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0292 只能算作家畜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08-11
    紫月睁开惺忪的睡眼,揉了揉,神志这才清醒了些,“好戏?什么好戏?这里会有什么好戏看吗?”

    花烙往她的床上一坐,把放在床边的衣服丢给紫月,“难道将一个已经死了五十年的人变活还不是好戏吗?这可不是魔术,而是高强的法术,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自然是要见识一番了。”

    这对于她们两个来至于现实世界的人来说真的是绝顶的好戏,紫月马上就想起了,立即从床上弹跳起来,然后着手把花烙扔过来的外衣给穿上,“现在什么时辰了,难道已经到了午时吗?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还有望影,秋玲他们呢,他们也会去观看吗?”

    窗外,灿烂的阳光洒进来,将整个房间照耀的明亮无比,现在的天气和早晨的天气比起来显然是温暖了很多,这里的气候宜人,只要是有太阳出来,就会让人觉得心头暖融融的一片。

    “你也不用慌,现在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呢,我以前提前叫你起来了,早餐不吃,午餐总不能不吃吧?”花烙一笑,然后又凑近一些说道:“我刚才去厨房给小懒拿肉丝的时候,就闻到里面做的饭菜真的是很香,这里的饭菜比别的地方要做的精美很多呢,比起烟雨山庄的可一点也不差。”

    花烙来这里以后就吃过两个地方的美食,一个是烟雨山庄的,一个是古唐家族的,自然而然的拿这两个地方的食物做比较了。

    “你呀,什么时候变成小馋猫了?”紫月伸出食指在花烙的鼻尖上一点,“难不成受了你的小懒的影响吗?”到现在她都还记得刚刚出生的小懒竟然一下子就把一碟肉片吃的干干净净的,她就不禁的想,以后小懒慢慢的长大了,难道的为它准备一个猪圈吗?一顿下来,恐怕一头猪也填不饱它的肚子了。

    她不由的又沾沾自喜起来,还是我的须须和讹雅好,须须变成了红枫,根本不需要她照料,讹雅更好,一直安分守己的待在碗里,想要它出来的时候只需要一滴血而已,多省事?

    “紫月,不许你拿我的事,我的小懒可乖了,一直乖乖的躺在瓶子里,昨晚,我放它出来玩的时候,秋玲用木棍逗它,它理都不理秋玲,现在,它可是只认我这个主人。”花烙已经开始护着自己的宠物了,而且,那张俏丽的小脸上洋溢着得意和成就感,小懒对她的忠诚度,让她终于在秋玲面前扬眉吐气了一回。

    “是,是,你现在是小懒的主子,谁要是敢说小懒的坏话,你就饶不了他,以后,话一定会注意的,一定不会招惹到你的小懒的。”紫月嬉笑着说道,身上已经穿戴整齐了,走到一边梳洗了。

    花烙赶紧跟过去,“就你能说,我的小懒它还这么小,我护着它又怎么了?我还要等它长大以后保护我呢?”小懒的母亲也是威风八面的巨蟒,小懒长大以后自然也是威猛十足了,她昨天已经悄悄地问过了望影了,小懒是男性,也就是说不久的将来它也可以变成红枫那样的翩翩美男子,身边有一个出众的护花使者,这可是一件威风的事情!

    紫月刚刚打湿了脸,还没有用面巾擦干净,侧过脸来,捉狭的一笑,“想到以后你的小懒长大,你猜我想到什么?”

    “你想到什么了?不会是害怕我的小懒比你的红枫帅吧?”花烙看见她的笑容,就知道从她的嘴里准是听不到什么好话。

    “美女与野兽……”说完,紫月赶紧用面巾擦了擦脸上,然后嬉笑着逃开。

    “好啊,你居然敢说我的小懒是野兽?你的红枫才是野兽呢……”花烙赶紧追了出去,没有想到迎面就看见红枫走了过来,她刚才的声音这么大,显然红枫是听见了。

    不过是玩笑话,但是被红枫给听见了,心里毕竟会不好想,赶紧解释道:“红枫,我刚才说错了,你怎么可能是野兽呢,你也是家养的,只能算作家畜……”

    这“家畜”也是畜生啊,比起野兽来也高尚不到哪里去,这真的是越解释越乱啊……

    “不,红枫你是人,而且是超级大帅哥,我之前说错了……”红枫一直对自己都很好,如果伤害到红枫的话,自己的良心怎么过得去?

    一旁的紫月哈哈的笑着,腰都直不起来,“花烙,你就别解释了,就你这点口才,解释反而变成了掩饰……”

    花烙一个白眼飞过来,“这事情都怪你……”

    红枫腼腆一笑,“花烙小姐,我知道你和主人在开玩笑,我不会放在心上的,我还要谢谢花烙小姐喊我家主人起床呢。”

    看红枫那张清俊的面颊上没有半丝的不爽,花烙这才放下心来,略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就知道红枫是一个大度的男人,将来小懒一定不如你……”这话刚刚一说出口,马上就觉得不对了,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红枫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男人,而自己的小懒还只不过躺在瓶子里坐吃等耍的小蛇,不管将来他们之间的差距会不会很大,至少眼前相提并论的话,实在有些寒碜红枫了。

    “红枫,你不要理解错误了,我这人就是最笨,你跟小懒根本不是在一个层次上……”花烙猛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着急的说道,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说什么“不是在一个层次上”,听起来反而觉得“就在一个层面上”进行评价。

    引的一旁的紫月更是咯咯的笑个不停,“花烙……你就不用解释了……再这么解释下去的话,可……真要把红枫给得罪了……”

    红枫却俊面憋得绯红,赶紧的摇头,“我知道主人和花烙小姐都对我很好,不管你们怎么对我,我都不会有怨言的……”

    “红枫,你是我一辈子的朋友,现在我跟我一辈子的朋友去吃饭去喽。”花烙明白红枫个性耿直,说出来的话都是诚诚恳恳的,他既然不介意,自己又何必去过多的解释呢?她一拉红枫的衣袖,佯装成无比亲热的样子从紫月身边走过。

    仰着头,挺着胸,得意的斜了紫月一眼:似乎在说,谁叫你取笑我的?我现在有红枫这个好朋友,不跟你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