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666章 分道扬镳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8-01-30
    陆风妖看出我在敷衍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多做计较,看到陆风妖这幅表情,我有点故意不去,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等到明天再说吧。

    在黑暗空间中待了那么长时间,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我和陆风妖起身离开古扇幻境,回到现实中。

    精神力自从经过血火淬炼,**温化两种过度后已经到达很强的境界,但是坐在这一夜对我的精神力没什么作用,杯水车薪般的效力,我和陆风妖回到现实中,晨阳初起,橘红色的阳光铺洒大地,这个光景很眼熟,我和陆风妖在破屋子里待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看到的也是这个场景,只是我们追寻的更明确,也更玄秘。

    我知道,这一路所求的已经不是我能想象出来的东西,很有可能,何云的秘密,阴神派的秘密也会一柄被发掘出来,这个老爷子的本事,仅仅靠一把扇子就窥出十足的锋芒,必然是阴神派能数得上头目的人,而且这人还是个死人。

    想到这里,我也开始好奇陆风妖的身份,此人只说自己是个兼职道士,但身份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谁家道士能入幻境,为阴神派的古人作法祈福呢,这人到底是在忽悠我,还是真的单纯?

    行将出发的时间,陆风妖唤出凤凰,我唤出梼杌,陆风妖驾着凤凰飞上天巡视,我和狐狸则是骑着梼杌,赶往地图途径的地点。

    复杂了,实在复杂了,仔细想的话,这人真是对格式里都沾点关系,陆风妖是凤氏人,与凤氏沾上关系,本身是阴神派的高手,与现代的阴神派沾上关系,我这个情况更复杂,因为我两边都沾,而且还有一颗千年不死的槐心,三方势力全都聚集到这个人身上了。

    何云那帮人应该没有注意到这个动向吧,入股那些人也注意到事情就麻烦大了,两个人可抵挡不住一整个宗门的力量,我和陆风妖要做的是跑人家坟头念经的买卖,要是被阴神派的人发现,人家出师有名,我们就成了世间人茶余饭后的笑话了。

    梼杌快步行走,我有些心里不安,这个不安来源于我们要做的事情,来源于陆风妖的不明身份,也来源于某种超出直觉的预感,但愿只有我们两个人吧,但愿如此。

    这次我们行进的路畅很长很远,远比从**来到这里远得多,昼夜奔波不是长久之计,况且这种事情也不能着急,我们约定每个晚上都歇息一下,缓和好自己的精神,第二天我们继续前进,就这样我们睡醒奔驰,夜晚休息,反反复复地过了几天,我们前进着,翻过几座山,越过几条河水,最终我们来到一片空地。

    空地很宽,很远,不过就算是没学过地理的我也知道这片区域不该有平原存在,高山丛林,群山环绕,没走多远眼前就是平原,这种诡异的感觉很容易让人起疑,我眯起眼睛观察前方,梼杌也停下来等待我发号施令。

    前面,是一座比幻境大得多的幻阵,我暂时看不出什么玄妙,这个得用狐狸来帮忙。狐狸和我脚前脚后跳下来,落地之后,狐狸察觉出什么异常,微微弯着腰,寻找什么关键的东西。

    我想劝狐狸别再继续下去,因为我刚刚经历幻境的事情,那次要不是真的找对地方,我就死强闯民宅了,很不道德的一件事,我不想真真切切的发生一次。

    可是,是错觉吗?

    我用手拍拍脑袋,我刚才听到什么声音,那个声音在呼唤我,似乎要我进去,我的精神受到撼动,不自觉的,我望向那虚无缥缈的平原,这个幻阵是障眼法,可以让路过的人以为这里是平地,实际上,里面很有可能是一座大山,大山山顶有人在朝我吼什么。

    上方的陆风妖早已察觉出此地的怪异,只是他还在犹豫,看样子他不太想破开大山,而是绕山过去,直接朝着阴神派的大墓过去。到这里我们之间的关系微妙起来,两人有各自的想法,我和狐狸想潜入进这片幻阵中,因为我总觉得这个幻阵不会无关出现在这个地带,很敏感的地带,我也听到那股声音在和我说话,陆风妖显然很急迫,不想在这里停留,他没有听到大山传来的声音,或者说大山的声音只对我说的。

    我抬头看着陆风妖,很久,我双手抱拳:“陆风妖,你我就此别过,这座大山我是要进的,行路一程,缘分已尽,日后有缘再见吧。”

    陆风妖在凤凰上抱拳,冲我点头,没有停留,急迫地赶向地图所指的位置,我和狐狸已经把路线扒地清晰无比,陆风妖就算不用脑子也可以找到,而我们要暂时停顿一会儿。

    火凤凰飞在高空美得如同天工雕刻的工艺品,我看着凤凰远去,渐渐化成一个红点,最后消失不见,不知道这家伙找到阴神派的死人后会有什么反应,我最害怕阴神派的人尤其是何云也抢着去,这俩人万一撞到一起,陆风妖肯定吃亏,毕竟何云不止一个人。

    狐狸从衣服里掏出什么,弯着腰把那东西往地上叉,一会儿往这里插点,一会儿往那里插点,表情很专一,也没在意陆风妖离开,从刚才开始狐狸局找到了什么关键性的东西,一直在有条不紊地做着破解手段,这事儿我没法掺和,只好靠着梼杌,一边看着狐狸一会儿这一会儿那地忙活,自己有些无聊。

    我以为狐狸会很忙,但我没想到狐狸会这么忙,她整整累了半天,等她终于直起腰来长舒一口气时她向后倒过去,直接晕了。

    我慌忙接住狐狸,发现狐狸全身都湿透,她的状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我无暇顾及大阵有没有开,只是扶着狐狸,心里很茫然。她的精神很不好,需要一段时间静养,把精神恢复过来,我坐在梼杌旁边,召唤出黑狏,黑狏是我的凶兽里灵性最高的一个,这地方很诡异,谁知道里面会出什么幺蛾子,由黑狏来看着,我也好安心帮狐狸恢复,当即抽出古扇,大力一挥,浓雾袭来,乌云吞吐,我与狐狸进入幻境中,就在大山迷阵前。

    在幻境中长久过去狐狸终于有所好转,她似乎很困似的,揉着眼睛,我放下急迫的心态,无论什么,狐狸的安全最重要,我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而放弃一个人,哪怕这个人的身体里装着一个妖怪的灵魂。

    狐狸恢复了好长时间,幸好在幻境里最不值钱的就是世间。

    她在幻境里抹了一把汗,看到我很心切的样子她略有意味地笑了,我不耐烦地瞪了她一眼,这家伙也没个正样儿,什么时候都没个警惕的样子。

    “大阵怎么回事儿,你刚才在干什么?”我问道。

    “那个大阵很厉害,很难破解开。”说到这里狐狸蛮犯愁地托下巴,看样子无计可施,我摸摸她的头发,说道:“你已经尽力了,我来弄吧,你歇着就好。”

    “不用,虽然我破解不了阵法,但我也没闲着。”

    “你干了什么,那些细长细长的白色东西是怎么回事儿?”

    “那是我的骨头,狐狸骨,本来很厚的,后来我没事儿就磨,磨成针状,很厉害吧嘿嘿。”

    “你可真会变废为宝啊,自己的尸体一点也没耽误,全都当武器用了。然后呢?”

    “然后我以狐狸骨为开阵阵引,在迷阵外面建了半个**阵法。”

    “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就是说,我在外面建了个阵,迷阵内的人看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有所反应,必然会下山观看动静,等那人不知觉进入我的阵法,阵法就会开启,开启后那人会陷入阵法中,我的阵法可是一绝啊,至今也没有人能逃过我的阵法,不要拿顾村说事,我本来就没打算忽悠你们俩,因为那个时候我都要死了,要不是胡静帮忙我就自然消失了呢。”

    我还想问什么,这个时候狐狸竖起耳朵,她在观察什么,眼睛瞬间亮起来,她望向我,那眼神已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山上的人掉进了狐狸的迷阵里,被困住了。

    我感激地看了狐狸一眼,她比我厉害多了,迷阵看的透彻,还有脑子。就当我想夸夸她,好好谢谢她的时候,狐狸的脸色忽然变了,变得很古怪。

    “咋了?”

    “嗯——我和你说个事儿。”

    “说吧。”

    “我的迷阵很厉害,任何人进入我的迷阵都会被陷入其中。”

    “嗯……”

    “所以有一种情况我是解决不了的。”狐狸艰难地看着我,脸色不太好看,我大概明白她的意思,顺着她的话茬说道:“那个人不是人?”

    狐狸点头。

    我收起扇子,把扇子退回到自己的衣服里,幻境湮灭,现实的场景正在吞噬虚幻的假象,我和狐狸在现实里都没有睁开眼睛,依旧保持着我正坐,狐狸依靠着我的肩膀的状态,杜宇我和狐狸来说,我们的眼睛睁开与不睁开都是一样,凭借感知已经可以掌握周围环境的变化。

    狐狸说得没错,确实有东西站在我们面前,正色看着我们,神韵其中,但缺乏人类的灵性,画兽,最难画的是远古凶兽,但比远古凶兽难画,最难画的就是人,人的灵性无人能模仿,能做出来的,本身和女娲并没有多大不同,已经堪称神迹。

    对方似乎也并不打算把人画精确了,只是随手画画,但也栩栩如生,若是让我画,我画得可能没那么规整,显然对方也是有底蕴的,我不认真对待还有可能被对付得很惨。

    那人儿走出幻阵,接连又走出狐狸布置的幻阵,淡然地走到我们面前,那人正面栩栩如生,光是这么看肯定没问题,可要是看到他的侧面,不免哑然一笑,那人是个纸片人啊,前面后面想那么回事儿,终究是一张纸,侧面就是一张纸。

    这家伙要和我们说什么?

    我的心里琢磨幻阵里的人要借助纸片人说什么,一边观察纸片人的细节,说实话,我有心给这纸片人添几笔。画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