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670章阵法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8-02-04
    僵尸群正在向我们走来,我渐渐地能够看到僵尸低头行进的身影,那些身影沉默,整齐划一,像是被什么吸引到似的,陆续走过来,以我的高度来看,一群群规整的密密麻麻的黑色人影就和蚂蚁一样,朝着山上走。

    狐狸告诉我:“隐蔽两个人的大阵很好做,什么时候开始做?”

    我思考片刻决定不让狐狸费力,当即决定道:“不用,你来帮我,不对,你来教我吧,我这里不是有很多木头吗,你先用狐狸骨演示一边,我再用木棍做出一个阵法来。”

    学会这门手艺对我来说十分必要,想隐藏起来就可以隐藏起来,万一要是被敌人追查,自己还是负重前行的状态,我可以借此躲过敌人的追击,这阵法能力不大,但必要时用上作用肯定不小。

    狐狸狐疑地看着我,随即明白我的用意,坦然说道:“恩,可以教你,只是个入门的阵法,但你得先给我保证两件事。”

    “什么事?”

    “第一,如果有人问你这阵法是谁教你的,你千万不要说是一头狐狸教你的,明白吗?”

    “嗯,明白。”

    “第二,这阵法如果你碰到与我相似气息的人,千万别用,因为你用了也不会有效果,这阵法对狐狸没有效果,这阵法对狐狸没有效果,我说了三遍,你应该听懂了吧?”

    “嗯。”我认真地点头,凡是狐狸所说的我在心里都默念一边,以防自己忘记,这阵法看来与狐狸也颇有渊源,到底为什么给我下这样的命令,或许里面还掺杂着更复杂的事情,我只要保持沉默,点头答应就可以。

    回到正题,狐狸开始摆弄狐狸骨,我也有样学样,拿起木头,我还是第一次摸到这些木头,一上手我就知道,不对劲,不是一般的木头,这些木头的材质与我的身体有莫名的感应,感应在我的心脏部位尤为明显,也就是说,这木头,可能是槐木。

    我才知道自己的槐树心有多大作用,当我感知到这些木头是槐木时,心意相通的一瞬间,我对槐木已经拥有对自然规律的控制力,我都不用手摸,这块木头便可以无风自动,而且更神奇的是,只要我有心让它涨起来,那么一根小棍,落地便会生根,生根后就会快速生长,生长到我满意的程度为止。

    如果这里全是槐树林,那我可以说任是谁来也立于不败之地。

    “我开始演变阵法,但我所能教你的只能是形,至于其中的韵味需要你自己来理解,这个我帮不了你,毕竟学习阵法是靠悟性的。”

    说完狐狸便不再理会我,而是专心用狐狸骨摆出阵法,阵法看似简单,实际上很难上手,我看个一知半解,狐狸摆出一套阵法会立刻摆出下一个阵法,似乎这家伙并不知道给我介绍了一门阵法,我唯有看下去,看到第七门的时候我彻底糊涂了,之后的记忆就不再清晰,及门诊发相互混合,很混乱。我摇了摇脑袋,想示意狐狸停下来,狐狸没有搭理我,继续摆弄阵法,我也只有跟着看下去才算对得起狐狸了。

    狐狸的阵法演变甚为玄妙,到达第十四门的时候骤然间,我闻到一股奇妙的气息,这股气息是深恶的,有股令我恐惧的感觉。

    我陷入失神状态,观察狐狸阵法时候的状态也从意识头脑清晰变得模糊,这种感觉很微妙,与平常人的注意力不集种一样,可我的精神力已经超过普通人一大截,按理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回事儿?

    我眉头皱得很近,狐狸也开始额头冒汗,她开始耗费力气,身体内的黑气在吞噬她的体力和精神力。我则是仍然处于那种似乎在观察,似乎又不再观察的奇怪模式里无法自拔,我只记得七门以内的阵法七门以后的阵法我忘得差不多了,那些记忆变得像过了很久过去似的,想记起来很难,可也不是完全没有记忆,朦胧得如同梦境一样。

    “喂。”有人忽然拍了我一下,强大的机警意识让我掏出古剑与那人对立,后退几步之后回过神来,发现那个拍我的人正是狐狸,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精神出现了巨大的混乱,猛然发现狐狸竟然以为是敌人来着。

    狐狸惊讶的看着我,显然对刚才我的行动很不解,老实说我也很不解,刚刚我陷入了一个奇妙的状态,这个状态中我很混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看懂我的阵法了吗?”狐狸担心的问道,她似乎想让我知道,也不想让我知道,那双眼睛写满了复杂的情绪,我还停炉在刚才的混乱状态中,傻了似的嘀咕道:“没看懂,只看懂了七门。”

    “什么!?”狐狸不知道为什么大叫道,我被狐狸的反应搞得很不知所措,警惕意识升起,黑狏回头望向我,示意僵尸即将到来,我再一看,僵尸的身影已经明显起来,如果不是借着月色,僵尸也不一定有眼睛,我们的行踪估计早就暴露了。

    我赶忙和狐狸趴下,收回黑狏,一边开始熟练地用木棍摆阵,虽然后面狐狸给我摆的阵法我基本记不起来,但前七门阵法我记得清楚,第一门阵法就是迷阵,我可以尝试一下,应该不会花多少力气。

    狐狸还处于意味不明的情绪中,这个时候的狐狸的情绪偏向于惊讶,难道我刚才说错话了?不管了,我仙子必须要保证我和狐狸的安全,其他的等我把阵法做好,第一次上手,不知道结果如何,僵尸离我们很近了,如果再不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气息,那我们估计会陷入危险中。

    十二根木棍与槐心通联,我屏息凝神,将木棍摆在特定的位置,木棍随着我的安放渗入土中,每一根都消失于无形,每一根都与阵法交相辉映,我信心倍增,手速也愈发娴熟,最后一根,我把木棍插进土地里时,我心里一松,知道这事儿没跑了。

    阵法在我心情放松下来的那一刻浑然启动,顿时一股消失于无形中的气息笼罩住我们,我们身上带来的人的味道被槐树散发的气息掩盖,别说普通人,就是僵尸也感知不到我们,在他们眼里,我们可能只是自然中的一个景色,可能是泥土,也可能是槐木,我们算是暂时保证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