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冠冕堂皇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8-06-09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冠冕堂皇

    “他若真的是一片问道之心,想要前去时空海的尽头,刚刚便不会贸然对你的儿子出手。[.jdf99. `’]”满场安静的时候,秦玄的声音并不大。

    “我觉得也是,人类都好个面子,不就是打算以这个爆炸物来威胁我们给你条活路么,直白点说不就完事了。”鲲皇都经历过无数年的风雨了,单单是前来追寻天地之极的强者,便有上百人,每个人都有一番说辞。

    “雷云洞洞主是吧,如果你所说是真,那么出去之后,你就会知道自己有多么无知,雷云洞,将会从天之朝除名。”天之朝圣主恨得咬牙切齿。

    “鲲皇子也救回来了,咱们大功告成,散了吧,留在这里看热闹也没什么意思。”秦玄突然说道。

    鲲皇闻言一愣,转而开口道:“都给我各回各家!守好自己的地盘,谁要是敢从附近经过,一个也不要放过!”

    海兽散去的速度比来时还要迅猛,毕竟那恐怖的屠神弹在半空悬着,看一眼都全身压抑。

    “我们走!”天之朝圣主嘴角扬起,单手抓摄,将屠神弹收起,大摇大摆的带队离开,秦玄和鲲皇相视一眼,秦玄跳上沧猿的肩膀。

    “相信我,这家伙的野心极大,绝不可能让屠神弹爆炸,那会连同他自己一起被炸死。”秦玄说完这一句,和沧猿一起朝着时空海的中心而去。

    “可是我不敢赌啊,用我鲲皇一族所有人的性命做赌注,实在是荒谬。”鲲皇摇头,此刻发现秦玄已经离去,化作视线中的一个黑点,“喂,那边不能去啊,那边是靠近时空海尽头的一端!”

    鲲皇声音回荡,也看不清秦玄有没有转身回应,带着伤势不轻的三皇子潜入海底。

    不多时,距离鲲皇刚刚消失位置不远的半空,出现了隐秘的空间波动,正是天之朝圣主和一众强者。

    “大的打不过,咱们可以灭杀几个小的,刚刚那伶牙俐齿的小子前去的方向是时空海尽头,枉我们奔波了这么多天都晕头转向,跟上他,有前来阻拦的家伙,斩立决!”天之朝圣主被秦玄气的心态炸裂。

    沧猿水面穿行,秦玄宛若站在箭矢之上,刚刚鲲皇的喊声秦玄已经听到,但他此行乃是打算找到与木清綾有关的第七人,找到永生天地。

    “我能够从你的身上,感受到气运的存在。”沧猿郑重的说着,“甚至,你的气运还要在我之上,这也许是你能够逢凶化吉的最好见证。”

    “气运?”秦玄眉头挑动,这个说法很少见。

    “天地中的气运,乃是固定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而你,拥有超过常人的气运,这也是一种造化。”沧猿已经给自己留足了面子,实际上他体内的气运,远远无法和秦玄相比。

    “沧猿,这里已经是我们三头龙蟒的领地,你速速离开!”秦玄正在思索中,前方水面掀起一栋浪墙,定睛望去,乃是传说中的三头龙蟒。

    “过来通报一声,龙蟒兄不要介意,刚鲲皇让我沿途带个话,说是有神王境的人类正在打洪荒太古六兽血脉之力的主意,让你们提高防范。”沧猿说的很是谨慎,目光还朝着后方忌惮的望着,看上去煞有其事。

    “嘶-”秦玄倒抽一口冷气,额头三目神光之下,数百里外的海面无所遁形!天之朝一行强者正在后方朝自己靠近,若不是阴差阳错的发现了,万一被追上,秦玄想象不到自己的死法有多么惨烈!

    “欧~”

    三头龙蟒听闻了沧猿的话,扯着脖颈嘶吼一声,海面接连探出众多硕大的三角形头颅。

    “准备伏击,保护好族中幼年血脉。”

    沧猿和秦玄松了口气,“我们还要赶去通知下一族,你们要加强防范。”

    “多谢了。”三头龙蟒垂首示意,沧猿风驰电掣的离开。

    “你说,先前那个神王境的家伙,手里拿的什么弹,真的有那么恐怖?”沧猿眼底带着一丝忌惮。

    “真正炸开的话,鲲皇级的强者,定然是无法幸免于难的。”秦玄保守估计,按照秦玄的猜测,屠神弹炸开,应该能够炸穿时空之力,令其陷入混乱之中,形成一个恐怖的黑洞,到时候时空海上所有的强者都会受到波及。

    “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恐怖的爆炸物.....”沧猿吞咽了一口唾液。

    “刚刚那一团屠神弹,并不是一枚,试试八十一枚,我曾经找遍了他们凝聚屠神弹本源的据点都没有找寻到,没想到是天之朝圣主将他随身携带,其心机深沉,他有屠神弹在手,想要对付他,先要做好同归于尽的打算。”秦玄脸色难看。

    “奸诈的人类!”沧猿的意识中,秦玄是他的兄弟,已经不在人类的范畴了。

    “等等。”秦玄突然有种脊背发凉的错觉,马上喊住了沧猿,识海中飞速推演着刚刚出现的一丝波动,足足六个呼吸之后,秦玄额头冒出冷汗,“这个天之朝圣主,应该不是带着屠神弹防身,他是想将屠神弹带进永生世界!”

    “你,你怎么知道的永生世界?”沧猿吓了一跳,自己从没有开口说起过这四个字。

    秦玄摇头,“天之朝圣主对于永生世界的了解定然还在我之上,他一定是有所预谋才会来此地冒险,快,我们先行一步,赶在他前面到达。”

    沧猿叹息一声,“其实你不用着急的,就算他将那玩意引爆,也无法造成什么伤害,你知道吗,苍茫天地,也是有人掌控的,时空之力亦然,天地能量,亦然。只不过我们的掌控者采用了无为而治的手段而已,才让所有人都觉得因果来自于自然。”

    “你---”秦玄想要说点什么,但又哑口无言,沧猿仿佛瞬间化身成了经历过无数年的雕像,陈述着常人看不到的回忆灰尘。

    “如果他拿着这份见面礼,见到了时空掌控者,咳咳。”沧猿突然卡住了自己的脖子,脸色涨红的说不出话来,额头青筋暴起。

    “发生了什么事!”秦玄大惊。

    “我错了,多嘴,我多嘴了!”沧猿朝着远处俯身三拜,身体才算恢复如常,这个场景,令秦玄不寒而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