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一百六十四章 赤裸抢劫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7-12-30
    第一百六十四章抢劫

    秦玄留下一句询问,将那黑傀问的满脸茫然。

    “不,不错啊,你的攻击手段和身法。”黑傀公正的评判道。

    秦玄一笑,“那是你没尝试下战天印。”

    “哦?”黑傀乐了,暗道,“碰上了一个傻子不成,嫌自己死的慢了。”

    秦玄一动不动的站着,望向黑傀开始凭空挥拳。

    “这个手段当真强横!”黑傀接连打出十六拳,此刻全身已经有了浓郁炼体能量游走,但已然没有达到临界点。

    “差得远,差得远,我一年前就能达到二十三拳的程度。”秦玄见黑傀竟然降慢了出拳速度,貌似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讥讽的评判道。

    “恩?”黑傀愣了一瞬,“没道理啊,复刻之后,咱们应该一模一样才对,至少身体承受能力,我比你强才对啊。”

    说到此时,黑傀已经打到了第二十拳,可秦玄依旧是那副满脸看不起的模样,黑傀的身体依然在颤抖,可见秦玄的反应,索性双目圆瞪,继续凭空挥拳,每一拳挥出,都能看到空间裂缝接连出现的恐怖之象。

    “二十二....”黑傀几乎压制不住体内能量朝着拳头中涌去的势头,但生生站定,目露决然,“一定可以,我也一定能够做到二十三拳!”

    “这厮....”秦玄看黑傀此刻的模样,便已经猜测到了自己的极限,定然也是二十二拳的程度,但黑傀却还在坚持,第二十三拳需要的能量明显有超过黑傀身体负荷的趋势,随着黑傀一声爆喝,半空中一声轰鸣,第二十三拳终于打出,整座石室传出骇人听闻的巨响,秦玄倒退数步,才稳住身形,这一拳的威势,已经无限接近了窥道境一击!貌似比起伦萨那种单体攻击偏弱的窥道境,还要狂猛三分。

    “哈哈哈,打出来了,我也打出来了....”

    秦玄只听到前方黑傀一声死而无憾的大笑,黑傀仰面倒地,傀儡之躯在剧烈的抽搐中分解成了一块块矿石本体,若是寻常修行者,怕是会直接爆体而亡。

    “你厉害。”秦玄看着满地矿石朝着黑傀本体中凝聚,渐渐化作雕像的黑傀终于没有了丝毫气息,秦玄说出了三个字,朝雕像比划了一下大拇指,“有的时候,无论是炼体修行者,还是悟道修行者,都得先提升下智慧才行....”秦玄拍了拍黑傀的脑子,伫立原地的时间长达半个月之久,并非黑傀体内的第六宫炼体之芒太难形成,而是黑傀不知道在此地镇守了多少年月,每当有进入此地的试炼者出现,它都会变化成和对方一样的存在,这导致其体内留下的战技和功法不计其数,虽然绝大多数都随着时间而慢慢消散成了残缺,但秦玄用了十天的时间,还是获益匪浅。

    “叮-”

    随着秦玄对于数万人的战斗经验领悟,体内沉积的矿石能量汇入丹田之中,终于踏出了化羽境七重的门槛,六宫炼体之芒游走全身,与半个月前相比,秦玄的实力突飞猛进。

    突破带来的天地能量涌入极其惊人,以秦玄为中心的能量漩涡在石室中躁动翻腾,秦玄双目紧闭,数个呼吸之后,能量漩涡越来越大,石室战栗不休,方格墙体中不计其数的玉瓶朝着秦玄而来,其中的矿石能量粉末几乎将秦玄裹成了一个粽子。

    秦玄丹田中庞大的空间在一日之后,终于再次鼓胀,叮鸣再次传来,周而复始的吞噬令秦玄有种飞升一般的畅快之感。

    “这个小子,把泰山族那么多家伙留在世上的最后一点印记也给吞掉了,咯咯,畅快,真是畅快,做了我无数年前想做的事,哈哈哈。”可能是世间无仙酒很烈,暗中那道女子的身影正掩口狂笑。

    “不能再继续了,修行之途,不可冒进。”秦玄心中警兆突生,接连突破两重还能够把持住修为的浮躁,若是一口气突破三重,定然会令根基不稳。

    想到此处,秦玄强行遏制住了黑炎的吞噬之力,漫天矿石粉末能量在半空中凝聚成一个一米直径的大球,秦玄无法催动储物戒指和山河图,索性将其抱在怀中,朝着七层而去。

    “这貌似是抢劫了吧....”狂笑的女子脸庞抽搐,尽管秦玄做了大快人心之事,可那么庞大的矿石能量,眼睁睁看着秦玄将其带走,总觉得亏了很多,但想到手中的仙酒,一切都变得并不过分。

    七层,一片湖,宛如镜像,有一干瘦的傀儡端坐在湖畔的石台上,手中拿着一副吊杆,愣愣出神。

    “黑傀那厮,积攒了这么多年,成了嫁衣啊。”老傀头也没回。

    “无意而为,弃之不敬,物尽其用吧。”秦玄厚着脸皮道。

    “咳咳。”老傀本来就没打算转头看秦玄,但闻言还是忍不住想看看到底是何许人如此厚颜。

    秦玄和老傀相距五米,在秦玄朝老傀走来之时,老傀转过头去,双眼中精芒游走,目光盯着镜像般的湖面,其上一点波纹都没有泛起。

    “有趣。”老傀站起身形,“我并没有垂钓,你却依旧屏住了气息,为何。”

    “垂钓不在于形,而在于意。”秦玄伫立在石台旁,和老傀并肩而立。

    “水中已无鱼。”老傀将吊杆递给秦玄,秦玄一笑,双手接过,垂钓这种事倒是见秦家军的老兵做过,从一侧的木桶中取出鱼饵,挂在钩上,选中湖水的一处位置,甩竿而出,鱼饵悬在十米远,距离水面一尺之遥,随着鱼线在风中摇曳。

    三日,不见秦玄动一分一毫,甚至,连呼吸都融在平静的湖水之中。

    老傀安静的站在一旁,此时,倒是开始对秦玄正眼相看。

    “来了。”

    秦玄双目闪过精芒,七层通往八层的结界,化作一道阵法符文之芒冲入湖水之中,凝型成光影之鱼,跃出水面,朝着秦玄的鱼饵咬去。

    再回头时,那老傀已然是一座雕塑,神态显得很是恭敬,站在石台中央。

    第七宫炼体之芒,与五日后,在秦玄体内涌现。

    秦玄告别了老傀的雕塑,踏入八层之中。

    圣山八层,已经高处不胜寒,自从泰山族寻到圣山,并依靠圣山而崛起之日开始,共有九十九人进入过八层之中。

    “有人在吗?”秦玄望着眼前的空旷,好奇的喊道,声音远远的传出,只能看到周遭半空浮云游走,却不见人影,也没见到镇守此地的傀儡。

    秦玄不明所以,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便是通往九层的阵法结界不知在何处,仰望半晌,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咦?怎么会有个镜像法阵!”秦玄的余光中,出现了数个阵法符文星点闪烁,回头望去,赫然是一个镜像法阵阵组,其中不断的出现诸多人影经历圣山历练的场景。

    “青卿。”秦玄见到,青卿止步于第三层,三次机会用尽,被直接轰飞到结界之外。

    秦玄眉头皱起,担心墨锦走到五层之上,因为五层后,毫无机会可言,尤其是第六层。

    “这圣山的构筑真是神来之笔,每个进入此地之人,都单独面临这各自的挑战,相互之间毫不影响。”秦玄惊叹过后,终于找到了墨锦的身影,墨锦止步于第四层,而有几名地字部成员,走到第五层的时候,被打成重伤退场。

    “你这般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我身后,是想要下黑手?”秦玄对于空间属性的感知很敏锐,察觉到后方有动静,秦玄回头之前,冷声道。

    没有声音回应。

    待到秦玄转身的一刻,骇然看到来者竟然是木清綾!

    “幻觉。”秦玄对于阵道的造诣,令其对于幻术的了解很透彻。

    “玄哥。”木清綾轻轻拉着秦玄的衣袖,眼神中却满是忧伤和决绝。

    “幻觉。”秦玄在心中警告着自己。

    木清綾抬头望向秦玄,脸颊上滑下两串晶莹的泪珠,“如果有一天,我们注定要阴阳相隔---”

    “滚开!”秦玄心中一痛,翻手将木清綾的幻象打散,愤怒道:“我不管你是谁,再拿这种话开玩笑,别怪我不客气!”

    “簌--”

    木清綾散去的虚影在一米之外再次凝聚,脸色苍白很多,“请听我说完好吗,玄哥.....若有那样一天---”

    秦玄突然感觉,心里漏跳了半拍,尽管自己有十成的把握确定眼前就是幻觉,但不知为何,秦玄有些感觉到惊惧!一种不妙的预感在心底蔓延。

    “请在雨后的天气,为我,们,驻足。”

    木清綾的声音终于结束,秦玄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

    “清綾!”

    秦玄心中不妙的预感越来越烈,冲上去一把拉住木清綾的手腕,这一瞬,身体如同被石化在了原地!有触感!眼前的木清綾有触感!不是假的!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秦玄拉着木清綾,惶恐的大声询问着,但木清綾只是将头埋在秦玄的肩头,将秦玄的衣襟湿了一片。

    “哎....”一声叹息响起,“看来,第一百名来到此地者,终究要成为这八层半空中的一抹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