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第0547章 融角跑了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一切都已经按部就班的进行了,现在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正如秋玲说的,女人睡眠不好很容易老的,她可不想自己回到现实世界以后,突然间苍老了好几岁,她那辈子最大的目标就是在一家大公司里做美美的白领,而不是这里威风凛凛的剑客。

    这次睡得有些沉,连柔柔从储物袋中跑出来她都不知道,只感觉自己的脸上痒痒的,好像有人在那羽毛撩拨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柔柔那张毛茸茸的脸,那只眼睛就像是大大的黑豆一样,圆溜溜的直转悠,近距离看,更加的漂亮可爱。

    “柔柔,你怎么出来了?”紫月的随意全消,柔柔向来很乖,很少一个人跑出来的,唯一一次乱跑还是遇到融角的那次。

    想到这里,紫月的心一沉,莫非柔柔这次跑出来,又和融角有关系吗?

    赶紧打开储物袋一看,哪里还有融角的身影,而且,融角这段时间和柔柔是形影不离的,柔柔都出来,融角也应该出来才对,可是整个房间里都没有看见融角的身影。

    现在耀月他们正在外面诱捕融角呢,它跑出去是很危险的,而且融角万一真的栽到他们的手里,会让本来已成定局的事情横生枝节的。

    “柔柔,你快点告诉我,融角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它现在出去很危险,很多人都在外面等着抓它呢?”

    柔柔听得懂她的话,可是不能言语,急的它在床上跳来跳去的,不住的用自己的前爪扯着身上的柔毛。

    紫月这才明白柔柔就是因为融角的事情才故意将她弄醒的,她立即披上衣服,赶紧的说道:“你是不是知道去了哪里?那你就快点带我过去啊。”

    柔柔听后,立即从床上跳下来,然后从窗口处蹦了出去,那一身的柔软的白毛在奔跑的时候,留下一条线状的的光影,快如流星。

    紫月赶紧催动内劲,用凌波虚步紧跟而上。

    外面还有些守夜的士兵,不过他们觉得这里不是军营,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值夜也不过是敷衍了事,一个个都在墙角打呼噜,根本就没有人察觉到这一人一兽离开了。

    很快,紫月就被柔柔带到了一片树林之中,仔细一看,原来还是之前发现融角的那片树林。

    进入树林以后,柔柔突然间就停了下来,回头望了望紫月,好像在跟她说:融角就在这附近了。

    紫月点点头,抱起柔柔,轻声的说道:“我知道了,只要融角在这附近,我们就一定可以找到它的,你不用担心。”

    心里却奇怪着:融角怎么会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里来?难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它吗?

    突然间想起耀月说过,獒戒知道融角的习性,知道它喜欢什么东西,一定可以利用这些将融角找出来的,难道融角过来这边,就是受了獒戒的引诱吗?

    想想,更加觉得是有这个可能,一路上融角都在储物袋里待的好好的,可是偏偏等獒戒出去部署好,融角就自己跑了。

    融角到底喜欢什么呢?脑袋灵光一现,第一次见到融角的时候,它好像要吃一种小果子,将它捉住之后,自己还特意的为了它摘了很多的小果子放在储物袋里呢,不过,那些小果子毕竟有限,早就被融角吃光光了,随后它就跟着柔柔,有什么吃什么。

    这树林里就有很多那样的小果子,它一定是冲着那些小果子跑出来的。

    还真的是一个嘴馋的小东西,它可能还不知道有人已经挖好了陷阱,就等着它自己往里跳呢。

    按照记忆中的方向往前走去,走了不远,就听见前面突然间出现了一阵嘈杂的欢呼声。

    紫月立即用凌波虚步快速的朝着有声音的地方奔过去,很快,就发现了树林中有十几匹马正悠闲的在一旁吃草,声音就是从马群的前面传过来的。

    纵身一跃,紫月身姿优美的落到了一棵树上,接着淡淡的星光,居高临下一看,正是獒戒和耀月,旁边还有十几个士兵,这些士兵一脸的笑意,眼巴巴的看着耀月手里拿着的布袋,布袋不大,里面装的好像是活物,在里面扑腾扑腾的,,布袋这里凸起一块,那里凸起一块。

    不好,融角已经被他们给抓到了,自己还是来迟了一步。

    紫月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布袋里隐隐透着红光,不是融角还能是什么?难就难在自己这时候出手抢走的融角的话,一定会引起诸多的怀疑,让月府有了察觉,事情就会变得复杂的多。

    “恭喜二少爷,终于喜得融角。”那些士兵讨好的说道。

    “哈哈,我的运气就是不错,一出手就马到成功,今天,你们也功不可没,人人都有重赏。”耀月一脸满足的盯着布袋,猖狂的笑着,那张精美脸庞此刻紫月居高临下的看过去,却是十分的狰狞可怖。

    一个人的心不好,就算是长得再完美,也是有瑕疵的,当他内心的恶毒,残忍,暴露出来以后,就会尽最大可能的去丑化……

    “二少爷,看来这融角注定是你的,谁也抢不走。”獒戒立在一边,一身黑色的长袍,头上戴着大大的斗篷,浸在夜色中,就像幽灵一般透着神秘的气息。

    耀月心情大好,唇角的边笑意更放肆了,“獒戒,你这话我喜欢听,前前后后来找这小东西的人恐怕有几千人之多,可是这小东西鬼的很,谁也没有抓到它,可是它就好像一直在这里等着我一样,就好像我才是那个可以掌控它的人……獒戒,你这次是居功至伟,我以后绝不会亏待你的……”

    那阴冷的目光一直盯着耀月手里的布袋,露出来的半张脸阴晴不明,看不出任何的喜乐,“帮二少爷是我的分内之事,只要二少爷高兴就好。”

    声音低沉,也带着一丝的淡然,似乎根本就不媳耀月的赏赐……

    獒戒是一个大巫师,有这份淡泊紫月不觉得的奇怪,她奇怪的是獒戒既然如此的淡泊名利,那他为什么要为月府卖命?还帮着他们做一些为非作歹的事情,难道他效忠月府只是一种障眼法吗?他的背后还藏有更多不可告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