察章鱼人还是没有任何破绽,这家伙貌似不把它同时直接成无数个小段无法杀死它。怎么办,杀不死它,也无法搞晕它。

    我急了,抬头看向天空上的凤凰火,这一时刻凤凰终于还是失去力气掉了下来,雄盛的火焰也随之湮灭,整个空间失去火光后再次陷入一片漆黑,比以前还要黑很多,彻彻底底的漆黑。

    我瞪大眼睛,忽然发现就在眼前的章鱼人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也感知不到,一片黑暗中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哪里,我连自己在船板的什么位置都不记得了。

    那家伙在哪儿?我的感知力在这偏黑暗中完全失去作用,我什么也感受不到,只能靠着猜测来对付这头章鱼。

    两道触手猛地向着我的后背袭击而来,我灵巧地将剑背在后面,两条触手应声落地,紧接着又是几条触手冲我追袭过来,视野受限的情况下躲过触手的攻击几乎不可能,数量实在太多难免沾上棱角,不一会儿我的身上已经被鞭打出好几条伤口,没有血液流出但很多部位都发肿,皮肤渗血,我的体力也渐渐的开始下降。

    这样下去我会被生生耗死,不行,不能在这儿死去。

    别紧张,我还陪在你的身边,接下来听我说的做。

    脑海里传来狐狸的声音,听到她的声音我楞了一下,默默地沉了一口气,有了她的帮助,我可以放心地去打了。

    左上方,两条触手,中下方一条触手,注意,这三条触手打落后会有两条触手冲向你的眼睛,把守好。

    好。

    我在心中答应一声,运转古剑再次爆发出凌厉的气势,这次我定要将这条扰人的怪鱼杀个七零八落,心里想着,剑术越来越猛烈,我决定赌上自己剩下的力气,力求把这条章鱼击杀,然后赶向陆风妖所在的位置,虽然希望渺茫,但不努力试试的话,连个可能都没有。

    狐狸的指挥是正确的,我感觉到狐狸的触手的力度在减小,因为我离着它越近,离着它的触手根部越近,它越是发挥不出力道,胜利在望,我索性也不再藏着掖着,不顾身上的伤口,也不顾触手对我的攻击,直接将剑尖对准前方,右脚一蹬,冲向章鱼,这一击,我会直接捅破它,杀死它。

    小心!

    脑海里传来一声大吼,我愣了一刻,没料到,地上零落的触手忽然活动起来,子弹般穿过来,我浑身冷汗直冒,勉强挡住几条,也给章鱼一个喘息的机会,章鱼后退几步,所有的触手都一股脑袭击过来,我躲闪不及,数条触手直接贯穿我的腿部,胳膊,我呕出鲜血,失去行动能力。

    强烈的冲击让我的意识朦胧,身体也没了力气,古剑脱手掉在船板上渐渐消失,我咳嗽出几口鲜血即将晕过去。

    章鱼将我高举到半空,几秒过后,狠狠地把我甩出去,冷冷的风透过我身上的贯穿伤,冰冷的感觉短暂地激起我的意识,我强忍疼痛睁开眼睛,大雾中破船身影朦胧,马上又要消失在视野中。

    我快要死了吗、

    怎么可能让你好好活着离开,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

    弥留之际我猛地瞪大眼睛,阴神笔一出,我迅速勾勒一个巨大的兽影,这是我目前最强的凶兽,这一头足以杀死船上的怪物!也许是临死之前,我画的速度很快,梼杌立刻画成,凶猛彪悍的吼声震撼整个黑暗空间,梼杌体型巨大,落进水中溅起一个巨大的水花,不出几秒,大雾中的破船船尾被一双巨大的爪子扒住,船体出现巨大的倾斜,梼杌的身体与破船的船体对比看上去很滑稽,梼杌像是在玩一个小玩具似的,把船体直接给翻了个个儿,章鱼也被翻到空中,梼杌一把抓住章鱼。

    章鱼垂死挣扎地把自己所有触手都散发出来,出乎意料的大,弱小的身体延伸出十分庞大的触手,包裹住梼杌的整个脑袋,同时章鱼开始喷出剧毒的黑色烟雾,企图混乱梼杌的视线。

    梼杌两爪暴力地扯住章鱼的身体,狠狠地一撕,章鱼身体顿时被撕扯成碎片,章鱼停止挣扎,当场暴毙。梼杌巨爪向下一拍,破船也分成两半。

    我半睁着眼进,冷汗弥布全身,我失血过多,红色的血液正在不断流失,这样下去自己会死,但我隐隐的也想起自己有一颗千年槐树心,只要槐树心不毁我的身体就会如同槐树一样,枯荣转瞬,身体的伤口会快速的生长愈合。只是……

    我的血液仍然是红色,这代表我的凤凰血脉还没有完全被槐树心代替,我的凤凰血液还在,只不过这次失血严重,再这样下去,我的凤凰血脉将会加速消失,到时候我的凤凰就再也召唤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