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0168 暗格中的画像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06-11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望影开的药方都是珍贵异常的补药和灵药,要是在外面的话,配齐药方上的药材恐怕都要等很长时间,可是冷夜风看过药方之后,并没有为难的神色,看样子药方上的药材离宫都有……

    冷夜风找人熬药去了,望影一直在床边观察着萱怡的变化,整个房间好像只有秋玲闲下来了。本来她可以去离宫里四处看看的,可是一想想,上一次因为自己多事,就把冷秋叶给放了出来,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冷秋叶到底跑去那里了,幸亏冷夜风不追究,否则的话,不知道惹下多大的麻烦,所以这次过来,她觉得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望影的身边就好。

    空闲下来以后,她就仔细的参观起这个房间来。说是一个房间,可事实上是由几个房间组成的,右侧,有一扇简朴的木门,木门是原木色,显然没有经过任何的装饰,这个房间应该是给照顾萱怡的丫髻准备的,而左侧是一个很大的,有着镂空雕花的木架,木架赢该是上等的檀香木,一靠近木架,就能够闻到一缕的清香,这是紫檀木独特的香味,木架上摆放着一些女生喜欢的小玩意,例如针线盒,指套,漂亮的绸布和纱布,还有一些玉石雕刻的摆件,这个木架后面应该还有很大的空间,她信步走了过去,才发现自己没有猜错。

    木架除了是房间里的一个装饰之外,更是起到了分割区域的作用,木架后面的空间十分的宽敞,摆放着两张案几,大案几上放着白色的宣纸,还有笔墨。小案几上放着一把檀香木做成的古琴,琴弦是银白色的,看上去韧性十足,却又分辨不出是什么样的材质。

    有一张宣纸上书写着一个饱满的“春”字,一笔一划,透着清新洒脱,一看就应该是女孩子的的笔记,靠墙的位置是一个很大的书架,秋玲随手翻阅了一下,这些书各种类型的都有,杂记,修习,药典,古籍类的都有,看到这些,已经明白萱怡是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子,怪不得冷夜风和冷秋叶师兄弟都为她痴迷不已呢。

    她把书放回到书架上,不知道触动到了哪里,“轰”的一声,墙壁上居然有一道暗格打开了。把她吓了一大跳,等她走过去以后,才发现暗格里只不过是挂着一幅画而已。

    画是的是一个明艳动人的女子,一头墨染的发丝随风飘扬着,头上没有任何的首饰,只有一个漂亮的花环,身上穿着一件鹅黄色的纱裙,纱裙上缀满很多圆润的珍珠,裙摆之下,是一双白嫩的玉足,脚腕上带着五彩的脚链,玉足踏在嫩绿色的草地上,给人一种异常舒服的色调之感……

    明眸皓齿,柳眉红唇,酒窝若隐若现,带着少女般天真而灿漫的笑容,她的手里还捧着一大束的黄菊,菊花映衬着她的笑脸,让整幅画充满了浪漫甜美的气息……

    这画中的女孩子应该是萱怡了。可是这幅画一定不是出于萱怡之手!画中一笔一划都十分的细致,用色也很均匀,看来作画之人应该是很细心的观察过本人,还可以把神态捕捉的如此完美,萱怡她一定不会用心的去观察自己吧?

    难道是冷夜风画的吗?应该是的,因为是冷夜风画的,萱怡才会如此的珍惜,将画收藏在暗格之中,可惜,画中那么明媚的女子仅仅是因为蛊虫,就失去这眼前一切的美好了……

    想到这里,秋玲真的是唏嘘不已,如果萱怡有一天发现自己的容貌大不如前的话,应该是何等的难受?

    “你还真的没有把自己当客人,连房间里的暗格都给你打开了。”冷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秋玲的身体一僵:怎么我每次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都会被他看见?暗暗的放松了一些,这才慢慢的转过头来,娇媚的一笑,“我可没有打探别人隐私的嗜好,本来是打算找本书来打发时间的,不知道碰到了哪里的机关,暗格就自己打开了。所以呢,你根本怪不着我这个客人无礼。”

    冷夜风走过来,也伫立在画前,幽冷的目光带着一抹的灼热,缓缓的在画上流连着,他伸出手去,轻轻的抚摸着画上的脸颊,冷漠脸庞上的柔情是秋玲出来都没有见过的,“萱怡很漂亮,对吧?”

    哼,之前还说不介意萱怡的容貌,可是现在却又对着画像中美人依依不舍的样子,男人真的是说一套,做一套,想一套,所以,这世上,还说男人的话最不可信了。

    “萱怡以前是很漂亮,不过,我觉得她没有我漂亮。”诱人的红唇高傲的一样,一抹笑意在唇边随意的荡开……

    明眸里如同盛着一汪碧水,红唇犹如盛开的鲜花一样绽放着魅人的娇姿,低靡的嗓音就像是不经意发出的邀请函,那魔鬼般的身姿站在那里就是一道令人炫目的风景……对于自己的身材和容貌,。她向来都是自信的。

    可是冷夜风瞟都没有瞟一眼,冷冷的说道:“在我的心里,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比萱怡更漂亮的女人了……”

    他冷漠的神态,和无视于她的表情,让她有些恨意了,娇艳如花的红唇轻轻一翘,眼眸里波光可流转,“是吗?你既然认定萱怡是最漂亮的,可是雅轩的叶露你又作何解释呢?我一直以为你对叶露也有几分情谊呢。”

    以冷夜风冷漠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对陌生的女子上心,就拿自己这个大美女在他的面前,他都可以当做透明,可是他对叶露,在某些细节上还是可以看出他有几分怜惜之意的。

    他如果只是想借用叶露来掩饰自己的身份,只需要重赏就可以达到目的了,可是当他看向叶露的时候,冷眸里却掺杂着一丝的暖意,记得她那次在雅轩找他的时候,他在叶露的房间里,离开的时候,他不但为趴在古琴上的叶露披了一件外衫,还让叶露包括丫髻,都对他的离开没有任何的印象,这看似普通的行为偏偏暴露了他内心的想法……

    “叶露?”他似乎恍然的想起来,“叶露的眉眼处很像萱怡,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好像看见了萱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