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第0576章 该死的都死了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12-18
    ,!

    “我獒戒毕生的追求就是成为这片大陆上最伟大的大巫师,现在,我的期望已经成空,你觉得我还在乎自己这条小命吗?”阴冷的眸光迎视着冷夜风射出的冷光,疼痛使得他眼睛抽搐着,唇角也微微的抖着,可是当他这么阴森森的看过来的时候,面庞的邪恶之色已经到了极点,就像是濒临疯狂的野兽一样。

    “嗤”的一声,他另一只胳膊上的皮肉也被削了一大块去,这次削的更深,森森白骨都暴露在夜色里,寂静的暗夜中,可以清晰的听见血水“滴答滴答”落在地面的声音……

    “你最好现在就答应我,否则我会将你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冷气紧锁在冷夜风那一张俊颜,现在他就如地狱使者一样,浑身充满着冷戾的气息……

    紫月知道獒戒该死,如论如何一种死法对于他来说都不为过,可是当她看见那肉片横飞的,这样血腥的场面她实在有些不适应,轻轻的将头转了过去……

    而女王看见这一切,凤眸微眯,冷沉一片,仿佛在她眼前横飞的不是一片片的血肉,而是一片片随风飘落的秋叶……

    这个女人倒是心硬,看见这样的充满居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也难怪她可以将冷夜风的一片真情视为粪土了,一个心里面只有自己的人又怎么会去顾虑别人的感受,去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呢?

    秋玲觉得女王比起之前的萱怡来丝毫不逊色,她活脱脱的就是萱怡的翻版,冷夜风一辈子遇到这么样的两个女人,活该他受虐……

    她却不知道女王的体内因为有萱怡的元神在,所以,她的个性根本就源于萱怡……

    “你救不救冰茹,我保证从下一刻起,我会一小刀一小刀的割,你的身材这么魁梧,割一万刀应该没有问题吧……”声音就像是从万层冰窖里传出来的一样,有着彻骨的寒冷,闻着心头一悸,忍不住的一哆嗦。

    夜色中,冷夜风的那双冷眸像凝结一层千古不化的冰凌,冷光在里面森冷的荡漾着,每一丝的目光就像是凌厉的光剑一样,恨不得将獒戒卑屈的身体刺成密密麻麻的马蜂窝。

    獒戒冷眸一抬,因为强忍着疼痛,双眸凸起,瞳眸中有着嗜血的赤红,那冷冰的声音并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你以为我会让你一刀刀的割下去吗?我会给你凌辱我的机会吗?我獒戒从小就立志要做一个大巫师,你将我的后路都给绝了,我又怎么会救你心爱的女人?我的这条命死不足惜,可是也得拉个垫背的……”

    话还没有说完,一股血剑从他嘴里喷射而出,随着血剑一起喷射出来的还有一块鲜红的舌头,舌头落在地上,还不住的在颤抖着,似乎是因为刚刚离开主人的身体而不安的抖动着……

    獒戒的身体砰的一声歪了下去。冷夜风赶紧伸出手指,帮他封住周身的大穴,可是已经太迟了,整个人连气息都没有了。

    突出的眼球,唇边残酷的冷笑,还是那副狰狞的面孔,恶人在死的时候都会将自己最丑陋最阴冷的一面留下来,而且刻画的更生动,更逼真……

    女王的眼里一片死灰,美丽的瞳眸中闪动着绝望的目光,手里的金钗再一次的掉落,那沾满鲜血,却依旧透着一丝白嫩的脖颈犹如一幅印象深刻的画面,使人永远都不会忘记,在午夜梦回的噩梦中必定会有这么一个场景。

    “冷夜风,你终于害死我了……我的命是毁在你手里的……你敢说你不欠我吗?我死了,我也要你一辈子都不安心,让你一辈子记住,是你欠我的,而且,你欠我的用你的这条命都还不清……”一个个字说的咬牙切齿,那张漂亮的面颊上除了绝望还有愤慨,似乎不只是冷夜风欠她的,全世界的人都欠着她……

    一身冷然的身躯缓缓的移过来,冷峻的容颜上呈现出一抹痛苦之色,“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只是不想让你背着一身的罪孽活着,金丝国是需要一个一个女王,可是他们所需要的不是一个残暴不仁的女王,你知道吗?”

    挣扎,痛苦,悔恨,被夜风席卷而起,将冷夜风此刻的情绪大肆的渲染,他仍旧如同一座雕像伫立在马车前,似乎风雨不侵,冰霜不破,可是内心却已经千疮百孔,纷杂一片。

    “我需要什么样的活法是我自己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你替我选择,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什么都不是,连我的生死都不顾的人有什么资格替我选择?你毁了我的一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那张美颜已经被愤怒给遮掩住了,剩下的只是永远都无法挥散的怨恨……

    不知道何时,被她丢弃的那根金钗重新被她纤弱的手指握住,凤眸微微一冷之后,直接插向心口……

    鲜血渐渐的将奢华的衣襟染红,就像是慢慢晕开的花瓣,透着妖冶的美感……

    那双漂亮的眼眸缓缓的合上,最后一丝的目光中也透着怨恨……

    “冷夜风……”秋玲就站在他的身边,想安慰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如同有一块巨石堵在喉咙口,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冷夜风的神情反而异常的冷静,冷眸盯着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女王,缓步缓步走了过去,弯下腰,眸底一凝,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的一拨,金钗就拔出来了。

    他将金钗上的血迹用自己衣袍擦干净了,然后重新帮她插在头上,“你最爱漂亮了,你曾经说过,就算是要死,也要死得漂漂亮亮的,你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死法呢?如果你真的不想受百灵之咒的折磨,我可以帮你呀,我可以让你死得漂亮一些,舒服一些……”

    在他的眼里,似乎女王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静静的在那里听着他的倾述。

    谁都知道女王选择这种死法,而且狠绝的死在他的眼前,就是想让他后悔一辈子,让他怀着一颗愧疚之心生活……

    可是他的表情却是这般的淡定,连最初的痛苦都没有了,似乎随着女王的死亡,所有的一切都得到了解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