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0060 鸥向君与柳灿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04-07
    ,更新快,,免费读!

    花烙那纤细的手腕处还有一圈紫红的淤痕,虽然手腕上的玉镯很多,也很华美,可是紫月刚才还是看见了,“这伤痕是我造成的,之前你不知道什么原因,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怕你走丢了,所以就用绳子把你捆起来,谁知道你后来被鸥向君的笛声所蛊惑,居然挣脱绳索,这些伤就是这样来的,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脚踝处还有这样的伤痕,只不过是被裙子给遮住了,所以,你不要告诉我,你不是花烙,你就算是这么说,我也不会相信的……”

    当她看见手腕上的那些伤痕时,内心的激动是无以言表的……

    “我不会否认,但是我也不会承认,因为我可以说是你的朋友,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也是柳灿。”她幽幽的抬起眼眸,如水的眼波里荡起层层的涟漪,就像是解不开的愁绪一样,团团的缠绕在一起……

    一愣,“我听不明白,柳灿又是什么人?是鸥向君最爱的女人吗?”

    “是,柳灿是鸥向君最爱的女人,不过她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悠悠的一叹之后,又苦涩的一笑,“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但是请你耐心的听我说完,等我说完了,你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柳灿和鸥向君一出生就在这座小岛上,守护着这里的天耀池和冬布草,可是,柳灿只是一个普通人,她没有修为,她的存在只是鸥向君的一个女仆,可是,鸥向君对她很好,喜欢她傻傻的样子,后来,可能是因为朝夕相对吧,他们产生了情感,可是鸥向君是不死之身,岁月的流逝根本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丝的痕迹……”

    “终有一天,柳灿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了一条皱纹,为此,她天天跑到天耀池边看水里倒映的容貌,皱纹很快由一条增到两条,三条……鸥向君在岛上寻遍灵花异草,企图帮柳灿留住容貌,留住青春,但是凡胎肉体就是凡胎肉体,怎么经受得住岁月的磨砺呢?当她看见鸥向君为了她的衰老而费尽心力的时候,她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疼痛,她觉得,自己一天天老去,根本已经不是鸥向君所喜欢的那个柳灿了,老去的柳灿留在他的身边对彼此都是一种折磨……”

    “所以,在一个十分美丽的早晨,柳灿跳进了天耀池中。到现在,我仍旧记得,那天的朝霞红艳艳的,就像是燃烧的火焰一样,热情而奔放,可是它美好的诞生如同在替换一个生命的结束,柳灿在那一刻再也没有了肉体,也无需再为容颜的衰老而愁眉不展……”

    “没有了肉体?也就是说她的灵魂还在对不对?”紫月瞬间明白了很多。

    “你猜得没错,天耀池的水是具有灵力的,就算是人死了,它所具有的灵力也能够把他的魂魄封锁住,所以,当鸥向君找到柳灿的尸体的时候,却一直没有把她捞上来,因为尸体一旦离开了天耀池,就会魂飞魄散的……”

    “可是被天耀池的水就这么泡着,尸体就不会腐烂吗?”紫月立即想起自己看过的西游记,里面就有一个国王死后一直保持着完好的尸身,那是因为他的嘴里含有夜明珠的缘故,后来还复活了。

    难道天耀池的水还有保持尸体不腐烂的功效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可以叫望影把天耀池的水带一些出去,一定是有各种功效的神药了。

    这望影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自己怎么在听这么有趣的故事的时候走神呢?紫月啊紫月,一块你就不是办大事的材料。

    “凡胎肉体既然会死,又怎么能不腐烂呢,鸥向君不死心,他不能够接受柳灿就这么离开了他,于是他就想尽一切办法让柳灿的尸体不腐烂,终究是无济于事,留不住肉身,他就想留住柳灿的魂魄,他幻想着有一天柳灿会复活,跟他一起生生世世在这个岛上生活下去……”

    “终于,他得知一种叫千年珍蚌的东西能够永远的挽留住人的魂魄,只要他拥有了千年珍蚌,就可以把柳灿的骸骨从天耀池底取出来,陪着他……”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千年珍蚌?紫月难以抑制住内心的惊喜,追问道:“鸥向君最后一定找到了千年珍蚌对不对?现在千年珍蚌在哪里?想不到他是一个为了爱人一直努力的男人……”

    心里却在说:鸥向君果然是魔头,连思想都这么变态和猥琐,居然想让爱人的骸骨每天都陪在他的身边,搂着枯骨睡很舒服吗?

    “千年珍蚌是一种法器,可是这种法器一定要有很强的功力才能够驾驭的,鸥向君的法力虽然很厉害,可是离驾驭千年珍蚌还有一定的距离,他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想到了一个残暴的办法,就是把来天耀池求冬布草的人的功力给吸食了,但凡是有能力来到天耀池的,都有一定的实力,他每吸食一个人的功力,他自己的法力就暴增,因为天耀池有修仙之人梦寐以求的圣品冬布草,所以,每年都会有三五个人闯到小岛上,成为冬布草的牺牲品……”

    “很快,他就能够驾驭千年珍蚌了,他把柳灿的骸骨从天耀池里取出,他看见自己的爱人已经变成了一副骸骨,悲痛欲绝,在伤痛之下,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方法,就是借助别人肉身让柳灿复活,复活过来的柳灿已经不是原来的容貌,但是思想和感情却是柳灿的……”

    “我明白了,你是柳灿,又是花烙,因为你借用花烙的肉身复活了,怪不得之前鸥向君把花烙和望影称为器皿呢,原来所谓的器皿就是来承载你的魂魄的。”紫月瞬间恍然大悟,不过,转念一想,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立即跃上来,慌忙的说道:“这岛上根本就不会有外人来,他给柳灿找的肉身应该是那些找冬布草人的,他吸食完他们的功力和魂魄以后,就会把肉身留给柳灿,也就是说,你现在在花烙的身体,可是花烙已经是没有了魂魄的,花烙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