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0281 河床上的身影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08-05
    河床里的水流现在看去只是白光一道,像一条无限延伸的光练一样,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

    突然间,河床边上居然有一道娇小的身影在慢慢的走过,那身形像极了灵娥。紫月有些不敢肯定,“唐铭,你看看那边有一个人,是不是灵娥?”

    唐铭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立即肯定的说道:“是她没错,这么晚了,她还到这里干什么?”说完,他的眉头深深的皱起。

    这时,紫月看见灵娥居然从河床的这一边走向另一边。紫月之前仔细的看过这附近的环境,河床的中间段有一座桥用来通行的,不过,说是一座桥其实有些言过其实了,不过是用大块的青石垒成的石墩,每个石墩的间距在一尺半左右,河床的水流向来喘急,,作为普通人就是白天从石墩上经过都要十分的小心,晚上想从上面经过的话,无疑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在开玩笑……

    紫月看见灵娥摇摇晃晃的在石墩上走着,她是一个普通人,视力和平衡感都都很差,每过一个石墩,她都会停下来休息一下,然后观察一下,再接着跨向第二个石墩……

    不久,她居然已经走到了河床的中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脚下好像不稳,身体急速的往右边倾去……她的身下可就是喘急的水流……

    紫月的心猛地往下一沉,立即神展开手臂,准备飞身过去的,可是这个时候,旁边的唐铭已经快她一步飞扑过去了。

    就在灵娥要掉入河里的时候,唐铭一把揽住她的腰,然后飞身带她到了对岸……

    “灵娥,你没事吧?”紫月也赶紧过去问道。

    “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而且还要经过那些石墩,如果我们不在这里的话,你的性命不是白白的扔掉了?”唐铭有些气愤,说话的声音比平时大了很多。

    灵娥虽然被唐铭救上了岸,可是裙摆已经浸在河里湿透了,打湿的裙摆粘在她白嫩而笔直的小腿上,发尖也有些湿湿的,看上去有些狼狈。经过刚才的一吓,她的面色本已经苍白一片,现在又被唐铭大声饿斥责,更显得局促不安,双手一直搓着湿溻溻的裙角,低着头道:“我经常从对岸走过来都没事的,没有想到刚才没有注意,脚下一滑,从……”

    唐铭看见她这副模样,才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轻咳了一声,缓和了一下语气,这才又说道:“你以前从这里走是白天,注意一下自然就没事了,可是现在是晚上,你从上面走有多危险知道吗?你有什么事情非要大晚上出来?明天白天过来不行吗?”

    感觉到他的语气缓和了一些,灵娥这才有勇气把头抬起来,看着他如同星辰一样的瞳眸,一抹坚定的目光从她明澈的眼睛里划过,“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下午你问我要变色何首乌的事情,我猜这件事情对你一定很重要,偏偏我又把原本的变色何首乌给弄丢了,所以我就想尽快的找到变色何首乌,希望能够帮到铭哥哥,上一次的变色何首乌就是在那一个山头找到的……”

    唐铭没有想到事情的起因居然是自己,不过随口一说,哪曾想灵娥就放到心坎里去了?自责突然间袭来,他勉强挤出一丝的笑意,“你这傻孩子,我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就算是你找到了变色何首乌也未必能够帮到我,知道吗?以后再也不要做傻事了,如果你因为我而受伤或者丢了性命的话,你叫我如何能够心安呢?”

    唐铭本来是准备习惯性的摸摸她的头,可是手刚刚伸出去就又缩了回来,他想起了紫月对他说过的话,难道灵娥这丫头对我真的有什么别的想法不成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以后和她相处就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了。

    “铭哥哥,这是我自愿的,不管能不能帮上忙,总得要试一试,你和紫月不要管我了,我现在就去那山头找一找,也许就能够找到变色何首乌了。”看见唐铭把手缩了回去,灵娥的眼眸一暗,瞳眸中划过一抹的失落感,幸亏现在是晚上,自己的情绪不会落入到铭哥哥的眼里,现在她只希望能够快速的脱离这个尴尬的境地。

    殊不知道以唐铭和紫月的修为,就是在晚上,看东西也和白天没有太大的区别,她眸底的失落感一丝不差的落入了紫月的眼里,心想:情窦初开的女孩子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本身就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情,现在唐铭这样的态度必定要伤她的心了。

    其实,紫月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寡情的人,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听同寝室的同学说暗恋某某,喜欢某某,可是她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暗恋过谁,喜欢过谁。虽然心中也对爱情有过无数次的憧憬,担心的心里的那份爱似乎总是找不到寄托一般,如风中断线的纸鸢一样,想飞,又无法掌握自己的方向……

    现在看见灵娥对自己心底的那份爱这么的义无反顾,心里居然也跟着惆怅起来。

    “不用了,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什么白色何首乌了,你就当我下午没有跟你说过这件事情,我现在送你回去,好好的休息,什么都不用想了……”

    刚才已经遇险一次了,唐铭自然不会再让灵娥一个人去那个山头的,所以,断然的阻止她。因为心急,声音又不自觉的大了起来。

    在灵娥听来,就是唐铭嫌她麻烦,尽给他惹事,他才不耐烦的想送她回去,心里的委屈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强忍着泪水说道:“不麻烦铭哥哥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紫月知道此时灵娥的心里痛的厉害,要怪就怪这唐铭太不解温柔了,可是她不大会安慰人,又希望能够让灵娥心里好受一些,突然灵光一现,有了计策,说道:“灵娥,如果让你找到这变色何首乌,你是不是也可以做出同样的隐身粉末来?如果你做得出,就等于是帮了你铭哥哥大忙了。”

    一听说自己可以帮到铭哥哥,灵娥那些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立刻就给逼了回去,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