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0122 冷夜风的师兄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05-22
    ,更新快,,免费读!

    “听你这位口气,你是被冷夜风暗算了?”秋玲突然间来了兴趣,要知道现在望影还在和冷夜风一起医治萱怡,冷夜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能关系到她和望影的安危。

    至于冷夜风的那个承诺,她根本就不相信,已经反悔过一次,又怎么能让人相信第二次呢。

    “你不告诉我你的身份,休想从我嘴里打听到半个字。”男子一笑,脸上又变得轻松了起来,“你是长得很漂亮,对男人很有杀伤力,可是你再漂亮,对我没有用的,因为不觉得你比我长得漂亮……”

    说完,男子居然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如果他面前有一面镜子的话,她相信他一定会顾影自怜的……想想,秋玲觉得自己身上突然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俊俏的男人她是喜欢,可是带着娘味的男人可不对她的胃口,一个极为漂亮,又极为妖娆的男人她只能归纳为人、、妖了,他自称不是魔,可是这妖和魔相差的也不远吧……

    “好吧,我也就不和你饶圈子了,我和冷夜风并不熟,冷夜风的一个朋友病了,我陪我的朋友来给他的朋友治病,仅此而已,而我到这里来,纯粹是因为我好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这个美男子,就这么多,你爱信不信了。”

    “冷夜风的朋友病了,你说的是不是萱怡?”平静的眸子里突然飘过一抹的关切。

    “你认识萱怡?”

    “我当然认识萱怡了,她是我的小师妹,萱怡到底得了什么病,你快点告诉我?”

    “要我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要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会被冷夜风给关起来,这是交换的条件……”秋玲暗暗吃惊,她真的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带着几分妖媚的男子居然是萱怡的师兄,冷夜风那么爱萱怡,为什么又关着她的师兄呢?况且,从这男子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萱怡的关心比冷夜风的不会少,三个人之间的关系真的是越想越复杂了。

    反正现在他急切的想知道萱怡的病情,她根本不担心他不会答应。

    果然,他说道:“我,萱怡,还有冷夜风是师父门下的弟子,我是大师兄,冷夜风是我的师弟,而萱怡是我们的小师妹,师父是离宫的宫主,自从师父打算羽化登仙之后,就准备在我和冷夜风之间选出下一任的离宫宫主,我是大师兄,这个宫主有我继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冷夜风为了争夺宫主之位,居然偷偷的跟师父告密,说我修炼妖术,师父听信他的谣言,对我失去了信心,最后把宫主之位传给了他……”

    原来是宫斗啊,权力之争一直都是男人们热衷的事情,这其中的谁是谁非外人也不好评论,他说的也只是一面之词,秋玲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冷夜风居然已经做了宫主,他为什么还要把你这个大师兄给关起来呢?”

    “冷夜风虽然做了宫主,可是我仍旧是他的眼中钉,他怕我跟他抢宫主之位,更怕我会跟他抢小师妹萱怡,所以他就紧咬着我修炼妖术不放,后来趁着我修炼的时候,用师父独自传授给他的锁妖链把我给锁在这塔里,你说他可恶不可恶……”那双随意一瞥就能够迷惑众生的眸子里此刻充满了怨恨,他情绪激动起来,身上的铁链似乎感受到了他情绪的变化,游走的更加的快速了,随着铁链的游走,铁链所连带着血肉一起露出来,锁骨都白森森的可以看见,锁骨之下,鲜血不断的滴落着,让人见了十分的恐怖……

    可是他自己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的咆哮着,“冷夜风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贪心的人,得到了宫主之位还不满意,还要跟我抢小师妹……”

    看见他现在的样子跟之前见到的判若两人,秋玲警觉的往后退去,“你身上的是不是就是锁妖链?如果你不是修炼妖术,这锁妖链又为何能够锁住你……还有,你师父为何将锁妖链传授给冷夜风,那一定是担心冷夜风有一天制不住你,所以才对你有所防范的,你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聪明,无法取得师父的信任……”

    看见她慢慢的往后退去,男子的美眸突然间一眯,那如琥珀般透亮的眸子微微一缩,妖冶的红唇轻轻的一勾,脸上的愤然之气已经不见了,又有了一抹勾魂夺魄的微笑,“所有的事情我已经跟你说了,你现在改告诉我,我的小师妹萱怡到底得的什么病吧?”

    这本来就是之前答应他的,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说道:“她得的不是病,而是中了三七蛊毒,已经有月余了,冷夜风把离宫护心丹药给她吃了也没有用,现在她的一线生机都寄托在我的朋友身上……”

    “三七蛊毒?冷夜风怎么能够让萱怡中这种厉害的蛊毒?他是怎么照顾师妹的?”原本盈盈亮的眸子里又聚集了一下不易察觉的怨恨,不过俊俏的脸庞上却有着浓浓的担忧,“你的朋友真的能够救的了萱怡吗?如果你的朋友救不了,冷夜风打算怎么办?”

    想到他一个人被关在这里,还对小师妹萱怡念念不忘的,说来也算是一个痴情种了,秋玲突然间对他生出一抹同情来,安慰着说道:“你放心好了,我的朋友是医师望影,他的医术很高明的,应该可以帮得到萱怡……”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如果我见到你的那个朋友,一定会当面感谢他的……”那双水凝雾聚的眸子里马上又变得温情起来,他的情绪一平静,身上的锁妖链似乎也平静了下来,只是那血淋淋的伤口呈现在那里,让人见了仍旧忍不住的揪心。

    秋玲扫了他伤口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就不要担心你的师妹了,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再说……”

    他突然间浅浅的一笑,“听你这么说,就知道你是一个心善的女人,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好不好?做了之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