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五章 摸上祭坛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8-03-20
    第五章 摸上祭坛

    “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威压的声音在周遭回荡,一名高大的骨族战士闻言快步朝着雷精炮的方向跑去。

    “他们这是准备大军开拔,侵犯风之国了...”秦玄距离雷精炮放置的方位数百米,众多骨族战士显露出身形之后,秦玄能够看到,半空中的死气已然浓郁到了将要凝结的程度。

    “军团长,是几个摆件。”骨族斥候拎着雷精炮跑了回来,对于这种威能的玩意,只能被他们称之为摆件。

    “啧啧,收起来,帮我单独保管,这次行军回来之后给我,有意思的小玩意。”军团长眼中魂火大亮,在幽暗的中天中被困了如此之久,看到新奇之物很是开心。

    “大哥,你做什么?”男童见秦玄俯下身子,朝着远处而去,不禁小声问道。

    “你对他们口中说的祭坛了解多少?你看上面,貌似他们手中的骨锤上带有的魂纹,都是从祭坛那边照射过来的光芒所给予的。”秦玄猜测到。

    “大哥,去不得,那祭坛乃是骨族至强者聚集之地,就算你闯进去也没有办法毁掉。”男童猜测到了秦玄的想法,大惊失色。

    一路追寻秦玄的数名骨族看到了结界裂缝附近的大军阵仗,赶忙停下脚步,悻悻的返回,他们可不想加入其中,那是准备开拔屠城的队伍。

    “你们说,那个人类的家伙跑到哪里去了,怎么可能从咱们的追击中消失?不可思议。”

    “消失就消失吧,在死气能量的浸染下,活不了多久的,咱们还是继续找寻人类幸存者的大部队,了结了这个任务就坐等分享祭坛总部的俸禄了。”

    “说的在理。”

    数名骨族战士索然无味的在山体见奔走,秦玄的出现只不过是一个插曲而已,渐渐的被他们忘在脑后。

    山坳裂缝中的老者正在闭目凝神,突然之间睁开了双眼。

    “有消息了?”城主目光一缩。

    “这....”老者犹豫不定,“他说骨族有大部队在裂缝附近驻军,我们不可轻举妄动,另外,他要前去捣毁骨族祭坛。”

    “嗯?”城主冷锐的目光露出了沉思,“突击分队,做好准备协同作战。”

    三千余人,选出了二十多名修为较高的强者,站在城主身侧保持着安静。

    老者秒懂了城主的意图,他已经用精神力将秦玄描述的祭坛之事告诉了城主,城主的决定已经很是明显。

    “走。”城主拍拍老者的肩头,“他们交给你了,我上去陪那些骷髅玩玩。”

    在拥挤的密道中,城主一行二十三人绕过了十余个弯路之后,城主爬出洞口,朝着外面招招手,秦玄已经等候多时,跃下密道入口和城主汇合在一处。

    “路线。”城主望见秦玄肩头的男童,对秦玄这分战乱中的爱心很是感激。

    “他知道,大家随我来。”秦玄话不多说,将男童放下,男童的手心正酝酿着幽绿和灰黑两股死气,死气带着微弱的光芒,笔直的指向了前方的密道,城主疑惑的望向秦玄,却见秦玄已经走在前面。

    “跟上!”

    密道四通八达,不少通道都已经被炸穿和塌陷,城主手中一卷旧图,上面标记着方位,好不容易挤在前面,将图递给男童,“这是密道图,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你和我说下祭坛的点位。”

    男童瞥了一眼,指了指图上边缘之外毫不起眼的地方。

    “你确定?”城主眉头皱起,转而释然,“祭坛是原本就存在于骨族中天的,难怪。”

    “你们先将丹药服下,克服死气侵蚀。我们走到密道尽头之后,想办法进入骨族中天。”秦玄分发丹药,队伍急速前行。

    中天对撞,素雨城与骨族中天各自塌陷了交接之地,而所谓的祭坛,就在骨族中天塌陷的位置附近百里,路上城主问起了关于风之国救援的事,秦玄几句话便全部说清。

    “看来,必须要想办法将祭坛捣毁,不然整个中天都抵不住骨族的侵犯。”城主叹息一声。

    疾行了两个时辰,天色已经亮起,秦玄数人从地底跃出之时,已经到了中天对撞的核心地带,密道彻底塌陷,山体化作齑粉,原本是素雨城的一个小镇,此时连完整的石块都难以找寻。

    “我.....”城主见秦玄从洞口探出头去,却久久没有动静,慌忙起身张望,不禁心中冰凉。

    眼前的天空虽然透出了阳光,但光芒被幽绿和灰黑遮挡,光线惨淡,视线之中,接地连天的骨族大军伫立在原地,背对着秦玄一行,保持着绝对的安静。

    “这是在干什么?”城主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问道。

    “祭祀。每个月都要进行的事。将骨锤插在地上,接受祭坛上荡漾出的能量,令他们仿似不死不灭。”男童撇撇嘴,这种情景他已经见过了不知道多少次。

    “插在地上?”秦玄一愣,体内的源字诀光芒流转,精神力附着其上,静默了数个呼吸之后,终于感受到了大地之中,有着诡异的魂纹能量波动,那种波动,竟然让秦玄觉得是一种古老的吟唱。

    “什么也没有感受到啊。”城主不明所以,但秦玄却进入了宛如体悟般的状态之中,额头不断有汗水滴落,城主望见秦玄的嘴唇在微微动弹,仿佛要说什么。

    此刻,骨族中天的上空,出现了难以理解的一幕,原本弥漫高空遮挡阳光的两股死气,却开始出现了翻腾和剥离的景象,随着秦玄口中念出声音逐渐变得清晰,天空中的变化越加明显。

    “嘶--”秦玄深吸一口气,睁开双眼,“竟然真的有这种事!这绝对不应该是天地间的力量!”

    刚刚在模仿那地底传出声响的时候,秦玄仿似感觉自己成为了骨族中天的掌控者一般,微弱的精神力居然可以跨越成千上万里,和漫天的死气融在一处,将整个骨族中天内的一草一木都俯视在眼底,可那种模仿一般的念咒令秦玄体内的能量消耗极快,秦玄不得不停下来,心跳已经快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适才那种力量,按照秦玄的理解,已经接近了所谓的神,只有神才能做到!

    高空中两种死气的翻腾结束了,好似从没有过任何变化,秦玄询问男童:“这种祭祀一般持续多久?”

    “一个时辰。”男童不假思索。

    “我已经找到了进入祭坛的路径,赶过去也需要一个时辰,大家上来。”秦玄祭出了突击舰,城主大开眼界,突击舰升空,秦玄催动源字诀将天空的死气拉拢在战舰附近,遮掩了战舰的气息,化作一道流光,直奔先前念咒之时看到的祭坛方向而去。

    “这些骨族,是战争后的尸骨,他们的魂力未散,聚在一处,组成了极为强大的献祭之力,将自己献祭给了一位神,而后获得了献祭反哺之力,令他们能够以这种诡异的方式继续生存,若是这样,这位神的力量也未免太过惊悚....”秦玄的识海中,回荡着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的推演。

    “原来藏在这里!”秦玄识海的浮屠塔上,猛地传出一声手掌砸击窗口的响声,秦玄抬眼望去,正是那名高大威猛的男子,此时男子双眼冒火,呼吸沉重。

    “什么意思?”秦玄试探的问了一句,没想到那男子真的开口说出了令他头破发麻的话。

    “厄运神主,域外神,最该死的叛徒之一!若不是你的推演,我还没断定,但我现在敢肯定,这里就是他苟延残喘之地!”高大的男子一侧,秦玄愕然的看到了另外一道身影,身着红衣灿金服,五官硬朗却略带虚幻---焚川!

    焚川见到了秦玄,露出了神秘一笑,退回到了窗口之内,秦玄已然愣在当场,窥探了掌心的念力碑空间之后,果然发现焚川雕像已经有了些许变化,有了念力的支撑,雕像散发出勃勃生机,待到雕像被念力注满的一刻,火神焚川应该会傲然重生了吧。

    秦玄略一愣神的功夫,浮屠塔九层中已经开始了激烈的交谈,秦玄听不到具体言语,但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氛围,十余个呼吸之后,却是焚川再次冒出头来,朝着秦玄笔划了一下拇指,转而关上了九层的窗口。

    “喂,喂喂....”秦玄还想要再继续询问关于什么厄运神主的事,可对方把窗户直接关上了,这算怎么回事。

    秦玄退出识海,突击舰在高空穿行,下方成片的骨族战士都静静的站立,舰载成员通过镜像法阵看到下方的骨族战士队伍,不禁心底冰寒,就算整个中天的修行者全部加起来,也无法同骨族大军抗衡吧....素雨城城主无力的靠在操控台上,他终于知道自己以前和骨族对抗的数日是多么胡闹,早知道骨族强横到了这等程度,还不如第一时间便率领素雨城修行者逃跑,至少现在还能多存活一些人。

    “你听闻过厄运神主没有。”秦玄突然转头望向男童,男童原本坐在操控台上,双腿晃荡着不知道想些什么,听到秦玄的问话内容,险些直接从操控台上滑落。战玄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