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九十一章 故人踪迹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8-05-03
    第九十一章 故人踪迹

    天水散人递给秦玄一片‘玉’符,其上有自己天水‘门’的位置和联络方式,秦玄收取了烈火源晶,火凤兴奋的在秦玄体内穿行。

    “这位小友请等一下。”

    秦玄刚打算走下台区,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秦玄的对面出现了枯木一般身形的老妪。

    “前辈中气十足,气息内敛,看上去并无晚辈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秦玄转身回应道。

    “好眼力,这衍道台也并非是看病求医的专属之地。请看。”老妪一抬手,一道灰‘色’身影从其袖口中闪出,站在台上,凶煞之气尽显,秦玄倒退半步,面‘露’骇然之‘色’。

    “凶傀!”

    在傀道之中,凶傀是极为强横的‘门’类,将怨念与生命之力炼化在傀儡的躯体之中,凶傀乃是以活傀为基础,炼制途中要不断的促使它产生凶煞怨毒执念,看眼前凶傀全身的深灰‘色’,已经是凶傀之中的极品。

    秦玄倒退半步,不是因为眼前的凶傀不可战胜,而是炼制者和这具凶傀竟然有几分神似!

    半晌没有开口,秦玄也没离去,等待着老妪的下文。

    “我孙‘女’。”老妪一开口,周遭的围观之人皆是面‘色’大变!

    秦玄看到老妪浑浊的眼眶中闪过忧伤之‘色’,目光打量着那面无表情的凶傀。

    “是我的师尊,号称邪师,他研究了一辈子傀道,最终以没能炼制出凶傀为憾,我可爱的孙‘女’被他炼制成了凶傀,我将孙‘女’救出,但傀道不‘精’,只能维持她生命不灭,她已经没有太久的活路,希望在这里能够碰碰运气。”老妪说着,满脸悲痛之‘色’。

    邪师之名,在天之朝也算是响当当的恶人,眼前的老妪竟然是邪师的弟子,不禁令一众散修刮目相看。

    “敢问令师是几品傀灵师?”秦玄打量着凶傀‘女’童,开口问道。

    老妪神识传音道:“十三品。”

    秦玄眉头微皱,将手掌朝着‘女’童的肩头放去。

    “飒!”

    ‘女’童长发直立,抬手如刀,指尖猛地划过秦玄的喉咙,速度之快简直骇人听闻,爆发出的气息远在百级之上。

    “馨儿不要!”老妪大喝一声,但为时已晚,那‘女’童貌似在秦玄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威胁,双眼泛动诡异之芒,掌刀劈出之后,眼中的凶煞之芒朝着秦玄双眼刺去。

    “铛-”秦玄早有准备,十三宫炼体之芒聚集在手臂之上,挡住对方的掌刀,以硬碰硬的脆响,‘女’童被反震之力‘波’及,狼狈的倒退数步。

    “小子,看你的师‘门’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休要多管闲事!”‘女’童开口了,自从她被老妪救出,这是第一次开口说话,但一张口说出的,却是邪师的声音!

    老妪全身颤栗,不敢置信的蹬着自己的孙‘女’,“师尊!你没死,你竟然夺舍了我的孙‘女’!”

    “错,并非夺舍,乃是用无上傀道来助她少走弯路而已。”‘女’童‘露’出了诡诈的笑,和她的面向格格不入。

    “不,我不要她多么强大,我要我的孙‘女’!师尊,你放她一马!”老妪慌了,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的师尊已经陨落,没想到竟然还活在自己孙‘女’的身体里。

    “给你个机会,滚出她的身体,不然,你可能会灰飞烟灭。”秦玄盯着‘女’童,一步步的朝着‘女’童走去。

    “小友,我孙‘女’是否还活着?”老妪望着秦玄愣愣出神。

    秦玄无奈的摇头,“应该是已经被他灭杀了本源。”

    “你放屁!你根本就不懂傀道,灭杀了本源,还怎么能够炼制成活傀,更别提凶傀了,无名小辈也敢在此大放厥词!”‘女’童的言辞‘激’烈。

    “貌似,你才是真正的失败者吧.....”秦玄叹息一声,“你炼制之后,才知道凶傀的可怕,你无法完全将其扼杀之后取而代之,只能选择了寄宿之法,将自己融在她的记忆之中,强行将她变成了你,其实,你已经不是邪师,你只是邪师的一段记忆而已,可悲至极。”秦玄猜测到了两种可能,被邪师自己否定掉了一个,只剩下了唯一的可能。

    ‘女’童踉跄后退的两步,眼神‘阴’毒的瞪着秦玄,“我就是我,我是凶傀邪师,不是她的孙‘女’,我会在百年之内,变成世间至强的存在。”

    ‘女’童的声音充满了‘阴’翳,令周遭观望之人脊背发凉。

    “噗通-”老妪跪倒在秦玄面前,“小友,老身求小友救我孙‘女’于水火之中。”

    “愚昧的家伙,成大事不拘小节,一个孙‘女’算个屁!等为师日后变成至高存在,你便知道牺牲一个家人,根本算不上什么付出!”

    “恶魔....此人已经入魔....不愧邪师之名。”御云眉头皱起,望着场上的争论。

    秦玄叹息一声,“看来,是时候让你这怪异的存在从世间消失了。”

    “你不配!老夫才华绝代,信念至坚!”‘女’童周身的灰‘色’气息如同滚滚烟尘,朝着周遭弥漫,笼罩这高台,远远看去,都能够分辨出烟尘中的凶神恶煞之相在奔腾涌动,令人脸‘色’苍白,心中惊恐。

    “一念千手!”

    秦玄将青芒汇入掌法之中,‘精’神力附着其上,千道掌印瞬间形成一道光柱,直接透过凶煞幻象,正中‘女’童的面‘门’,透体而入。

    “噌-”

    这一幕结束的太快了,从凶煞幻象出现,到幻象完全消失,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刚刚的一瞬,没有人看清秦玄的手段,那‘女’童直接被秦玄一掌拍的仰面倒地,喷出一口黑血,青芒冲入其识海之中,惊恐的怪叫在场上响起。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你这是什么功法!本座不服!”

    “碎!”

    秦玄张开五指,虚空抓摄,半空中咔的一声脆响,好似有什么古怪之物凌空破碎,数缕青芒回到秦玄的掌心之中。

    “前辈,你希望,请祭出‘精’神力本源,跟我来。”秦玄朝着老妪招呼道。

    老妪已经呆住了,眼前的少年不知用了何种手段,现在孙‘女’身上一点也感受不到师尊的气息,但孙‘女’气息萎靡,貌似还有救,慌忙催动‘精’神力本源跟随秦玄的指印而去。

    秦玄所做的,乃是窥神术的篡改记忆之法,一刻钟的时间,老妪不敢置信的看着秦玄将自己讲述的诸多事情,改入孙‘女’的识海记忆碎片之中。

    “小,小友,这凶傀的凶煞之气,该如何破除?”老妪发现,自己的傀道八品,在对方面前,犹如蹒跚学步一般。

    秦玄收势,沉‘吟’一番之后,身前骤然走出一个金光缭绕的胖子,正是人煞。

    “能不能搞定?”秦玄询问道。

    “‘门’主,大补之物啊,哈哈!”人煞的反应比秦玄想象中还要夸张,短小的双臂按在‘女’孩的肩头,全身金光缭绕,猩红的双眼和‘女’孩对视在一处,张口一吸,‘女’孩身上的凶煞之气出现了涌动之像,时间不长,人煞大喝一声,“还不束手就擒!”

    看台周围的观望者惊呆了,这金光灿灿的家伙,一开口,天空之上煞气翻腾,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金‘色’的光环收缩之间,‘女’童全身‘抽’搐,灰‘色’的体表开始变得出现了‘蒙’‘蒙’微光。

    “醒来之后,她的修为便要重新来过了。”秦玄叹息一声。

    老妪却丝毫不介意,感‘激’的再次朝着秦玄跪下,被秦玄托住。

    “不必如此,能够帮她一把,也是令我心境圆满的途径,相互成全。”秦玄风轻云淡的说着,他突然感受到了来自周围修行者的一缕好感和敬意,和星核中存储的念力有着异曲同工的韵味。

    老妪望着秦玄走下台去的背影,自己的孙‘女’已经翻身爬起,看动作虽然全身无力,但老妪已经感动的泪流满面,她没有去追寻秦玄的背影,而是抱着自己的孙‘女’,朝着天水散人走去,天水散人与刚刚那少年应该在以后会有些联系,想要报答今日之情,通过天水散人也能够知道些许那少年的消息。

    “小姐,这个家伙,竟然是个好人。”丫环望着秦玄若无其事而来,轻声在御云耳旁说着,“小姐,小姐?”

    御云已经听不到她说什么了,望着秦玄的身影,在周遭数千人的目光中,那英俊的少年朝着自己走来,想着想着,御云的心跳已经快到抑制不住的程度。

    “给我回去查查这厮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哼!”界约愤愤的朝着身侧随从使眼‘色’,那随从却看着秦玄的身影有些神往,界约赏了他两脚之后,才算回过神来。

    “厉害。”御云主动走上前来,拉着秦玄的胳膊,比划着大拇指,一连崇拜之‘色’。

    秦玄正待搪塞一二,但目光却朝着另一个方向看去,面‘露’疑‘惑’之‘色’。

    “怎么了?”御云发现了端倪,开口问道。

    “一个朋友。”秦玄眉头挑起,那感觉绝对错不了,自从初次见面,便有过的一种宿敌之感,可秦玄却想象不到,小野夫怎么会出现在了天之朝的三山古刹集会之上!看他行进的方向,刚刚明明是从自己所在的地方离开的。

    “怎么回事,好歹也算是他乡遇故知,他怎么没跟我打招呼?”秦玄无法理解。</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