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二十六章 四兽觉醒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8-04-03
    ♂? ,,

    第二十六章 四兽觉醒

    “兄弟,过来看下这里好奇怪!”颂赞踏入法阵结界之后,惊诧的开口,指着前方一处开口惊呼。

    “怎么回事?”六名守卫下意识的朝着阵道空门走去,眼前光影一闪,六人连闷坑都没有发出便瘫倒在地,紧接着,颂赞朝秦玄众人比划着手势,秦玄一行鱼贯而入。

    “啊---”

    朦胧的惨叫从地底某处传出,花戮的竖眼圆瞪,那声音她再熟悉不过,那是龙猿的声音!

    “这边。”九天息壤分身对于地下空间和位置的掌控很精准。

    “先不要去,我们遇上麻烦了。”秦玄眉头挑动,在结界空门的一侧,有微弱的镜像法阵能量波动,不同阵法的波动虽然大同小异,但对于秦玄这阵道高手而言,还是能够分辨,身影一闪,秦玄手中的精神力化作阵符,将那镜像法阵震成虚无,九天息壤分身感受着四周的动静,良久都没有任何反应,貌似这镜像法阵的看守者不在位置。

    秦玄松了口气,眼前的驻地是一座座树屋,最下方的直接开辟在粗壮的树干上,半空中的书屋仿似挂在树干中央,而最上方的书屋,则隐藏在枝叶繁茂的树冠中,猎族这种特殊的建筑方式,令秦玄想起万古丛林。

    “啾啾--啾啾-”

    鸟鸣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在安静之中显得诡异,秦玄猛地抬头望去,额头三目金光亮起,透过枝叶,赫然看到一名身穿戴藤条的斥候在发出呼哨。

    “噌-”

    弹指劲气如刀,玄功之力精密的控制在飞刀形体上,那斥候大惊,打算逃窜的一瞬,头颅被击穿,软软的躺倒在繁茂的枝条中。

    “我们好似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个区域的牢狱区,这座大树是空的,通向下面。”九天息壤分身睁开双眼,此刻从大地中吸收的土属性能量斑驳不已,其中蕴含着凌乱的血气。

    “我和开阳玉衡负责在上方警戒,们下去吧。”天枢轻声说着,开阳玉衡点头,三人联手布置隐匿法阵,身形瞬间消失。

    秦玄跃入树洞之中,出乎意料的是,树洞笔直向下,毫无可踏脚之处!

    “这貌似不是通道!”秦玄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十五米的高度,待到想要催动玄功踏空而立,上方的人已然落了下来,树洞只有两米宽,接连跃下的身影一个接一个的掉落在地。

    “咚咚咚--”

    史上最尴尬的落地方式,落地成堆。

    “有待宰羔羊送来了,哈哈哈!”秦玄众人还没有爬起,便听到漆黑的视线前方传出数声狂热的高呼。

    “关上输送通道,让我们尽情的虐待他们!好不好?”

    “好!”

    欢呼的声浪如潮,秦玄和木清綾都看清了那影影绰绰的身形,黑压压一片足有上百个满身血渍的猎族,一走上前来,身上浓郁的血腥气息便险些令木清綾作呕,这是一种血污常年没有清洗,又在阴暗潮湿中发酵的刺鼻气息。

    “嗡-”

    有一名瘦小的猎族将手掌按在了墙体上,璀璨的阵道光芒沿着墙壁勾连纵横,刚刚从地上爬起的秦玄突然发现,密密麻麻的阵道锁链从脚底盘旋而上,直接将身捆绑的密不透风,锁链像是为每个人量身定制,在脖颈,腰身的束缚力量极大,半个呼吸的工夫,整个人便玄功运行阻滞,真的成了待宰羔羊!

    “们怎么样?”秦玄想要询问下木清綾的状况,但此时自己的头颅已经无法扭动。

    “不能动,不能催动真气,该死,这些阵道锁链在朝着我体内灌入污浊的血液!”连颂赞这般狂猛之人也瞬间成了刀俎上的鱼肉,连被强行灌输血液也没法阻止。

    “害怕吗?桀桀。”那瘦小的猎族手里端着半片照明石,他似乎很喜欢这种黑暗之中一点光明的味道,秦玄看清了他的脸,他已经与寻常的猎族长相偏离,口中两颗锋利的獠牙,双眼血红,面色苍白如纸。

    “唾。”秦玄直接朝着前方唾了一口,“不人不鬼的东西。”

    “有点意思,这个家伙归我了,正合我的胃口。桀桀。”那瘦弱的獠牙男子大摇大摆的走到秦玄身前,“前段时间,也有个叫做什么什么战道的家伙,也像这般硬气,可惜啊,不然他可以多活一段时间的。”

    獠牙男子将锋锐的指甲划过秦玄的肩头,在他的印象中,没有谁能够在封印大阵的威能和污血灌体之下,保持身躯的强横,污血能够快速令人的肉躯强度下降到寻常人类的程度,堪称阴毒至极的利器。

    “吱吱-”

    指甲前段传出了金属摩擦声响,修行衫咧开了口子,那男子瞪大了血红的双眼,看着自己已经被压扁的指甲。

    “灌血,给这个羔羊多灌污血,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獠牙男子捶胸顿足,发出嗵嗵的闷响。

    “让们灌上三日,又有何妨!”秦玄豪气大发,说完之后,又露出了一丝忌惮神色,刚巧被那獠牙男子瞥到,引得其更加兴奋。

    阵道之力猛增,浑浊的污血注入秦玄身躯之中,秦玄欣喜的迎接着这一场旷世大礼,体内的火凤欢喜雀跃,身躯中的青龙军魂和虎啸军魂悄然苏醒,就连玄武之力也蠢蠢欲动。

    从一开始,九天息壤分身便没有被困住,如同一团微不可见的尘埃悬在半空,稳住众人焦急的心情,暗中将阵纹渡入每个人的身上,化解着关键之处的封印束缚,秦玄的吞噬功法催动,沿着脚底将每个人连在其上,吞噬着众人体内的污血。

    一刻钟过去了,每个人虽然都和被封印时一模一样,但此时只要意念一动,变会玄功通体。

    “可以了吗?”

    正在那獠牙男子打算再次试一试秦玄的躯体有没有软化的时候,秦玄突然转头问向身后众人。

    诡异!

    獠牙男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刚刚他确实看到秦玄转头了!

    “我去的!”颂赞早就忍不住了,如同出膛炮弹般冲了出去,那獠牙男子身上骨骼瞬息断裂十处以上,在三米开外围观的众多病态猎族狱卒从没有见过这等场面,有人竟然从封印大阵中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