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0196 男人的选择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06-25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快点住手,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冷秋叶发了狂一样怒吼道,圆鼓鼓的身体快速的往秋玲这边奔来,秋玲早就已经预料到自己会成为冷秋叶最痛恨的目标,当冷秋叶奔过来的时候,她也暗中催动凌波虚步快速的闪开,并且朝着紫月他们所在的方向闪去……

    三人很快就连成一气,快速的往大厅的门口退去,可是他们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冷秋叶,冷秋叶这时候似乎已经要准备背水一战了,身体这个大气囊很快又增大起来,像一座小山一样像他们压过来……

    “萱怡,大师兄只能够对不起你了,这些年我已经失去了太多了,不想连离宫也失去……”冷秋叶一脸悲愤的说道,他已经决定牺牲萱怡。

    大多数的男人这一生追求的就是权力和女人,可是当着两者要他们取舍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强者,冷秋叶也做了同样的选择……

    三人的心里同时感到大事不妙了,秋玲挟持萱怡是权宜之计,谁都清楚她不会对萱怡痛下杀手的,可是这么做不但没有威胁到冷秋叶,反倒换来他更加疯狂的攻击……

    冷秋叶的身体似乎膨胀到了一个极限,“咻”的一声,气囊就像是突然间被戳破一样,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气流,气流排山倒海,有着摧毁一切的力量……

    三人同时觉得胸口一闷,身体想纸片一样飞了出去,同时,口腔里感觉到一股腥甜味道,一股液体从嘴里喷涌而出……

    他们三个没有一个弱者,可是却也让这股气流震的气血紊乱,倒地不起……

    冷秋叶瞟了他们一眼,有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说道:“我早就提醒过你们,你们跟我作对是自寻死路,可是你们偏偏跟我过不去……”

    他的目光突然间变得悲戚起来,“是你们害死了萱怡,我一定要用你们的五脏六腑来祭奠萱怡的在天之灵|……”

    萱怡和他们倒在一起,不过这时候她已经气绝身亡了,本来她的修为也不错,但是,她刚刚才解了三七蛊虫的毒,身体受到了重创,现在还是虚弱时期,怎么能经受的住如此强大的气流呢?

    鲜血喷在唇角边,两只眼睛瞪的很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也许,她真的是到死也不相信自己居然会死在冷秋叶的手里……她这一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有两个死心塌地爱她的男人,很多年前,她做出了选择,这个选择她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可是当她重新做出选择的时候,以为是命运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却没有想到会被这个男人送去了鬼门关……

    冷秋叶抱起萱怡的身体,缓缓的走向大厅上首位置的案几边,案几上杯盏,水果美酒一片狼藉,命运最初的奢华,也没有丧失了最初的快乐,满目苍夷只将心中的悲痛无数被的扩大……

    他轻轻把萱怡放在软椅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她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最后从帮她把双眼给合上,“萱怡,你放心,大师兄不会让你枉死的,他们怎么样对你的,我会帮你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你不是说想一直陪着我吗?我一定会帮你完成这个心愿的,我会给你找一个水晶棺木,放在寒潭地下,一有时间我就回去陪你,直到地老天荒,谁也没有办法拆散我们,我们还是永远生活在一起,我还可以抱着你入眠,和小时候一样,你最喜欢在我怀里安睡了……”

    秋玲按住胸口,想爬起来,可是觉得内劲涣散,根本使不出力气来……她听到冷秋叶的那番话,心里觉得万般的恶心,明明是他自己亲手杀死萱怡的,可是却对着死去的笑意表现出如此的情深义重,这般的虚伪与自私还真的可以媲美萱怡了。

    “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你真的爱过她吗?如果你真的爱她的话,就不出下此重手,伤了她的性命,你爱的只有你自己,你不容许自己失败,更不容许自己比不过冷夜风,不过,你这么做更加证明你比不过冷夜风,你在冷夜风面前是永远的彻彻底底的失败者,修为比不过,德行也比不过,你给冷夜风提鞋都不够资格……”秋玲用晶亮的眼眸冷冷的看着冷秋叶,瞳眸里还有着毫不掩饰的鄙夷与不屑。

    “闭嘴,你这个贱女人。都是你这个多事的女人惹得事……”冷秋叶转过身来,一双美目变得凶狠无比,就像是濒临疯狂的狮子一样咆哮着……

    身影一闪,就来到秋玲的面前,五指成爪,牢牢的扣住了她的咽喉……

    秋玲顿时觉得喉头一窒,心里憋着一口闷气,几乎要窒息了。

    我一定要死了……我秋玲居然会死在男人的手里……似乎还出现了幻想,居然是冷夜风那张冷漠,疏离,却坚毅的脸庞……

    紫月挣扎着爬起来,手里紧紧握着天籁阴铃,之前,她一直没有使用天籁阴铃,是因为不想伤及到无辜,可是现在秋玲命悬一线,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秋玲是为了帮她才来离宫的,如果她因为这而送了性命的话,叫她良心何安?况且,现在除了用天籁阴铃之外,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了,要不然,连自己和望影都要永远留在这里了……

    她暗暗的给了望影一个眼神,示意他凝神静气,不要被天籁阴铃所伤,他点点头,已然明白了她的意图……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条身影快速的闪了进来,直逼向冷秋叶……………………………………………………………………

    冷秋叶已经被仇恨占据了整个灵魂,打算就此要了秋玲的性命,去祭奠死去的萱怡,这时,突然间赶到身后劲风凛冽,不得不松手,然后回头一看,是冷夜风那张冰冷的几乎可以把人可以瞬间冻住的脸庞……

    心里顿时大惊,冷喝道:“你不是已经把玉澈碗给我了吗?你还回来干什么?平日里你假装在萱怡面前是谦谦君子,没曾想背后居然是出尔反尔的小人,我就知道你不会如此大方的把玉澈碗交给我的,你不愿意交给我,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来抢夺,我不一定会输给你,可是你偏偏要假装把玉澈碗心甘情愿的给我,背地里却让人再来抢夺,你这么做是不是太卑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