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谁行 0578 活着和死了有区别吗?
作者:自由凤的小说      更新:2017-12-18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望影,你快过来看看,她到底还有没有救……”秋玲虽然不觉得女王的死会对她有什么妨碍,不过,看见冷夜风这么不正常的情绪反应,她心里顿时就急了。

    一种隐隐不安的预感在心头扩散着,她的目光一刻也不敢离开冷夜风,即便是对着望影说话的时候也没有离开过。

    望影轻轻的走了过来,只是目光平淡的看了马车内的女王一眼,摇摇头,“我只是一个医师,不是神,怎么能让人起死回生呢?其实,她这样离开也好,将来被百灵之咒折磨,死的痛苦必定是现在的百倍千倍。”

    目光微微的一顿,温和的目光看向冷夜风,他希望自己的目光能够安抚冷夜风痛苦的心灵,“冷夜风,你根本用不了自责,整件事情你不用负一点点责任,不管是獒戒也好,或者女王也好,他们有今天的结局,都是他们自己的宿命,谁也改变不了……”

    冷夜风缓缓的抬手放下车帘,将自己阻隔在外,眸光有着一丝的凄迷,“望影兄,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事情到底是怎么样我心里清楚,其实她说的没错,是我害死她的,如果我不来到她的身边,她也许会一直做一个勤政爱民的好女王,金丝国子民眼里那个顶着天盛光环的女王,可是,正因为我在她的身边,成为了她的弱点,獒戒正好看到了这一点,才会利用我一步步的将她的贪欲给引诱出来,如果没有我在她的身边,獒戒根本就没有对她下手的理由……”

    一个人如果想把罪过往身上揽,怎么又会缺少理由呢?冷夜风这么说,这么想,纯粹就是不想让自己好过,女王最后的目的也达到……

    紫月的心没来由的一痛,明明冷夜风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却又偏偏将所有的罪过揽在身上,这让人于心何忍呢?

    “冷夜风,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我们才是真正害死她的人,如果要不是我们将獒戒的贪婪之水给毁了,他又怎么会对女王下手呢?说来我们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你想心里好过一点的话,就打我和望影一掌,我们绝不还手……”

    也许让他发泄一下心里就会好过一点吧。

    “你们这都是为了帮金丝国,怎么能怨你们呢?”眸光低沉,透着一丝迷茫,那冷傲的唇角,高挺的鼻梁,有着一抹漂亮剪影的眼睑,闪动着一层清冷的光芒,似乎在他的气息里都蕴含着无数的惆怅,“也许,只要在我身边的女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萱怡是如此,冰茹也是如此……也许,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该死的那个人……”

    秋玲心头突然一凛,紧张的说道:“你不会又想陪着这个女人去死吧?难道你的性命就这么不值钱吗?她的死谁也不想,可是也怨不得谁,按照紫月的说法,是她让紫月唐铭帮着铲除清宫他们的,后来使得獒戒炼制的巫术功亏于溃,才有了今日的要挟,始作俑者根本就是她,如果你真的要陪她去死,我只会笑你愚蠢,瞧不起你……”

    紫月和望影心头一紧,看见冷夜风心如死灰的表情,真的很有可能会这么做,赶紧走到他的身边劝阻,“冷夜风,如果你真的这么做就太蠢了,别的不想,也要为离宫想想,你可是离宫未来希望,你难道希望离宫上万年的基业断送在你手里吗?”

    紫月红唇勾勒出一抹坚定的弯弧,“冷夜风,我们今天就把话说清楚,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离宫的宫主,以后也不会想,所以,离宫的未来一直都是你的责任,而不是我的……”

    “冷夜风,你修炼了多少年才有现在的修为?既然你自己不好好的珍惜,你死就你死吧,不过在临死前一定要把你所有的修为都转给我们,我们是你的朋友吧,既然已经要死了,就不要将这些修为白白的给浪费了。”潋滟水润的红唇冷冷的一勾,划过一抹嘲讽的冷笑。

    秋玲多么希望这时候冷夜风能够和她斗斗嘴,这么也还说明他的思维还在正常的运转啊。

    可是冷夜风眸光低垂,冷傲的唇角划过一抹落寞,就好像这个世界很大,而他是这个世界上随风飘荡的落叶一样。

    幽冷的声音缓缓的响起,浸在森冷的夜色中,有着长长的尾音,就像是远远的天边一声声的哀鸣一般,“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孑然一身了,活着或者死了又有何区别?离宫?一个传奇般的存在,没有我冷夜风,它仍旧可以是一个传奇……”

    这话心灰意冷,望影才明白秋玲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那双温和而漂亮的眸子轻轻的一转,略微的一沉吟,然后朗声说道:“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如果死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连我们曾经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过的痕迹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应该积极的生活,冷夜风,你有没有想过,女王的死亡其实是代表着另一种的重生?”

    冷眸微微一亮,不过很快又黯淡了下去,“望影兄,我知道你想安慰我,你放心,就算是我想死,也会选择一个有价值的死法……”

    秋玲突然间抢着说道:“冷夜风,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能够好好的活着,为什么一直想死?有价值的死法?人活着才能够体现价值!”

    “秋玲说的对,只有人活着才能够创造出最大的价值,冷夜风,你为什么非要钻这个牛角尖呢?不管女王,还是萱怡,她们的死她们自己需要负责任……而且,现在有一个方法可以使女王活过来。”

    望影真的是语出惊人,所有人顿时都将目光望向他,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挠挠头,如白瓷般透亮的面颊上染过一抹的红晕,“不用看着我,我已经说过,我只不过是一个医师,我并不能让人起死回生,所以能够让女王活过来的那个人并不是我……”

    “望影,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还有谁能够做到,你能不能将话说清楚一点。”紫月秀眉一蹙,眉眼里透着好奇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