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七十章 听他的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7-11-24
    通明境六重巅峰魔族,身体的强悍超出秦玄想象,就算秦玄运起八脉随行的大荒崩天劲,加上狂战印第二十重的威能,也没能将魔军主帅当空打爆。

    魔军主帅不是被秦玄这一拳打成了重伤,而是被造物鼎恐怖的反震之力,震碎了内脏和经络。

    秦玄的手腕发出了彻底断裂的声响,地上的血碟愣愣失神,原本要冲天而起,和秦玄一较生死的念头,随着魔军主帅识海中的巨震而变得平息下来,终于,血碟的灵魂本源能够操控自己的身体,只是短短时间内还无法适应这般截然不同的转换。

    “你是何人,速速放下我家主帅!”八道魔将的气息从紫云城方向而来,气势惊人。

    “这个是你家主帅?”秦玄右掌已经断裂,背后斗苍翼催动,左手提着半死不活的魔军主帅,一记膝顶朝着那主帅的脑袋顶去。

    嘭的一声闷坑,几乎令半空中的八名魔将栽下地面。

    “怎么,不说话了?”秦玄气喘吁吁,面如金纸,恍惚之间,有种百川奔流,终要回归天地的感觉,一道道幻影分身在半空消散,到了最后,狂战印的反噬之力灌注到秦玄体内,秦玄腰杆挺直,身体颤抖,强行压制住马上就要晕厥的冲动,双眼和口鼻中,猩红的血液流出。

    “放人!不然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见到秦玄这般模样,那惶惶不安的八名魔将终于有了一丝底气。

    “你问问他,他同不同意你们这么做?”秦玄一开口,血涌而出,但声音中带着杀意烙印符文特有的森然杀机,这对于那气息萎靡的魔军主帅来讲,是何等恐怖的杀意。

    “蠢货,都给我回去!给我听他的,不然老子迟早灭了你们!”那魔军主帅的灵识笼罩在冰寒的杀意之中,说句话的功夫,身体连番颤抖了十余次,无法承受的魔军主帅鼓足了全身力气,怒吼道。

    “这....”八名魔将犹豫了,看着秦玄已经是强弩之末,可那毕竟还是强弩,非寻常之辈,能够将通明境六重巅峰的主帅打成这般模样的,岂会没有手段对付他们几个化羽境。

    “滚!”秦玄一嗓子吼出,自己都头晕目眩。

    “都到了这种时候,还想要操控我么?”血碟突然察觉到了血脉中出现的一丝悸动,正是那魔军主帅此时在暗中催动着血脉禁制之力,想要操控自己,击杀秦玄!

    血碟面无表情的朝着秦玄而去,识海中却已经和秦玄事先讲明。

    “你小子死定了。”魔军主帅气若游丝,但保持着识海中最后一丝清明,在臆想中操控着血碟的举动。

    “啪-”血碟的打出的耳光,比魔军主帅期望的还要响亮,但却落在了他的脸上,几乎将他的头颅打的绕着脖子转了一周,这一幕令八名魔将的羽翼在半空中凌乱。

    “打开城门,放紫云城修行者出来!”紫云癫窥探传讯玉符,事态危急之下,所有修行者的办事效率快到难以置信。

    “怎么办?”这么大的决定,魔将难以做主,把人面面相觑。

    “按他说的做。”秦玄身后的斗苍翼幻灭的瞬息,人面蛛王出现,托着秦玄悬在半空,这八足毒兽瞪着幽绿的双眼,在夜空中显得森然无比,秦玄冷声呵斥道。“看来,你们时想让他死了。”

    “别,别。照做,照做。”终于有魔将松口了,他乃是魔军主帅心腹,若是主帅死了,他在圣军中的地位定然一落千丈,匆忙间朝着身后的守城魔军喊道:“给老子打开城门,放人出来!”

    隆隆的城门响动在深夜闷响,四面厚重的城门降下,伺机等待的众多人类修行者发出惊天的欢呼和怒吼,从紫云城中冲出,紫云癫在前方引领,请示了秦玄之后,率众朝着青山城的方向疾行。

    “我们这么做,上面会不会追查下来....”半空中数位魔将心乱如麻,圣军法纪言明,公然开城这是死罪。

    “如果能救得了主帅大人,也算是将功补过,”那喊出开城的魔将眉头骤然抖动了一下,原本在半空中的血碟和那恐怖的人面蛛王毒兽凭空消失了!

    “糟糕!主帅被带走了,赶快去找!”八名魔将面色大变,谁还顾得上紫云城,朝着有战斗波动的山麓而去。

    “撤。血碟前辈传讯,紫云城已经得手。”天权开阳玉衡辰圭四人将一名魔帅打成活死人,提在手中,还有三名魔帅没有找寻到踪影,但荒莽云兰山腹地中数股冲天魔息涌现,令人心头压抑,开阳将巨斧别在身后,一挥手,十余道身影朝着青山城方向而去。

    远在数十里外,三股强横的魔军先行小队飞速朝着紫云城而来,在上次的犄角三镇圣军大会上议定,他们的驻地和紫云城驻地守望相助。

    “快快快,紫云城不能有失。”三股小队在半空疾行,此刻血碟和秦玄,开阳一行已然离开了紫云城的辖区。

    奔逃之夜,天枢气息萎靡的被开阳背在身后,天权托着琴,而琴的脸上泪水仍然未干,青丝埋进怀中的凯身上。

    “凯,已经陨落了.....”血碟回望了一眼算不上熟悉的紫云城,在这里,一只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第一先锋陨落,血碟的眼神中带着伤感与仇恨,再次窥探了一番自己的识海,那里有着毅的献祭烙印,忽明忽暗,直到现在,血碟也没有时间去找寻毅的踪迹,秦玄的状态差到了极致,宛如冬日街头的烛火,忽明忽暗的气息令血碟心中剧痛。

    “主上,我们马上就要回到道玄门了.....”血碟用玉手抚了抚秦玄下颌上的血迹,指尖弹动,将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魔军主帅再次震晕。

    道玄镇被数日前的魔军侵袭成一片废墟,但近几日随着不死城和紫云城数十万修行者的到来,简单的恢复已经完成,赫然一副超级大城的轮廓,甚至比起原本的燕云国都都要规模庞大,飞来峰,成了众多山门共处的混杂之地。

    在道玄镇上,没有了以往山门中的钩心斗角,修行者的世界便是如此,相安无事的年月,人们把心思都用在了攀比内斗上,待到危急来临,这帮逆天修行的执着之人,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凝聚力!

    飞来峰下,四道身影周身鲜血,衣衫尽碎。

    浦成正听闻着四人的言语,一脸凝重。

    “百川,节哀。”浦成拍拍雷百川的肩头,身后的雷千雨却没有表现出丝毫伤感,“老爹,我们不欠他雷家的,老家伙死了,没有什么。”

    “不,”雷百川眼中含泪,“那是以前,可现在我们的亏欠,已经无法偿还,为了让你大伯和我冲出来,他拼了老命拖住三名魔将,你要知道,他是为我雷家能够延续香火而战死,这是一只手指,上面有你爷爷的储物戒指,他感到大势已去,将自己的手指掰下,丢给了我,要我无论如何,替他向你认个错,这根手指,是他的悔过之心....”

    雷百川失声痛哭,所有的家族恩怨,在此刻看起来,终于有了归宿,可是,当家族中没有人生还下来,那些恩怨又有什么意义....如果可以,雷百川宁愿依旧过着被族人追杀,困在雷元兽聚居之地的日子,至少,那时还有和自己一样流淌着雷家血脉的人.....

    血碟归来,只是和浦成匆匆打了个招呼,便带着秦玄直奔飞来峰,秦玄的九天息壤分身早已在道玄镇口等待。

    半个时辰过后,开阳辰圭一行人满身血气的返回道玄镇,天色已然黎明,道玄镇盎然生机之下,闪电行动的诸人与青山老鬼,木倾城,木倾宙,不死城主,紫云城主,雷千雨,木清綾,在飞来峰核心控制室聚集。

    “怎么样,可有方法?”木倾城的疗伤木桶已经用上了,可秦玄的气色依然没有丝毫好转。

    “不行,这是透支了生命之力,容我再想想办法。”木清綾咬着嘴唇,一眼便看出了症结所在,对于她来讲,治疗透支生命之力并不难,只是不能当面说出,随即转头朝着天枢看去,身上数道伤口深可及骨,天枢距离活死人还有一步之遥,木清綾心中咯噔一声。

    “别。”血碟犹豫了瞬间,看到木清綾眼神变得决然,暗中拉了拉木清綾的袖口,轻声道。

    “无碍。”木清綾淡然一笑,从那一缕勉强笑意中,血碟察觉到了她和木清綾的不同,这个丫头,刁蛮只是表象的遮掩,其实内心纯净如水。

    “我们都到外面议事吧,这里留给清綾妹子处理主上和天枢的伤势。”血碟看到清綾纯澈的目光之后,轻叹一声。

    “咦.....”九天息壤分身狐疑的望了望留在核心控制室的三人,总觉得这治疗之事,定有蹊跷,但血碟拉扯着自己,将自己带出了房间。

    “不要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九天息壤分身离开前,这一句叮嘱令木清綾笑的宛如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