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二十三章 随便逛逛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7-11-07
    “大人,这酒......”秦玄身侧的两名魔卫尴尬道。“你们还是在门口守着吧,这里有一个监测员足够了,酒留下。”耄老有点不耐烦。秦玄接过酒桶,跟随耄老朝上方走去,路过三楼楼梯转角的时候,耄老愣了一瞬,开口道:“上边的实验有点变动,我稍后再给你安排住处,你先拿着这个玉简,将三层以下的实验对象有无异常记录下来。”“是,大人。”秦玄接过玉简,那耄老的身影转过楼道,消失不见。“暗中观察我?”秦玄对空间属性的熟悉,令他能够察觉到那老者并没有离开,而是隐匿了气息站在楼道的暗处没有动,秦玄心念电转,转瞬间将酒桶挪动着放在一旁,抓抓头发,拿着玉简朝不远处的隔间而去。“怎样算是有异常?”秦玄的声音不大,仿似自言自语,这看上去没有什么玄机的话,是故意给那耄老听的,秦玄趴在隔间的观察孔上看了半,一脸茫然的嘟哝,“没什么动静,应该就算是没有异常了吧。”犹豫了一番,秦玄在手中的玉符上记下了隔间号码和状态,才如释重负的前往下一个隔间。耄老动了,安心离去,他并没有过多怀疑秦玄的身份,而是出于多年搞研究的谨慎在暗中观察了一番,秦玄的反应与他预料的简直一模一样,活脱脱一个生手,这令耄老放心。“老狐狸,”秦玄心中大定,耄老离开之后,秦玄走遍了所有的房间,按照幽冥基地的布置规则,三层已经是安置地级实验对象的所在,此处幽冥基地三楼有十余个隔间,每个隔间中都有实验对象,这超乎秦玄的意料。“吼--”秦玄的视线刚刚贴上观察孔,前方一只猩红的竖眼便和秦玄迎面对视,怒吼声从隔间中传出,骇的秦玄倒退半步。“什么家伙!”秦玄咕噜噜咽下一口唾沫,由于隔间中阵法屏障的缘故,那家伙的气息并没有释放出来,可秦玄能够感受到那是一只野兽般的竖眼,吼声中带着的怒火足以震慑化羽境强者!“是.....一只.....通明境的兽?”秦玄不敢肯定这个想法,自始至终,自己貌似都没有遇到过八阶大兽!“是你!”正在秦玄疑惑间,那隔间中突然传出一道神念,冲入秦玄识海之中,其声音宛如牛吼,震得秦玄识海嗡嗡作响。“谁!你是谁?”秦玄下意识朝着那观察孔望去,但这一次,却看到了一头痛苦的扭曲在一起的大兽身躯,无法看到它的长相,一声声怒吼从它庞大的身躯中传出,整个隔间中的阵法符文光影闪烁不定,释放者极强的束缚之力,宛若荆棘般刺入大兽的身躯之中,一丝丝魔血沿着阵法符文锁链向大兽的**中涌动,这种换血的过程,生不如死。“你是谁?”秦玄声的问着,声音中带着莫名的心悸,“它一定认识我,难不成是认识我化作的这个魔族兵卫?没有可能!它一定是认识我本体才对。”秦玄有种直觉。“铛铛--”秦玄轻轻叩了叩隔间的晶石门,那庞然大兽却没有再有大的动作,全身战栗的抵抗者换血的侵蚀之痛,连神念也没有再传出。“怪异。”秦玄贴在晶石门上的身体挪开,正在此刻,左侧肋下却突然悸动,一股淡绿色的光影从秦玄的肋下冲出,朝着晶石门而去,那阵法并没有引起波动,淡绿色的光影冲进了大兽的身体之中,令它的战栗变得平复了很多。秦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摸了摸肋下,简直莫名其妙,再次唤了两声没有回应之后,秦玄朝着下一个隔间走去。“人类!”秦玄大喜过望,被魔族抓住当做实验对象的人类,都算是自己人,可眼前这个人类也太过诡异了,全身血肉貌似都已经被魔血侵蚀,剩下一副嶙峋的骨架,头上的白发如同麻绳胡乱的揉在一起,脸上薄薄的剩下一张皮,一道巨大的伤痕从耳朵直到脖颈,看上去骇人听闻。“嘶--”秦玄倒抽冷气。“噌-”两道目光突然从那骷髅般的人类双目中射出,秦玄竟然能够察觉到强烈的战意和怨怒!整个隔间中的魔血随着这一对眼睛的亮起,剧烈的波动起来,阵法符文急剧涌动,束缚之力捆绑着骷髅的身形,看情形,就宛如被蜘蛛锁住的一个恐怖之人。“呼--”秦玄面色凝重,那人全身骨骼都已经变成了魔血般的黑色,无从分辨是人是魔,如果还有一处没有被魔血同化,那便是他的双眼,因为杀意和恨意太强,才导致他没有完全入魔的原因吧。秦玄为此感觉到一丝庆幸,目光再次掠过那皮包骨的脸庞,赫然入目的伤疤吸引了秦玄的视线。“咦?”秦玄翻找着储物戒指,其中有一道玉符中刻印着枢留下的七星修罗本体相貌。在秦玄的手掌逐渐颤抖的时候,一个名字呼之欲出:璇!秦玄的身体几乎贴上了晶石门,伫立在门前,此刻若是想尽办法,有可能会将璇救出,可根本无法制服,璇已经丧失了本性,如同一个杀戮机器,入魔太深。“这个老家伙进来的时间不短了,怎么,有什么进展?”耄老的身影突然出现,一时失神的秦玄竟然没有察觉。“这副骨骼很是古怪,眼球还没有腐烂,不太合常理,不过没啥动静。”秦玄一副外行人的模样,轻车熟路的在玉符上记录起来。“哈哈哈,这可不是骨骼,这是个即将成功魔化的人类实验对象,算是本基地中魔化程度最高的一个了。”耄老被秦玄的形容逗笑。“活人?”秦玄一脸惊诧,又朝那孔洞上望去,端详了一会后才转过身,“看走眼了,真是.....”“熟悉熟悉就好了,这个身份卡给你,五楼乃是休息之地,按照指示走就行了。”耄老略显疲态,丢给秦玄一个晶卡,背着手离去了。秦玄装模作样的转了一圈,整个幽冥基地此刻变得出奇安静,貌似除了先前那两名守卫,剩下的都是研究人员,然而所有的研究人员都没有现身,仿似全部在专攻四楼中的一个实验对象,这令秦玄压制不住好奇。“四楼,难不成有级实验对象!”这个想法一出现便被秦玄压制,级是什么概念,那至少是血碟之上的实力!秦玄猜测到这里,心跳加速,这个想法太可怕了。静坐。秦玄在等待机会,等待整个幽冥基地中,能量波动最紊乱的一刻,四楼正有不下数十位研究人员在轮流催动着魔息,但一直都很规律,能量波动也限制的相当精准,令秦玄连催动山河图都没有机会。一个时辰之后,秦玄终于等来了这一瞬,四楼的实验仿似出现了一点波折,导致能量波动变幻,秦玄的山河图虚影刹那间浮现,枢权玉衡开阳四人隐匿了气息,悄然出现。得知了璇的情况,枢朝着那隔间晶石门踏出了两步,愕然中停下身形,脸色痛苦。“有没有把握?”枢声音低沉。“有区别吗?”秦玄神色凝重。“有,便救,没有,便杀。”枢捂着胸口,脸庞抖动的厉害。“老大....”“大哥....”另外三人闻言心中一颤,欲言又止。“等等。”秦玄在识海中推算着万全之策,时间在紧张的抉择中度过,良久之后,秦玄分出五道神念,传给枢四人。“这样做?”枢哑然。“不行,万一二哥他已经是魔族,我们.....”权和开阳不知该怎么往下。秦玄一叹,朝着四位年迈老者点点头,“都了是万一,但这是我们救他的唯一机会,此事必须周密计划,虽有风险,但是值得。”“多谢。”枢不是婆婆妈妈的人,救出璇乃是他的本意。“那便待我准备一二。”秦玄示意四人躲在暗处,分出一缕微不足道的精神力朝着璇所在的隔间血池中渗透而去。“嗡-”血池引起了范围的动静,一片阵法符文光影泛动起来,随着血池的波纹将秦玄的这一缕精神力绞碎成虚无。“恩。”秦玄若有所思,记下了血池中阵法波纹的反应,再次分出一道精神力,朝着上次不远的地方探去。周而复始的试探,令秦玄触碰到了血池靠近自己一侧的大部分阵法符文潜伏的位置和规律,一个严密的复合阵法雏形在秦玄的识海中排列而出。“厉害。”秦玄不得不,这种复杂繁琐的阵法,即便让自己放手布置,也需要个半月的时间,但想要开启一道空门,便显得容易许多。一炷香的时间过后,秦玄右手上方聚拢着数百道精神力丝线勾勒的符文,阵法气息尽数压制在秦玄体内,看上去宛如一个镂空的光影球体。“应该差不多吧,如果不是运气太背的话。”秦玄心中叨念着,实则还是有不低的把握。“吱吱吱吱----”好似警报声突兀的响起,声音传遍了整个幽冥基地,秦玄大惊,那警报传来之地,正是璇所在的隔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