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第0414章 秋玲的手段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10-20
    地微人之所以敢来进犯,是他们应该知道了花俊如这次没有借到如意石,一定会用自己的内劲去阻止千年寒冰的融化……不过,地微人的消息这么灵通,倒也令人不敢小瞧……

    “秋玲,你看紧冷叮铃……”紫月看见花俊如已经率先从那道门冲了出去,立即说道。

    冷叮铃现在是一个重要人物,她身上还有着可以替冷貌芝续命的如意石,自然是不能有事了,不过,紫月这么安排,还有另一个用意,明着说要秋玲看紧冷叮铃,可是冷叮铃却在花俊如的手里,所以,看紧冷叮铃,就是要看紧花俊如,她是想让秋玲保护花俊如,可是以花俊如冷傲的个性,如何肯接受一个女人的保护?所以,紫月才说的如此的隐晦……

    秋玲点点头,已经明白了紫月的意思,娇躯一闪,已经不见了她踪影,很快,她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花厅,可是眼前的一幕,却让她看傻了眼……

    花厅里有上百个穿着银色盔甲的护卫在抗敌,可是他们的敌人却是身高不到一尺,穿着灰白色麻衣,头戴着尖尖小帽,有着长长的耳朵和一对露在嘴唇外的獠牙。露在外面的部分覆盖着黑色的长毛,面部除了那一对獠牙之外就是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惹人注目了……

    单一的来看,这些地微人根本就不像人,反而像一只只酗子,可是如果是酗子的话,绝不可能拿着刀剑,盾牌之类的东西和那些穿着银色盔甲的护卫对抗……

    他们并不是一对一的战斗,往往是几十个地微人对付一个护卫,一些地微人倒下,另一批地微人又接着上,就算是护卫的功夫比这些地微人高出很多,也禁不住如此的车轮战……放眼望去,整个花厅里应该充斥着几千个地微人,灰蒙蒙的一片,那些穿着闪亮银色盔甲的护卫身在其中倒是不那么显眼了。

    不过,水宫的侍卫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他们虽然被地微人打的狼狈不堪,不过,从花厅通往潭底通道的那道门一直死死地守护着,并没有一个地微人可以闯的过去……

    花俊如如雄鹰一样的扑过来,那双完美无瑕的手在半空中如翅膀一样滑翔着,空气里突然间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气流,在他的手掌下方,很多个地微人像被什么东西给吸附住了一样,一个个离地而起,向花厅的半空浮去,可是到了大约六七米的地方,那种吸附力又突然间消失了,浮在半空中的地微人重重的摔了下去,有的又砸中了地下的地微人,顿时,就有几百个地微人滚成一片了……

    那上百个侍卫立即松了一口气,当他们看清楚帮他们解围的人是花俊如的时候,一个个斗志昂扬,重新挥剑像那些地微人砍去……

    瞬间,就有很多的地微人断手断脚,躺在地上呻吟不已,而且那些露在外面的毛发一根根的竖起,浑身泛起一层灰白色的雾气,跟他们身上穿的麻衣同一颜色……

    打倒一片地微人以后,花俊如修长的身影立在了花厅的中央,剑眉冷冷的一凝,呵斥道:“谁叫你们用剑的?不能一剑刺中要害就不能用剑……”

    被他紧紧扣住手腕的冷叮铃唇角冷冷的一挑,讥讽道:“你水宫里怎么养了一大群废物啊?如果今天地微人将水宫给破了,怨不得别人,是你自己能力不够|……”

    紫月还没有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就看见地微人那些被砍断的手脚都自己动起来了,并且,很快那些断手断脚也被一层灰白色的雾气包裹着,这些雾气越来越浓的时候,那些躺在地上的地微人身上的雾气却越来越淡了,当雾气消失的时候,才发现那断手断脚的地方重新生长出完美的四肢来……

    怎么?地微人有这么强的再生能力吗?这,这地微人还真的是不能小觑啊?紫月也明白为什么花俊如让那些侍卫一下子就要刺中地微人的要害了,如果不刺中要害的话,根本就不算伤到地微人,反而消耗了自己的体力……

    不过,即便这样,花俊如也没有必要怒吼那些侍卫呀?他们砍断了地微人的手脚虽然伤害不到地微人,可是地微人也需要时间才能够恢复,这等于也给了那些侍卫喘息的机会啊……

    花俊如这人也未免太阴晴不定了,那些侍卫拼尽全力的对抗地微人,他应该鼓舞士气才对,可是他饿怒吼根本就是在打击士气……

    可是很快紫月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原来,那些包裹着断手断脚的雾气也很快散去,雾气散去以后,出现的竟然是一个全新的地微人……原来地微人是可以用自己的断手断脚来复制的,这就跟蚯蚓的再生功能一样……

    难怪花俊如这么生气了,那些侍卫错误的对敌方法不但起不了任何的作用,还会令敌人更加的多,这样下去的话,就有杀不尽的地微人了……

    紫月惊的合不拢嘴……这,这真的是一个奇妙的世界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简直颠覆了她的感官……

    秋玲面对这一切倒是沉稳冷静,这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地微人,还有水宫的侍卫,施展起魅术来显然有些不合适,于是她将自己的纱袖一扬,纱袖就成为了她最称手的兵器了。纱袖如长龙般伸缩自如,时而飘逸如水流,时而又笔直如利刃,时而又是轻快流畅的翻转,仅仅是一瞬间,她身边十米范围内的地微人全部被撂倒,她那长长的纱袖上还缠着十几个地微人的脖子,她只要微微一用力,脖子就会离开那矮小丑陋的身躯了……

    她亲眼看见那些断手断脚变成了全新的地微人,又怎么会再犯这种愚蠢错误呢?柳眉一竖,唇角轻轻的一勾,完美的弯弧荡漾这娇媚的笑意,一个温润如水的眼波朝着花俊如飞过去,“今天我的功劳可不小,你可不能忘记了,说不定到时候我要你以身相许也说不定哦……”

    话音刚刚落下,也不等花俊如有任何的答复,娇媚的笑容一敛,美眸一沉,手臂用力的一样,那被纱袖缠住脖子的十几个地微人同时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