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664章 走错了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8-01-29
    我吃饱喝足,抹掉嘴边的油,揉着肚子,满足地靠着一个大石头*,尽管我已经不需要进食,但吃上一道肉食,还是很满足的,尤其是从阴暗的空间里度过很长时间,重见光明,其中喜悦真不知如何描述,

    见我把兔子吃掉,陆风妖终于要说话了,他干咳几声吸引我的注意力,我不耐烦地说道:“你要说就快说,别再磨磨蹭蹭,你要是再不说我就不听了。”

    陆风妖顿了一下说道:“你先保证,我说了你别发火。”

    “我不发火我不发火,行了吧,你要是再墨迹我就真的发火了,很大的那种。”

    “好。“陆风妖语气艰难,颜色却很坚定地说道:”我们可能找错人了。”

    “什么……”我刚要发作,但我之前已经保证自己不发火,想要出的气也只有咽下去,憋着很难受,我又问道,“你详细一点说,你只给个结论,还没给我一个求证过程呢,万一你算错了呢,你可别对自己太自信啊,咱们仨可都被幻境骗得团团转啊,不是大神大仙,一句话就盖棺定论的,狐狸你先出来,你先告诉告诉我你怎么也陷入幻境里去了?”

    我把话题转移开,让陆风妖再想想,这个结论太让我真惊了,我们要是走错地了,这个幻境是谁家的?这不就尴尬了吗?莫不是那个与我遥遥相对的老爷子家的?

    糟了糟了,好在没真打起来,怪不得老爷子想方设法刁难我们,原来是我们擅自闯进他家里,老爷子能不生气吗,换做我也肯定不愿意。

    唉呀妈呀尴尬死我了。我都无地自容了,我哪儿知道事情会变成样,现在道歉去还来得及吗?

    胡静看我的表情忍不住偷笑,她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她睁开眼睛,再睁开眼睛时,瞳孔已经从普通的黑色变成钻石红色,狐狸出现,她打了个哈欠,似乎还没睡着,她揉着惺忪的睡眼说道:“我早就知道了,但我不想说。”

    “你这家伙不会是在骗我吧,你明明也……”我想起狐狸揪住我衣服想对我说什么的场景……靠,那家伙说不定当时只是因为她明白扇子是阵眼,想告诉我,实际上她还是知道这还是幻境。

    “不仅如此,我也给你说了一个实话,一个假话。”狐狸从衣服里掏出一根红绳,对着我晃了晃,“你猜猜我说的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这两句都与这条狐狸筋有关系哦。”

    我想都不想,直接说道:“真话是狐狸筋确实可以让我们身心相通。”

    “假话呢?”

    “假话就是你根本不是顺着狐狸筋的指引来到我这里,其实你就压根就没进幻境中,只是在岸边,在我身体的旁边待着,对不对?”

    “ngo!”狐狸表现出知己难求的表情,做作地朝我爬过来两眼泪汪汪的要抱我,我赶紧躲开,我的心思压根就没放在狐狸和我的对话上,陆风妖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他看错地图还情有可原,但我看的地图是正确的,我总不能把几个人都带沟里去吧,这责任我担待不起啊我说。

    “我们,走错人家了,是吗?”就算多别扭,到面对真相的时候我还要硬着头皮问,不行我想办法再进去一次,赔礼道歉,只是我这番闹腾究竟给老爷子造成多大损失,只有老爷子知道,这一趟过去,我还不得被老爷子扒层皮啊。

    “并不是,你可能想歪了。”陆风妖艰难露出一个微笑。

    “很难笑的事情就别挤出笑容了,我知道你在安慰我,我不需要安慰,你继续说,我还能扛得住。”

    “好。”见我如此明显的表态,陆风妖收起笑容,恢复平日的面无表情:“我先告诉你一下,我们没找错地方,找的很准,我们走对地方了。”

    “那就好。”我松了一口气,这句话对我的意义多么重大,一个偏差我从被迫参战的观战者进化成主动寻衅滋事的不良少年,我可不想背这个锅啊。

    最起码的立场问题解决好后,我也开始严肃起来,这件事貌似对我受益很大,我可不是个胆小的人,能找到好处自然会选择跟进一步,果断点的说,这件事我也想参加参加。

    “第二就是,我们虽然汇总啊对了地方,但我要去的,或者说,根源并不在这个地方,你也看得出,这是个幻境。幻境是虚假的,从虚假的地方里面找不出现实可以用的东西,我也无法作法让目标人物安度阴间,所以我们下一步还得顺着地图寻找下一个地点,鉴于这次的地点是虚假的但地图没有任何标示,下一次到达地图指示的目的地也可能是假的,所以,我们可能要打好持久战的准备。”说到这里,陆风妖不说话了,盯着我,似乎在等我下什么决定。

    我耸耸肩,说道:“我当然要去,对自己有益处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去。”

    “也有可能对你有危险,你要知道,我们刚刚经历的只是一个幻境,即使是幻境,我们仍然被戏弄得生不如死,你也经历过那种痛苦吧?”

    “富贵险中求嘛,这道理你也懂,经过这次的环境,痛苦肯定是痛苦的,但我们的能力都比以前上升很多,我的精神能扛得住更高的伤害,也能驾驭更高水准的凤凰,想必你也在其中有所获得,你既然去了,我为什么不能?”

    “你这人啊,真是不知后果。”陆风妖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话,我知道按照他的习惯他接下来该说什么,那肯定是“我是快要死的人,你和一个死人较什么劲。”

    如同我所说的那样,他无奈地说道“我是个快死的人,你和一个死人较什么劲。”

    过了一会儿,他继续说道:“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和死人较什么劲。”我故意说道。

    陆风妖:“前面。”

    “富贵险中求,我肯定和你一起去往下一个地点,当然我不是为了保护你去的,我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去的,到时候你若是有危险,我该救自然会救,但你如果没有利用价值了,或者会威胁到我,那我可不会救你啊,先把这个说好,免得日后出问题。”

    “我和你相同的想法,嗯这样句话,以后也不会相互拖累,我也讨厌拖泥带水的兄弟情。”陆风妖说完,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道:“你,我记得你好像画出过一个大怪物来着。”

    大怪物,那时梼杌好吧,我白眼一翻,问道:“什么事儿,想它了?”

    “不是,你给我看看那头大怪物,不,梼杌可以吗?”

    “这有何难。”我召唤出阴神笔,抬手开始绘画梼杌的模样,看到这一幕,陆风妖眼睛都直了,我仔细画着梼杌,以往平时我是绝对不能分神的,但这次我的精神经过环境的洗练显然已经高出一等,绘画梼杌的同时还可以分心去注意别的人,不如陆风妖,这家伙有点古怪。

    古怪在哪里呢,他说要我画梼杌,实际上他的视线一直盯着我的画笔,我画画,他看笔,显然这是很不搭调的情况,这家伙可别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手停下来,渐渐地,我停止画画,同样盯着他。

    两人四目相对,说不尴尬是假的。陆风妖此时在想东西,反应过来我在看他的时候,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摆手示意我继续,我哪肯继续,这事儿不说明白了我怎么心安啊。

    见我迟迟不肯落笔,陆风妖意识到我在怀疑他,说道:“我对你的阴神笔很感兴趣,你可以告诉我一下阴神笔的情况吗,怎么得来的,怎么运用的。”

    “你问的也太多了,怎么运用的我可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这阴神笔的手艺背后联系着一个宗门,而现在呢,我恰巧还和这个宗门发生了对立,不瞒你说,这个宗门的少主和我还是死对头。”

    陆风妖沉思片刻,稳准狠地点破我想隐瞒的那个名字:“阴神派?”

    “你知道这个宗门?”

    我以为阴神派这个宗门都快绝后了,世间哪还有真知道阴神派的人,连这个名字都记得少,陆风妖凭借我的阴神笔推测出我的出身,有门道啊,说不定知道的比我还多呢。

    “以前或多或少的听说过,我以前以为你们是电影力杜撰出来的呢。”

    “不是我们啊,是他们,和我。”想到这里,情绪复杂,我靠着大石头,仰望天空,很多事导致我和阴神派反目,尤其是最近新出的那个何云,阴神派的少主,我们虽然目前还没有特别明显的争斗,但我和他都知道,一场战争无法避免,关系着我的血脉,关系着天运,我们是死敌,只有看着对方死才能活下来的死敌,我只希望这个日子能够再晚一点的时候到来。

    虽然我心里只想着如何把雯虞从仕女的手上救出来,等我把雯虞救出来,我们就消失在世间,过着神仙生活,但这还是不可能的,就算我把雯虞救出来,我还会为了自己的血脉而战斗,这是一个归属,而我与何云对抗的后果是什么我很清楚,我将面对的是整个阴神派,何云恐怖的不仅仅是他本身的实力,他还有阴神派一个门派做后援,能如此称霸凤城不无原因。

    “话说你还是没告诉我为什么你要问这个问题啊?”我摆脱思绪继续问道。

    “嗯——你还记得幻境里你在扇子上看到两个字吗?”

    “记得啊。”

    怎么扯到那边了?

    “一个是‘虚’字,那是你的字,让你看破虚妄,帮助你逃脱幻境,而‘愿’是我的字,是要我在明晰自己的想法后相应的步骤,那个幻境中的老人给我指引了下一个地点,同时也给我一个相应的提示。”

    “什么提示啊,搞得那么玄乎。”

    陆风妖说道:“与阴神派有关,与阴神笔也有关。”

    听到这两个关键性词语,我立刻坐直了,这个就和我沾上边了,不仅沾上边,还是与我有着本源的关系啊。

    “下一个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死人墓里,究竟是那个幻境的老爷子的墓,而那个老爷子,是阴神派的人!”画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