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第0460章 打赌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10-20
    移动请访问 m.

    不过,店里只是空旷了一会,很快又有穿着蓑衣的客人住进来,他们和之前的那些客人一样,忌讳的看了老板一眼,然后说出自己想要的吃食,钱一付,就自己到找了一张桌子坐下,静静的候着伙计把东西端上来,不吵不闹,彬彬有礼的。

    这些后来的人显得风尘仆仆,可能是因为淋了雨的关系,看上去有些狼狈,头发是湿的,领口和袍角也湿了一部分。伙计将吃的喝的端上来了以后,他们就狼吞虎咽的,快速的一扫而空,然后再赶紧的出去,行色匆匆的样子……很显然,他们这一批有一批的都是为了“大事情”来的,谁也不想在这小店里浪费时间。

    紫月他们在店里呆了大约两炷香的时间,这来来回回的就已经换了好几批顾客了,老板赚的钱的确不少……

    他们不赶时间,所以慢条斯理的将茶喝完,糕点吃完,等雨完全停了,太阳出来了才上路。

    出了小店以后,就上了一条大道,好在大道上有很多碎石,倒也不至于泥泞难行。

    这条大道是通南北的,北边就应该是谭飞河了,南边就应该是金丝国了。迎面还是可以是不是看见骑马的男子经过,也有几个骑驴的,不过这些骑驴的身上都背着很大的包袱,衣着打扮也要普通一些,倒像是下人,专门为主子们服务的,那些包袱里应该装的就是主子的日常所需吧。

    这些人看见紫月他们是往南边去的,倒是有些意外,一个个用猜度的目光看着他们,不过,谁也没有上前询问,好像都怕耽误了自己的行程一样。

    “你们看看这些人,都是为了什么大事情来的吧?反正无聊,我们就猜猜到底是什么大事情,刚才那个男人不是说我们到了金丝国就知道了吗?到时候再验证答案,输了的要认罚,猜对了的可以得到奖励好不好?”秋玲目光一瞟,挑衅的目光最先看向花烙。

    花烙一听,立即就做出了反应,“猜就猜,还怕了你不成?如果我猜对了,你就当我一天的丫髻。”

    得意的目光一闪,红唇微微的一翘,早就料到花烙会有这样的反应,秋玲就不用担心自己的提议得不到赞同了,娇声说道:“这没有问题,可是万一要是我猜对了呢?你是不是也给我做一天的丫髻?”

    “这是自然。”花烙眉尾一扬,自信满满的,她可是来至于现实世界的人,曾经不知道看过多少精彩的桥段,自然是没有什么难度的,“我就让你一下,你先猜。”

    秋玲美眸一转,慢慢的思索了一番,“我想这些人应该是参加一个什么集会,你们没有听到那个男子说吗?是从金丝国传来的消息,这个集会应该和金丝国发生的一件事情有关……”

    花烙又是得意的一笑,“无利不起早,这些人行色匆匆的,一定是这附近有什么宝贝才对,他们赶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寻找宝贝的,就像是枫桥渡的沙岛一样,大家都削尖了脑袋去沙岛还不是为了寻找宝贝?如果是集会的话,又怎么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你一定猜错了。”

    “你猜错了才对,如果这些人去寻宝的话又怎么会有期限?难道三天之后,这宝贝就消失了不成,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你就等着给我当丫髻吧。”秋玲笑的是花枝乱颤的,引的迎面来的行人纷纷侧目。

    “一定是你错了。”花烙大声的说道:“要不让紫月猜猜,紫月一定会觉得我是对的。”

    紫月一不留神就被扯进漩涡里,只得轻轻的一笑,“要我说啊,两种都有可能,如果这些人是过来寻宝的,应该不会只有三天时间,可是如果不是寻宝的话,这些人行色匆匆的,下雨都在赶路,还在小店里吃那么贵的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他们都有自虐倾向吗?应该还是有某种利益吸引他们过来的,但是,如果真的是集会的话,而且选择这么偏僻的地方,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宗教的集会,如果是国家的集会或者是门派的集会,应该会有固定的场所,这些人虽然都是从金丝国而来的,可是他们最后都去了哪里,应该不会是同一地点吧?还有那个老板,表面是一个老板,实际上却很有权威,一个随意的警告就让那个男子闭了嘴……”

    “你这样说了等于白说,你自己没有更好的提议也就罢了,还两边都不偏帮,说的都是废话,一点意义都没有……”花烙不满意的嘟起了腮帮子。

    清水将自己的阔袖一撩,轻声的说道:“我倒是觉得还有一种可能,这些人过来不是因为集会,也不是过来寻宝,而是过来找一件和他们切身利益相关的东西,你们发现没有,过来的这些人衣着鲜亮,出手阔绰,而且年纪也不大,顶多就是三十来岁,而且大多相貌堂堂的,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如果是寻宝,应该普通人也会来吧,如果是集会,也不会经过挑选吧?”

    花烙突然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然后对清水竖起来大拇指,“清水,没有想到你分析的比紫月还要仔细,听你这么一说,我就能够肯定了,这边一定在进行某种比赛,比赛有年纪和身份的规定,比赛最后的结果会得到很好的奖励……”

    似乎眼下花烙说的这种可能最接近真相了,秋玲没有想到因为自己无聊,挖了个坑,反而让自己跳下去了,如果真的输了,岂不是要给花烙那丫头当一天的丫髻?这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于是赶紧说道:“花烙,你只能够猜一次,你既然之前已经猜了,第二次猜得就得作废,否则据说犯规,别想我会给你做丫髻……”

    花烙一看见着急的样子顿时就乐了,笑着说道:“刚开始的时候又没有听你说只能够猜一次?如果你觉得不公平的话,你也可以猜两次啊?怎么?已经知道自己要输了,找借口抵赖吗?”

    这番抢白的话秋玲怎么会受得了呢?立即把腰一挺,下巴一扬,冷傲的说道:“你才会输呢,就算是比赛,也可以算集会,你不过抄袭了我的猜测……”

    移动请访问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