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冥符会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7-07-07
    王进将袖子撸起,双拳捏的咔咔作响,双眼盯着秦玄的身形,寻找出手时机。

    “嘶-”田伊看到王进露出的手臂,玉手掩口,倒吸一口冷气,慌乱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草图,目光在草图和王进的手臂间打量了数次,一丝惊容浮现在脸上。

    “怎么了田伊?”木清綾距离田伊最近,感受到田伊的气息起伏不定,诧异的回过头询问。

    “你看,你快看看那人小臂上的图案和我这草图上是不是一样?”田伊颤抖的拿着草图递给木清綾,木清綾定睛观望良久,微微点头,田伊见状,脸色变幻不定。

    “玄修罗,此人必须擒下,定然跟对我父亲偷袭之人有莫大关联!”田伊的神念传入秦玄的识海,秦玄一愣,回头看向田伊,田伊感激的朝着秦玄点点头。

    “诡异符篆之道的修行者?”秦玄记得田伊说起过青花谷主的伤势,不觉看着面前的王进,心中多了一丝谨慎。

    “好机会!”王进见秦玄略显迟疑,定是在分神之际,脚下踏步而出,双拳冲向秦玄的胸口和腹部,王进的躯体力量极为强横,出拳带着破风音爆,秦玄不敢大意,慌忙回神,脚下接连踏出数步,但王进比想象中难缠,双拳虎虎生风,步伐变换,紧紧贴着秦玄。

    “好敏捷的身手!”秦玄在如此近距离被追打的情形下,连施展风雷三踏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凭借着敏捷和速度跟对方纠缠,三个呼吸过后,秦玄终于避无可避,眼中升起寒意,真气覆盖在小臂上,狠狠地和王进硬抗到一处。

    嘭的一声,王进和秦玄各自倒退半步,王进有些愕然的感受着拳面上传出的剧痛,捏动着发麻的手指,眼神中浮出冰冷寒芒,话不多说,再次朝着秦玄扑去,擅长拳脚的修行者,脾气都极为火爆,双拳上真气涌动,数道锋芒凝聚在拳面之上。

    “好强横的身体!”秦玄止住被震退的身形,悄无声息间识海翻腾,雷霆之种在识海汇聚,这短暂的喘息让秦玄有了动用仙法和灵法的时机。

    “天罚雷眼!”

    两道电芒从秦玄的双瞳中射出,速度奇快无比,但王进的反应尤为迅速,似乎经受过专门防止精神力攻击的训练,身形一顿,储物戒指中亮起微光,一道符篆甩了出来,“最讨厌你这种有灵法在身的修行者!让你尝尝我这手段!”

    “嘭-”

    天罚雷眼撞击在符篆之上,半空中爆发出璀璨的强光,一丝丝诡异的阵法波纹从破碎的符篆上激荡,雷霆之力宛如透入湖面的巨石,掀起剧烈的涟漪之后,还是被阵法之力尽数压制,秦玄愕然的站在原地盯着这一切,直到半空归于平静,秦玄皱起的眉头没有缓和的迹象。

    就在先前的一瞬,数道诡异的阵法符文从爆炸之处激射而来,在秦玄身前再度凝聚出一个小型的法阵,没入到秦玄的识海之中。

    “哈哈哈,任你是什么高阶低阶的灵法,只要被我这封魂符侵入神识,就等着识海干涸而死吧!”王进打出这道封魂符,显然是倾尽了自己所有的精神力,苍白的面色上露出一丝狰狞,“你小子命中该绝,竟然在我面前卖弄灵法,殊不知我这封魂符乃是来自冥--”

    王进突然全身一个激灵,慌忙将后半句咽回腹中,暗道一声好险,自己加入的组织,万不可泄露半分!

    “果然是这等手段。”秦玄的识海中,突然侵入的阵法之力看上去并没有引起识海的波动,阵法符文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形成一张大网朝着秦玄的识海笼罩,那在识海中游弋的山河图灵略有疑惑的望了望半空,却没有察觉出丝毫异样,秦玄的面色微变,“难不成,这诡异的符篆之道竟然连浮屠塔那等存在也无法察觉!”

    “嗡-”

    正在秦玄面露惊容的时候,浮屠塔周空青芒大放,秦玄赶忙用精神力包裹住数道青芒,暂存于识海之中,那青色的古朴之光刹那间充斥整个识海空间,只是瞬息,侵入进来的阵法便杳无音讯,化作点点精纯的精神力落入秦玄识海之中。

    “噗-”秦玄面色潮红的吐出一口鲜血,这一幕被王进看到,心中冷笑,索性背着双手朝秦玄走来,“小子,若是认主与我,我可以想办法给你解除封锁和吞噬你识海的阵法,不然的话,你唯有死路一条。”

    “什么!竟然被封锁和吞噬了识海!”木清綾的气息急剧攀升,怒火已经蔓延到了眉心!

    “我没事。”秦玄的神识传音让木清綾心神一振。

    “呃--”秦玄痛苦的捂着自己的额头,仿似在遭受百般折磨之苦,细密的汗珠从脸颊滑落,看得王进阴笑连连。

    “玄修罗.....”田伊的刚刚炼制的宝器匕首出现在掌心,眼前那痛苦之中的男人曾不止一次救过自己,田伊恨自己不该让秦玄如此冒险,攥着匕首的白皙手掌上,传出阵阵真气波动,聚气境九重的气息令人暴露无遗。

    “都别动,今天谁再乱动,我就捏爆这小子的脑袋!”王进伸手扯住秦玄的衣领,对周围数人怒目而视,“王淮,刚刚你说,就是这小子打了你?”

    “就是他!那天他坏了我的好事!”王淮从王进的身后走了出来,用手指嚣张的点在秦玄的胸口,狠声道:“你小子有种啊,在燕山旅栈的时候,不是很嚣张吗,现在再给小爷颜色看啊!来啊!”

    王淮狠狠地点了几下,想起当晚之事,气急败坏的涌出怒火,抡起巴掌朝着秦玄的脸上扇去,秦玄在刚刚的瞬间才终于将浮屠塔震荡识海的余波平复,看到王淮扇过来的手掌,眼神中猛然闪过冰冷杀意。

    “王淮,快退!”王进身为凝神境二重修为者,感知敏锐异常,秦玄的气息突然变化,王进手臂用力,想要把秦玄甩飞出去,但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

    秦玄双手弹出,卡住王淮抡来的手臂,全身一震,距离爆发,半空中传出一声脆响,王淮惨烈至极的尖叫一声,险些晕死过去,那手臂已经被秦玄生生掰断,森白的骨茬撑了出来,鲜血流淌。

    “放手!”

    秦玄心头火起,被王进的大手抓住衣领,更让秦玄怒不可遏,储物戒指闪动,下品灵器刀芒乍现,半空中锋刃寒芒宛若惊鸿,杀意弥漫,一掠而过。

    “你,你竟然中了我的封魂符还未重创!我的手,我的手!混蛋!”王进惊诧莫名,但手腕处一凉,低头看去,右手还抓在秦玄的领口,但是却和自己已然没有丝毫联系!

    被切断了手腕!

    “这种手段就是你的仪仗?旁门左道!”秦玄刀芒一抖,锋芒犀利,朝着那面色苍白,想要逃走的王淮斩落。

    “神行符!”王淮突然间新生警兆,一拍大腿,符文阵法光芒爆发,速度飙升数倍,直接朝着远处逃遁。

    “走了一个,无妨!”

    秦玄将那断手扯落,猛地朝着王进甩去,王进出现了瞬间的犹豫,那断掉的手掌若是能够取回,及时找人医治的话,还有复原的可能,但秦玄用了太大的力气,王进最终还是选择先接住断掌。

    “爆!”

    秦玄嘴角扬起冷意,爆字喝出口,那断掌上附着的真气砰然炸裂,断掌炸成漫天的血肉颗粒,王进和断掌近在咫尺,血渍喷了满脸。

    “混蛋!你这个该是的混蛋,我王进今天非把你扒皮抽筋不可!”王进气的三尸神暴跳,七窍生烟!反手间三尺余长的真气化刃出现在掌中,脚下连踏,跳到半空朝着秦玄当头劈下。

    “对付这等没有脑子的莽夫,索然无味。”秦玄在这一刻竟然丝毫不动,站在原地仰望着从天而落,双眼通红的王进。

    “死!”王进这一劈,势大力沉,刃芒从天而降,沿着秦玄的头顶直接劈入地底,木清綾神情一滞,心中暗道,“玄哥肯定是催动了身法,这一击定然能够闪避......”

    “嘶--”田伊惊呆了,田伊看到秦玄被一道劈开,竟然分成左右两半朝着地上倒去!

    “不是残影!哈哈,定然是受到了我封魂符的影响不小!哈哈哈,敢对我王家出言不逊!一刀两段,就是下场!”王进手中的真气刃散发着凶猛的气势,壮硕的身形在阳光下,很是耀眼。

    “死了?这个该死的王进,真是气煞本殿主!”杨林就站在灵师塔殿的四楼窗口,他也没有想到秦玄竟然真的会被一刀劈开,在感受着周空已经没有了秦玄的气息之后,杨林恨不得隔空一掌将那王进拍死在地底!秦玄乃是他等待了十余年,才等来的奇才,竟然被这个该死的王进劈成两半了!

    “啧啧,这鹰眼城也并非想象中那般不堪嘛,如此年纪就将高阶身法修炼到此等境地,已然能够和那些家伙争个高下了。”在距离灵师塔殿不远的街口,一位全身遮挡在长袍之中,头戴烟煞斗笠的少年发出赞叹之声,隔着烟纱斗笠,都能看到那双瞳中此刻闪动的能量异动。“桀桀,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