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0474 酒泡着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11-08
    一望影浅酌了一口,粉红色的唇瓣离开杯沿,随后优雅的放下酒杯,看他喝酒,就像是欣赏一幅阳光和煦的画面一样,徐徐而动,安详柔美。他喝酒是一种高雅的举动,而非是胡乱的发泄……

    “既然是自由洒脱,那就是在何处都可以安身了,又何来的缚住手脚之说呢?望影兄难道没有看见这里有这么多的美酒吗?这就是我留下来的主要原因,女王会为我收集天底下的美酒,我在这里停留又有何妨呢。”说完,冷夜风拿起酒坛直接往嘴里灌去,可能是因为有些急了,酒水顺着他的唇角留下来,打湿了他的前襟。

    他这样的喝法分明就是借酒消愁嘛,看样子他还没有将萱怡和冷秋叶的事情放下。他本是铮铮铁骨的男儿,却为了一个女子醉生梦死的,说来也是一个长情的人,如果萱怡是冷貌芝那样坚贞温和的女子,紫月相信他也会想花俊如一样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不惜用自己的性命去追随的,偏偏萱怡不是,还死的那般狼狈与不堪,他的心里的疼痛才会像烙印一样难以抹去。

    “你不会想一辈子留在这里喝酒吧?这女王的酒好像也不是免费的。”有酒喝自然只是一个敷衍的借口了,紫月心里还惦记这劝他回离宫的事情,“如果你愿意回离宫的话,我相信长老们也会很愿意为你准备大量的美酒的。”

    眸光又微微的一闪,冷峻的面庞上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痛苦,他又接着往嘴里灌了几口酒,一坛就就这样已经全部到了他的肚子里去了,薄峭的唇边沾满了酒渍,冷沉的眼眸里似乎有了一丝的醉意,“长老们会好好看着离宫的,等哪一天我真的没有地方去了,自然会回去的,你放心,离宫绝不会成为你的责任。”

    “既然你这么说,我心里就有数了。”紫月的心顿时就安稳了下来,只是不知道他说的那一天多久才会到来,而且,这“醉话”到底能不能相信。

    她都喝不醉,冷夜风这种泡在酒坛子里的人又怎么会喝醉的,醉的应该只是他的那颗心,他根本不想用清醒的状态来面对这个世界。不过,有承诺总比没有承诺好,她暂时只能够选择相信了。

    “这个还给你。”有了一丝的犹豫之后,紫月还是将玉澈碗拿了出来,这样做很对不起讹雅,玉澈碗不在她手里也就说讹雅永远都会待在碗里,再也没有机会出来了,但是将玉澈碗还给它真正的主人,她才能够彻底的与离宫脱离关系。冷夜风是属于离宫的,同样,离宫也是属于冷夜风的,一直以来,她都是这么觉得的。

    “这玉澈碗里原来封印着一个上古神兽讹雅,你应该听说了吧,我已经将讹雅的封印给解除了,不过,是用我的鲜血解除的,以后只有的鲜血才能够召唤它出来。”讹雅的事情不应该瞒着冷夜风,毕竟讹雅出身和离宫有着紧密的关系。

    “讹雅?”他曾经是离宫的宫主,宫里的古籍他自然是阅览过的,因此也知道讹雅的来历,只是他不知道讹雅就被封印在玉澈碗里,而且紫月还用自己的鲜血解除了讹雅的封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玉澈碗已经不属于我了,我也再没有资格拥有它。”冷夜风星眸闪耀,目光仅仅只是在玉澈碗上停留了一刻就快速的离开了。

    看见他的神情,紫月便知道自己这件事情做错了,冷夜风只要一看见玉澈碗,就会自认而然的想起了萱怡,这大概就是他当初帮着他们闯进离宫抢夺玉澈碗的真正原因吧,玉澈碗和萱怡一样,已经是他心里痛苦的烙印了。

    就算是他想回头,也不想去触碰这个烙印,让疼痛再度的迷蒙他的心……

    “好吧,你不想要,我也不勉强了,跟你说实话吧,我也舍不得讹雅,我只是担心没有了玉澈碗,离宫到你手里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不过,转念一想,那些长老们巴望着离宫能够重新有一个主人,而你又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们应该不会像之前那般苛刻了。”说着,已经快速的将玉澈碗重新揣进了怀里,似乎害怕有人从她手里抢走一样。像讹雅这种神兽,谁拥有它就是谁的福气。

    “冷兄打算什么时候跟女王谈地图的事情?是现在?还是等明日?”望影回头看了看窗外,外面即使到处都点着宫灯,可似乎仍旧敌不过夜空的黑暗,好像刮起风来了,窗棂被风声拍打的“呼呼”作响。看样子马上就要下雨了。

    “一定是明日了,这时候女王应该已经睡了。”紫月已经站起来,她想趁着雨点没有落下来的时候赶回梨花客栈,来这里该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没有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见女王,她现在应该还没有睡。”冷夜风也起身,身体离开了酒坛,就似乎清醒了,浑身又透着清冷的气息,再无半分的颓废之感。

    已经是深夜了,冷夜风居然还能够见到女王?紫月不禁的扩大了自己的想象力,冷夜风是一个俊美的男子,而女王是待字闺中的貌mei nu子,如果不是君臣的话,他们多说几句话都会让人产生暧、、昧的猜测,这半夜见面,更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况且,冷夜风与女王之间应该不属于君臣,冷夜风这样的男人对任何人都不会称臣的,可是他却在皇宫中能够指挥卫兵,每天醉卧酒香之中,这些应该都是女王赋予他的特权吧。

    莫非女王和冷夜风之间已经暗生情愫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倒可以成为一段佳话的。不过很快她就阻断了自己的想象: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像媒婆一样喜欢乱点鸳鸯谱,难道是因为花俊如和冷貌芝的凄美结局觉得有些遗憾,所以硬要拼凑出一对佳偶来让自己心安吗?如果他们两个人真的已经有了感情,女王为何还会以宠物融角来作为招婿的条件?如果冷夜风的真的有意的话,那融角恐怕早就被他寻来了,又怎么会让耀月这样的伪君子还有就会觊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