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一百九十三章 阴阳执念(三更)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7-08-05
    . ,最快更新战玄霄最新章节!

    “若不是太过贵重的功法,我倒是想研习一二。”秦玄深知功法的珍贵,不过若是残本,便不足为贵了。

    “喏,这个,拓印本,我袁家之人人手一本,都快让我翻碎了,你拿去吧,我早就用不上了。”袁战递给秦玄一个泛起毛边的纸质手札,满不在乎的又跑去插鱼了。

    “阴阳执念?”秦玄打开手札,四个大字出现,秦玄赶忙问道,“袁兄弟,你这手札有没有印错,怎么是这般名字?”

    “噗-”袁战笑出声来,“鬼知道,我先钱有着跟你一样的想法,不过后来......”

    “后来怎么了,”秦玄仿似察觉到了玄机。

    “后来,后来就习惯了,见怪不怪了。”袁战哈哈大笑,翻手间手中的真气刃再次挑起一条鳞鱼,扔到秦玄身侧。

    “咦,这开篇画着的图,好像是两条鱼。”秦玄啧啧称其,一黑一白相互追逐的推演,好似在秦玄视线中变幻,整个手札看到最后,只有四个招式,看上去并不晦涩。

    “这么简单?”秦玄翻了几遍,记下了动作,面露不解,“袁兄,你做的那些动作,这阴阳执念中根本没有啊。”余光中,秦玄好似看到了些什么异样,袁战此刻做出的抬手下插的动作,乃是四个招式之一,但随后那上挑的动作,便是另一个招式。

    “哈哈,这就大有玄机了,虽然只有四个招式,但每个招式都很精妙,可以两两组合,怎么样,厉害吧!”袁战来了兴致,平日里跟家族小辈经常在一起演练,早已经练得滚瓜烂熟,索性在秦玄面前露一手,手中的真气刃武的虎虎生风,颇为神骏。

    “妙哉。”秦玄想要拍手叫绝,顿时扯动了全身伤口,龇牙咧嘴的忍着痛。

    “阴阳,执念,”秦玄念叨着,总觉得这四个字,有着非凡的魔力,阴与阳,囊括万物,象征对立,而执念,则是唯心之谈,二者看似毫无关联,可就宛如说的是天地之间,那出窍之枪!

    秦玄想象到了这个画面,普天之下,唯有一枪,顿时倒抽凉气。可目光在看向那平凡的拓印手札,还是那般普普通通的模样。

    阴与阳,大与小,白与黑,强与弱,正与反。秦玄陷入了一个无穷无尽的推演中,猛然间好似抓住了一丝灵光,那手札上的四个字,在黑白双鱼的旋转下,古怪的躁动起来,四字变幻方位,秦玄拿着手札的双臂在微微发抖,仿似发现了宝藏!

    四个字-----念执阴阳!

    “这--”秦玄想象中的画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先前是天地之间唯有一枪,此刻那枪已经挑起天地,直破苍穹!

    “嗡--”

    心中有着无名隔阂在瞬间被冲散,一道天地之气竟然从秦玄的体内直冲天际,破空而去。

    只是,就连秦玄,都无法感受到这道天地之气,只能察觉到周空有着无尽的斑斓能量在欢呼雀跃的朝着自己体内涌入,遍体鳞伤的秦玄的如同久旱逢甘露一般,吸 允着天地反哺之力,体表伤口在瞬间就全部愈合,体内残破的经脉也被一一归为稳固,就连那停留在秦玄丹田里吞噬而来的庞大能量,也转瞬被天地之力炼化,融入秦玄丹田之中。

    “呼--”

    秦玄从顿悟中醒来,吐出一口浊气,却闻到了浓郁的烤鱼香味。

    “我完全恢复了?”秦玄察觉到体内的状况,兴奋莫名,全身用力刚站起身形,便一头栽倒在地。“你怎么样,刚刚看你睡过去了就没叫你,你还没有恢复,还是躺着吧。”袁战吓了一跳。

    “好虚弱,怎么会这样......”秦玄愕然,身体明明已经恢复了正常,但脸色苍白,全身无力,内视之下,秦玄终于看到了异常,那便是,血液。

    体内血液变得稀薄,其中好似也少了很多猩红,有些惨淡的流淌着,任凭雷霆之种如何折腾,血液仍然那般无力的循环。

    “怪哉。”秦玄抓抓头发,显得格外慵懒迟缓。

    “喏,这个给你,烤出油来的鳞鱼,乃是美味,吃了后对身体很补的。”自从袁家落寞,袁战从一个家族公子,变成了半个渔夫。

    “补身体?”秦玄一笑,说出去让人笑话,自己现在正是需要补身体的时候,虚弱是个奇妙的状态,连精神力都无法调动,自己与识海仿似隔着比天空还要遥远的距离,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到达。秦玄索性大口吃起来。

    “好吃,好吃。”

    狼吞虎咽的秦玄,令袁战咋舌,袁战见秦玄几个呼吸间便吃完一条,看看火堆旁的两条鱼,还是咽了口唾沫,把手里的鱼递给了秦玄,“你先吃,我不太饿,再抓几条。”

    到了凝神境之后,修行者完全可以摆脱对实物的依赖,只是口腹之欲不可避免的会复发罢了,秦玄从没有吃过这么好的烤鱼,每一口下肚,都会有丝丝奇异的能量透过身体,融入到血液之中,充实这自己的血液。

    “少爷,总算回来了,租一个价格公道的马兽,可不容易。”老者达叔赶着马兽篷车,大老远的喊道。

    “达叔,快过来吃点东西。”袁战吆喝着,出手迅猛,又是一条鳞鱼被插起。

    “呦,这不是外城落魄公子吗,好身手啊,是个好渔夫呀。”从河边一侧的岔路上,六七头马兽的队伍匆匆路过,为首的少年望见挽着裤腿插鱼的袁战,嘴角一咧,嘲讽道。

    “柳举,”袁战直起腰看着那开口的少年,转头朝着水里唾了一口,不在言语。

    “长本事了,还以为袁家是外城第一家?若不是看你姐姐那贱婢有三分姿色,我柳家早就把你们灭了。”柳举面色变幻,当着众多家丁的面被袁战唾了一口,很是不爽,目光扫向火堆,闻着诱人的香气,一挥手:“来,开饭,反正前去精英小辈比武还有时间,咱们先吃饱了再赶路。”

    秦玄正吃完第二条,打算抓向第三条的时候,柳举翻身下马,眼疾手快的捡起地上的鹅卵石,嗖的甩在秦玄的手腕上,秦玄想要躲避,可身体太虚弱了,明明已经看到,却来不及多开。

    啪嗒-

    手中的烤鱼落地,秦玄抬起苍白的脸,想要看一看究竟是谁这般无礼。

    “去去去,一边去,要死了吗,脸那么白,看着影响本公子食欲。”柳举带着八名家丁走到秦玄身旁,很是厌恶的望了秦玄一眼,不屑于动手,用小腿抵住秦玄的侧身,朝着一旁挤了挤,秦玄全身酸软,使不出力气,竟然就那般被直接挤得离开了岩石靠背,径直躺在地上。

    “柳举,你做着恃强凌弱之事,有何颜面成为修行者。”袁战从水中跳了出来,达叔也终于到了近前,忌惮的望了望柳举一行人,悄然拉了拉袁战的袖口。

    “别拉我,这种行为,身为修行者,我必须要惩罚他!”袁战虽然知道柳举乃是凝神境修为,但却满身正气的瞪着柳举。

    “哎。”正在达叔神色复杂的叹气时,柳举毫无预兆的转过身,啪的一巴掌招呼在袁战的脸上,“滚滚滚滚!你这种小舅子,我一天能打死八个。”

    “欺人太甚!”袁战攥着拳头,几日不见,那柳举竟然达到了凝神境二重,下手速度奇快,打的袁战嘴角流血,连番趔趄。

    “这鱼烤的没毛病,味道真心不错。”柳举根本没把打翻袁战当回事,转而吃起烤鱼来,评头论足。

    “少爷,走啊!”达叔见袁战气呼呼的还想上前去,赶忙拉住袁战。

    “别拉我!我去把秦玄兄弟带走。”袁战脸色难看,挣脱了达叔之后,跑上去将秦玄背起,直奔篷车而去。

    “站住,”柳举看着转瞬便被吃光的烤鱼,厚颜无耻的喊道:“落魄公子,你的手艺虽然一般,但我们几个饿了,赶快抓鱼过来烤,凑齐每人三条,就放你们走。”

    八位家丁闻言,从地上站起,将袁战和达叔围在中间。

    秦玄微微皱眉,刚刚吃下去的烤鱼,化作了丝丝活跃的能量,在血液中欢呼,这让秦玄的状况有了一丝好转。

    “要吃自己弄,小爷没工夫伺候!”袁战没好气道。

    “给脸都不要!”柳举很是不爽,落魄公子竟然敢自称小爷,简直讨打,柳举抬手便朝着袁战的脸上招呼。

    “啪”

    柳举感觉,自己的手腕被铁钳卡住,正是秦玄,此刻秦玄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全身颤抖的瞪着双眼,死死卡住柳举的手腕,这个瞬间,秦玄竟然能够感受到血液中那好不容易积攒的能量在飞速流逝!

    “走。”秦玄松开手,冷冷的说到。

    袁战愣了一个呼吸,扭头震撼的望了秦玄一眼,朝篷车走去。

    “该死,这货是什么人,力气好大。”柳举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去找秦玄理论,揉着肿胀的手腕,“小爷我改天再找你们算账!”

    “就你还想当我姐夫,做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袁战坐上篷车,走出十余米后,猛然间朝着柳举大声吼了一句,转而狠狠的抽打这马兽屁股,“驾!驾!快!”

    “这个落魄废物!”柳举气不打一处来,咒骂两句,马上想到了绝妙的主意,嘴角挂起冷笑,“哼哼,哼哼哼。”

    阴冷的笑声在河道旁回响。

    “达叔,他们明明不是你的对手,你怎么不动手?”走远之后,袁战有些不是滋味,开口道。

    “少爷,我若是动手了,改天家族要被柳家报复的。”达叔摇头。

    “哎。”袁战也知道自己想的过于简单,不在言语,用余光打量着这在调息的秦玄。

    “强与弱,好与坏,顺与逆。”有了闲暇时间,秦玄竟然又进入了无穷尽的推演之中,“顺与逆。”秦玄念叨着这三个字,将手中的阴阳执念手札打开,看起那简单的四招。

    “真是有意思,即便是把每个动作都逆着练,竟同样能一气呵成,奇妙啊。”虽然识海未能打通,但秦玄凭借着这一缕契机,察觉到端倪。

    “秦玄兄弟,你可别因为这残本的功法,练的走火入魔啊。”袁战见秦玄捧着阴阳执念愣神,开口劝诫道。“这功法有古怪,先祖曾留下密室,传言说开启之法与这功法有关,却至今无人打开。钻研这功法的族人不在少数,全部都没有收获,不知道有生之年,能否看到先祖留在密室中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