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兽 第671章 赶山
作者:战歌的小说      更新:2018-02-04
    狐狸还在纳闷,我不解她为什么到现在还在盯着我,我又没欠她钱,算我资质愚钝,我确实不知道后面的阵法是什么,我的记忆很混乱,不记得这个,我印象里狐狸不是会苛责别人的人啊。

    狐狸忽然抓着我的衣服,盯着我的眼睛,逼迫我与她对视:“看着我。”

    我很坦诚的看向她,我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东西,我的事情她基本都知道,

    “你确定你看到七门阵法,外加很多混乱的记忆吗?”

    我懵懂的点点头,她问这个干什么,而且我们虽然在迷阵里,但我们也不是绝对的安全啊,这么大声,毫不控制自己情绪的质问,确定没有问题吗,

    说起来我是第一次看到狐狸的情绪如此失控,她的情绪从她的眼睛里表露无遗,是质问,怀疑,以及不可置信,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但我知道,这件事恐怕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狐狸意识到自己很不稳定,她深呼一口气,勉强稳定下来后,她又重复了一遍:“你确定你看到七门阵法吗?

    这次换到我来犹豫了,什么意思?狐狸连续问我,这件事就奇怪了……莫非。

    脑海自闪过一个念头,我的表情也随着念头的出现而变得微妙,我也变得和狐狸一个表情了。

    我不敢相信,我看着狐狸,像是给某个念头最后一个判断。

    狐狸说道:“我只画了一个阵法,真的。”

    仿佛五雷轰顶般,我陷入震惊,紧接着陷入迷茫中,狐狸说的是真的,我有这种感觉,但我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感官给自己大脑带来的那种真实体验,明明理智上很明确,可身体却做了相反的事情,这是什么体验,那后面几门阵法是怎么回事儿。

    我和狐狸都没料想过这种情况,显然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个时候,僵尸也缓缓走过来,他们的脸上贴着封条,身体颜色是因为血液缺失氧气而弱化的蓝色,枯骨嶙峋,走过身边一股寒气,我被这股寒气逼人的味道影响得顿时清醒不少,稍微冷静了下来。

    先不管阵法的事情,这些僵尸是怎么回事儿?

    我可没听说过那座大山里有僵尸赶山的习俗,这群山之间难道有人家?连个人影都没有,为什么还那么多僵尸,成群结队地上山。

    僵尸赶山的情况我第一次剑,这也勾起了我浓重的猎奇欲望,我不再去阵法的问题,那种事情以后还有机会,可僵尸赶山这个可能只有这一次机会啊,

    我小心地站在阵法边缘,阵法与僵尸行走的路线贴的很近,我能清楚地看到僵尸的脸上的纸条上写着名字,比如刚刚从我身边路过的叫王大山,后面的叫李桂花,很农村很随便的名字,

    想到这里,我忽然冒出一个想法。

    这阵法的用途就是用于伪装,我不需要伪装,因为我本身有一颗槐心,只要我动念,槐心的作用会让我唬谁呢还能散发出树木的气息,我就成了一棵槐树,人,鬼都察觉不出来,因为我这不是伪装的,真真切切就是这样。

    我迈出法阵,对狐狸示意不要动,我一个人来混进僵尸群,我想知道这群僵尸会怎样反应,以及,这帮僵尸究竟去的是什么地方,干什么。

    他们的直跳上鞋着自己的名字,那我也可以贴张纸条放在自己的头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这样也就和他们一样了,看他们一点反应也没有,我阴神笔召唤出来,白纸我有,小纸人不久是纸吗,我撕下一张纸条然后把笔落在白纸上,咔嚓咔嚓,随手写完,我把纸贴在额头上,趁着某两个僵尸的间隔很大,我塞了进去。

    刚塞进去,我就感觉后面有不对劲的地方,一看,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上来,就跟在我的后面,她的额头上也有一个字条,同时受理还有一张纸,那张纸是小鸟的纸,我连忙把狐狸从僵尸群里带出来,伸手把她手里的纸抢到我手里。

    “你这样很危险的啊,我有槐树心,怎样都死不了,而且,我还有凤凰血护身,古扇幻境加持,你可什么都没有啊,而且你还占用着胡静的身子,别做傻事,听话,回迷阵里,等天亮的时候我自然会回来。”

    “不危险啊,我可没觉得危险,而且你也不清楚我的实力,可我却清楚你的本事啊,咱俩一起的话,生存几率更大,你也少担点风险,若是只有你一个人去,你去了你不安全,我在原地待着也不安全,咱们可是三个人一起来的,陆风妖走了,只剩下咱们两个人,本来巨很危险,要是在拆掉一个,可以说是各个击破了,那样的话更危险。”

    可恶,真是一嘴的巧舌如簧,我根本辩不过她。

    我气不打一处来,但想想她说的其实很有道理,我随手建的法阵,虽然起作用,到底来说还是瞒不住高人的手眼,这山上住的是哪路神仙,实力如何说不准,但是单靠我一个人享福确实是个难题。

    “你别乱搞,别惹事儿,我就带你去看看。”

    “好好好,一起去。”

    狐狸露出傻气的微笑,自从狐狸出现后,每次面对狐狸这种微笑时我都很心情复杂,我不知道这微笑究竟是刻意为之,还是真的如此……我只希望这只是虚伪装出来的笑容,这样的话,我也不必对狐狸产生任何一丝期待,她可不是值得期待的女人啊,一旦对她产生信任,稍有不慎就会被骗的死死的。

    我开始在狐狸额头的纸条上写名字,狐狸和我说随便写一个就行,我当然不能写胡静,也问不出狐狸的名字,索性也就直接写了一个马桂花,我则是王富贵,很接底气,完美融合周围气氛,不仅如此,对于另外一张纸我也有所用途,既然我在幻境里花了那么长时间来画画,技术达标了自然就有所用途,我按着幻境中的那样把鸟儿的神韵画在纸张上。

    没出一会儿,鸟儿在我的手里活了,叽叽喳喳,挥动着翅膀,嗯,动作还没有真正鸟儿那样灵活,像一只刚从襁褓里出生的小鸟,在手掌心之间跳跃着,我对此很满意,能做出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