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0072 相由心生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04-15
    ,!

    同类?花烙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象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就因为人的祖先是猿吗?那应该也和紫月是同类才是……

    紫月知道她不明白,捉狭的一笑,“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辛奴是同类吧?”

    “为什么?”

    “因为它和你一样,都是胆小鬼……哈……”

    花烙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辛奴,吐了吐舌头,“本人可是天生丽质,它可是五大三粗的,不搭界,不搭界……”

    软榻上传来淡淡的幽香,这种香味和花烙身上的一模一样,是之前的柳灿留下来的……

    想起柳灿,紫月的心头觉得十分不舒服,现在四个人完完整整的,都是靠柳灿的成全,一定要为柳灿做一点事情才可以心安……

    整座小岛本来就很宁静,在结界掩盖之下的宫殿静谧的连辛奴呼吸声也清晰可闻……

    大殿里突然间有一道灰色的身影飘出,不久,这道灰色的身影又回来了,安安静静的躺在了望影的身边,望影修为高,神识清明,可是因为中了迷障以后,又和鸥向君大打一架,现在也是精疲力竭,睡得很沉,根本就没有发现身边的清水离开之后又再回来……

    结界内,根本就没有明媚的阳光射进来,殿内一直燃着长明灯,所以大家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亮了。

    紫月因为惦记着红枫,所以睡醒一觉之后,立即看了看殿内的沙漏,已经是辰时了,立即就把睡得正香的花烙给拉起来,“起来了,我们该回去。”

    望影双眸一睁,从一把太师椅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白袍,这才轻轻的推了一下在旁边太师椅上打瞌睡的清水。

    清水把双臂搁在太师椅右边的扶手上,头就枕着双臂,睡态安详而优雅。

    好一个清雅的男人!望影都忍不住在心里暗赞了一句,要不是从紫月的嘴里得知他只不过是烟雨山庄的一个下人,他还真不敢相信清水的身份。

    相由心生,眉宇清朗,双眸明澈,薄唇如刀削有型,面颊温润如玉,这样一张脸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小小烟雨山庄里的一个下人,倒像是有大家风范的世家公子。

    想起烟雨山庄,望影一直觉得很疑惑,他闯荡江湖这么久,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烟雨山庄,而且紫月把山庄的主人说的这么诡异,应该是一号人物才对,难道是我孤陋寡闻吗?还是这个烟雨山庄的主人是一个隐藏的枭雄?

    一个拿捏着别人要害去要挟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什么英雄人物,望影只得把他归类为枭雄了,而且,这也是他目前的看法而已,他有一种预感:就算是紫月把千年珍蚌交给了烟雨山庄,烟雨山庄未必会放了红枫,让他们安然的离开……

    清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轻轻的一笑,“不好意思,睡得太沉了,还要你叫醒我……”

    紫月这时已经从纱幔后走了出来,一笑,“清水,我们来这里总算是共患难了,以后不需要这么客气和拘谨了,我们都是朋友,朋友之间做任何的帮助的都是应该的,你不要觉得自己是一个包袱,你之前的想法错得很离谱知道吗?”

    想到清水一个人在翠竹林里无依无靠的样子,还有,他当时认定自己被他们给扔下了,这种孤独,无依感觉应该如同世界末日到来一样吧?

    以后,再也不能让他又这种感觉了。

    清水不好意思挠挠头,垂下眼帘,俊面一红,“是我自己想多了,以后不会了,紫月,我以后一定百分之一百的相信你……”

    “我说这些不是要你相信我,而是要你相信你自己,你要对自己有信心知道吗?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你都不是我们的包袱,而是我们的朋友……”

    一双美眸闪动着熠熠光辉,一字一句都发自肺腑。

    清水抬头,看了看她目光,心头突然间涌起万千思绪,眼前的时光似乎静静地流过,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的过去……

    “紫月,相信你,我也想过了,以后想和你们成为朋友,就得和你们一样进步,我现在各方面都很差经,不过,我也听望影医师说过的,这天耀池里有冬布草,像你们这种有修为的人服用了冬布草,就可以让自己的修为在瞬间增强,我想,待会到天耀池边去找一找,万一发现冬布草的话,我也想尝一尝,看看我能不能也试着修习法术……”

    “你们不会觉得我的这个要求很过分吧?”末了,他又小心翼翼的加了一句。

    “怎么会?如果我们真的找到冬布草,一定不会少了你这份的……”花烙一笑,眸子里也闪动着希望的光芒,她十分明白清水现在的感觉,就和她自己的感觉一样,像一个废人一样,处处需要别人的照顾。

    她还好一些,有以前的根基,清水的底子是一清二白的,那种感觉应该更加强烈才对!现在鸥向君已经死了,如果天耀池真的有冬布草的话,她一定要找来服用,到时候就算是功力不能全部恢复,能够像紫月那样恢复三成也是好的……

    “那我们现在去天耀池那里找冬布草吧。”花烙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等等,我还要带一件东西出去。”紫月一说完,身影一飘就不见了。

    一会,就看见她怀里抱着一个包袱出来了。那个包袱质地十分的华美,颜色也鲜艳,望影觉得十分的眼熟,一想,立即说道:“紫月,你要带走的东西该不会是偏殿房间里的东西吧?”

    “嗯,就是,我应该让柳灿入土为安,还应该把她和鸥向君葬在一起,我能够为他们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想起柳灿临走前的安详和鸥向君临死前的悲戚,紫月的心里就不是滋味,明明是两个不能相爱的人就不要让他们相爱嘛,这又不是什么言情剧,根本不需要什么虐恋来添油加醋的!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