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两百一十五章 仙址(有三更)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7-08-12
    冰城的月夜,清澈寒冷。

    “老爹,那大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牛娃坚持要跟父亲一起爬上冰树树冠,朝着远处眺望。

    秦玄已经离去了一刻钟,冰树村落的众人将地面上的兵卫尸首拖走,在他们留下血污的地方燃起篝火,驱赶闻到血腥气味可能前来的冰兽。

    “寻,他应该没事的吧?”妇人抚着田妞的短发,走了过来,今天经历的耻辱并没有令妇人变得颓废,反而是浑身透出一股决绝。

    “不知道。哎.....”寻长叹一声,“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回,无论如何,我们都欠人家一条命。”

    寻的伤势并无大碍,抱着牛娃准备从树上滑下,却看到不算太远的天空上升起了蓝色的冲天之芒!

    “不好,这是冰城的紧急动员信号!我先过去看看,你们快躲起来!”寻顺着树干滑落,将牛蛙交给妇人,攥着手中短刀便要赶去前方。

    “哧-”

    雪豹的咆哮从远处传来,秦玄跨 骑雪豹之上,手持精铁矛,长发飘飞,疾驰而来。

    “天!”妇人玉手掩口,那雪豹全身都被鲜血侵染,本来雪白的毛发已然结上了猩红的冰碴。

    “带上村民,速速撤离,我击杀了那巡守,但有一个弓弩兵卫逃走了,释放了信号弹!”秦玄神色凝重,隐约间能够感受到远处冰原上传来的躁动,焦急的道。

    “好!好!”寻惊愕了一瞬,马上朝着冰窖跑去,不多时,数十位村民都神色匆匆的跑了出来。

    “村长,趁着夜色赶紧走,天亮了就麻烦了!”

    “村长,我们去哪?”

    “这......”当寻把目光望向秦玄的时候,秦玄一愣,自己对此地人生地不熟,能够逃到哪里去!

    “罢了,跟我来!”寻当机立断,老二老三背起年迈之人,跟在寻的后面,牛娃和田妞被秦玄抱上了雪豹后背,一行人仓皇离开。

    “恩人,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号?”寻一边疾行,一遍询问秦玄。

    “玄修罗。”秦玄目光扫视着四周,这种陌生的地界,令秦玄格外谨慎。

    “咦?”秦玄望着远处的一座冰峰,看上去并不高,但却菱角分明,宛如一座高塔倒下般的形态,在月光下吸引了秦玄的视线,秦玄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这轮廓。

    “怎么了?”寻听闻秦玄的轻咦,问道。

    “没什么,我们这是要去往何处?”秦玄随口一问。

    寻突然停住身形,望着身后的村民,“停一下。”

    村民们大惑不解,后方传来的轰隆声越来越真切,显然是有大批人马朝着原来的村落而去了,现在行走的路线和村落间一马平川,再不抓紧时间就会被发现。

    “大家听我说,今天没有玄修罗兄弟,我们早已经死在那可恶的巡守手里,现在我们被冰层守卫军追杀,无处可躲,唯有去死亡山洞中躲避,就算是守卫军,也不敢贸然进入,那是我们的一线生机。”寻的眼中满是凝重,死亡山洞在冰城是凶名最盛的地方,距离此地不远,所有的村民都知道那所在。

    村民们躁动了几个呼吸,终于平静下来。

    “要选择离开的,现在速速离去,不打算脱离的,我们走!”寻身为猎人,对危机感的预知极为敏锐,此刻若是再不出发,那便要面临绝境。

    “村长,我们一起!”村民们懂得此刻唯有拼命,才会搏得生机,遂不再说话,跟着寻继续朝着秦玄观望的那冰峰而去。

    “像一个倒掉的塔,在哪里见过?”秦玄感觉到全身血液渐凉,摸着百宝囊中的烈酒,猛然间碰到了那蜡纸圆柱,其上勾画的纹路,和眼前的冰峰竟然一模一样!

    秦玄将蜡纸捏开,莹黄色的草纸展开之后,只有巴掌大小,但其上用各种符号标记的密密麻麻,地图的右上角有两个模糊的字,秦玄几乎贴在脸上才能够分辨出那被岁月侵蚀的笔画----仙址!

    “什么?”秦玄险些从雪豹兽的背上掉落下来,“仙址,那是仙址,怎么可能!”秦玄隐约看到,随着草纸暴露在空气中时间增多,草纸变得如丝如缕,吹弹可破,秦玄赶忙动用所剩不多的精神力将整张地图烙印在识海中,精神力接触到地图的瞬间,一声慨叹传入秦玄识海:“你听到了我的声音,证明你已经看到了仙址图纸,仙址确是出自我一手设计,哎,神道兴起,仙道没落而无为,终归被尽数抹除,吾归来之时,仙址崩塌,物是人非,画下心中图纸一张,纪念逝去的仙道,也为吾的巅峰之作感到悲哀。老友尽去,吾该前往何处.......有缘人,又在何处相见......”图纸悄然消散于天地之间。

    最后的长叹,秦玄仿似看到了一位老态龙钟的长者,背着手看向那倒掉的冰峰,山风吹拂花白的须发,吹散了他的身影。

    “呼-”秦玄心中无为掺杂,长出了一口气,仰天喝下数口烈酒,身后似有万马奔腾,前方一个黝烟的山洞赫然入目。

    “快快进去!生死在此一搏。”寻也看到了后方漫天飞舞的冰屑,焦急的催促着村民们进入山洞之中。“进去后不要乱跑,大家一起走。”

    洞口不大,秦玄取出照明石,却看到数道罡风朝着人群中射来。

    “玄修罗小心!”寻打猎时曾进入过山洞一次,只是在洞口不远处躲避,也被这种罡风的余威重创,好在冰熊堵在洞口外一天一夜之后,懊恼的离去了,寻才捡回一条命。

    “无碍。”秦玄闪身避过,罡风的末端擦过秦玄肩头,令秦玄全身一震,“这不是罡风,这是真气流?”

    “你说的什么意思?”寻疑惑。

    “没事,你们不要过来,我先去前面找个安全的地方。”秦玄听到前方烟暗中的罡风呜咽声,神色复杂,刚刚罡风入体的瞬间,竟然激发了他丹田处的烟色火焰漩涡,那缕罡风真气流被漩涡吞噬,化作了一片惨淡的真气雾升腾在秦玄的丹田之中。“这是怎么回事,难道......”

    猛然间,十余道罡风宛如箭矢般朝着秦玄射来,秦玄下意识想要躲避,可烟色火焰漩涡的吸力比想象中要大的多,轰的一声,罡风尽数没入秦玄丹田,紫电真身的万千雷弧传出噼里啪啦的响动,秦玄丹田处的真气云雾瞬间粘稠了很多。

    “叮-”

    “什么声音!”秦玄愕然的望着,丹田被分为了两部分,下方七颗宝石被凝固封印,而丹田的上半部分,却有了真气拨动。“幻雾境二重!我在重修!我重新拥有了真气!”

    秦玄惊喜了瞬间,便想到了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他凝神境七重的修为,变成了虚无,而他则要从头来过。

    “大家都过来,在我身后!不要超过我!”秦玄感受着前方的罡风越来越多,心情大好,招呼着寻和其他人前来。

    “玄修罗兄弟,罡风威能太强,你切莫---呃......”寻见到照明石惨淡的微光映衬下,数十道烟色罡风从烟暗深处射来,吓得浑身哆嗦,可秦玄不闪不避的张开双手,罡风尽数刺入秦玄体内,便没有了动静。

    不,有动静,叮的一声。

    “玄修罗,玄修罗?”寻脸庞抽搐,那罡风他听人说起过,定然会透体而过,在身上留下伤痕,可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寻想要知道秦玄的安危,刚刚超过了秦玄半米距离,一道细小的罡风射进他的侧肋,嘭的一声,寻倒飞出去,口吐鲜血,肋下多了一个血洞。

    “呼-”秦玄吐出身体中的寒气,浑身舒畅,见到寻倒飞的身影,不禁一愣,“被刺穿了?”秦玄大致清楚了这罡风真气的威力,寻常人无法炼化,只能被重创。

    “呼吸间便幻雾境三重了,感觉力气增加了不少,真是宝地啊。”秦玄从百宝囊中取出一粒疗伤丹给寻服下,入口即化的疗伤丹令寻全身颤抖,烟色的污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寻的毛孔中排出,腥臭的味道扩散开来,肋下的伤口也逐渐开始愈合,这令众多村民捂着鼻子啧啧称奇。

    就在此刻,仙址冰峰山洞外,百余轻甲兵卫面色难看的驻足,为首的乃是一位三十出头的汉子,背着三尺精钢刀,短发直立,看上去很是威猛。

    “队长,这死亡山洞.......呕~”开口的乃是城防卫队副队长,那黝烟的洞口突然飘出一股腥臭,呛了一口之后,干呕不止,那威猛的队长眉头大皱。

    “第一小队,进去看看。”队长随意的摆手道。

    “队长,这里面从没有活人出来过,这味道是尸臭吧,进去过的都死了,咱们可以回去复命了,复命吧,队长。”第一小队几人面色死灰,双腿发软。

    队长扫了一眼说话之人,脸上阴晴不定,“那就在这里守两天,大家扎营,巡守大人的弓弩手说过,这伙人中,有个年龄不大的小子是个狠茬子,大家不要掉以轻心。”

    “是!”众人大喜过望,比起进入死亡山洞,在外边守两天是个好差事。

    “寻,有没有感觉,他哪里不太一样了?”妇人跟着队伍前行了二十余米,这种距离,能够看到的罡风已然变得骇人,秦玄一人静静的站在前方抵挡,雪豹兽四腿瘫软的趴在秦玄身后不敢有丝毫动作。

    “确实不一样,这玄修罗兄弟如此强横,当初不知是被何人打伤后来到了冰树村落附近,能够和他比拼拳脚的,我从未见过,你听,那叮叮叮的声音,是从他身体里传出的!”

    “聚气境二重。”秦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双手魔纹仿似也受到了冰寒的影响,变得萎靡了许多,秦玄每提升一个小境界,那魔纹都会悄然回缩黯淡一分,这让秦玄心情大好。

    “此地应该在仙址之外,沿着山洞一直走,便会进入仙址之中吧?”秦玄若有所思,目光却是被山洞通道两侧的烟色石壁吸引,把手搭在石壁上,一股浩荡的真气能量从石壁冲入丹田之中,“竟然是被罡风侵蚀了无数年的石壁,其中蕴含着精纯的天地能量!”

    秦玄体内传出轰隆之声,雷霆电弧尽数活跃起来,电芒顺着发梢游走,看上去格外神异。

    “呼---呼---噜--”

    “什么声音!有人在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