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玄霄 第一百八十三章 鸿门宴
作者:道玄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8-06-20
    第一百八十三章 鸿门宴

    “咦?”紫擎看到了陆梵的动作,余光关注着陆梵,那少女和陆梵眼神交流了几个呼吸,当女子走上前来的时候,竟然有模有样的学起了吞噬功法!

    “陆梵,本门秘法只可传给道侣,你难道想要做宗门叛徒不成!”紫擎火起暴涨,噌的挺直身形,怒目而视。[.zy200.o 卓越全本小说网]

    “我....我没有。”陆梵闻言,暗中对紫擎竖起一百次大拇指,发挥着演员的天赋,讷讷而没有底气的说道。

    “没有?你还敢说没有,当着众多同门的面,你竟敢如此!我定要向门主说起此事,将你逐出山门!”紫擎跟随秦玄那么久,这方面的本事还真的学到了几分。

    在场道玄门众人都是心思通明之辈。

    “陆梵!你难道忘了在门中立下的誓言了吗!”

    “好你个陆梵师兄!枉我还一直认为你是个本分之人!你竟然外传本门秘法!”

    “敢,敢问,你们是何方高人的高徒?是何处山门?”老妪被聂倩众人的言语吓了一跳,但这种吞噬类的功法一向是修行界中可遇不可求,遇上又不甘恭维却心中嫉妒的。

    “穹罗天墟第一门,道玄门。”秦玄沉声说着,目光望向老妪。

    “穹罗!”老妪眉头颤动,别人不知道,但她却知道,当初在外游历之时被追杀,她还在穹罗天墟附近被一个号称穹罗老鬼的老男人救过。

    “你们可认得一人,名为穹罗老鬼?”老妪试探的问道。

    秦玄心中一惊,脸上却丝毫不脸红,“穹罗老鬼是我的老大哥,山门供奉之一。”

    “吓!”老妪吓了一跳,她可是亲眼见识过穹罗老鬼的强横,当初遇上的时候,穹罗老鬼单手打跑三名神主境还风轻云淡的模样一直烙印在她心中。

    “请诸位同门,咳咳,原谅我吧....”陆梵喃喃道。

    “原谅个屁,我问你,门规怎么说的。”秦玄厉声喝道。

    “吞噬秘法,只传道侣....”陆梵张口就来。

    “这位小兄弟貌似也不算破戒啊,难道小兄弟已经有了婚配良缘?”老妪终于找寻到了话题切入点。

    陆梵作势脸色变幻,一副懵懂的模样,“前辈,未有良缘。”

    “哈哈哈。”老妪大笑三声,“良缘便在眼前。”

    “殷婆,这事....”少女突然反应过来,脸色通红一片。

    “什么这事那事,你娘那边,我亲自跟她说,我觉得这小子不错,为了你都甘心犯了门规,你莫要在纱织组中呆的傻了,真正的好姑娘,身前还是要站着一个肯护着她的男人的。”老妪开口说着。

    “呃...”少女没再开口。

    陆梵心跳的厉害。

    “这样也行吗?他俩是道侣,就不用惩罚了?”紫擎指着陆梵,看向秦玄。

    “抓紧时间吧大家,这厮的能量快要消散殆尽了。”秦玄一副无奈的模样,索性不再继续那个话题。

    老妪和少女正在神识交流。

    “门当户对,我们貌似还有点高攀,在云中天虚的那些家伙,谁不是奔着你的美色来的,只有这小子憨厚,甚得我心。”殷婆苦口婆心道。

    “呃...”少女看向陆梵,尴尬的点点头,加入到催动吞噬功法的队伍中。

    纱织组另外的成员打量着秦玄一行,眼睛中充满了期待。

    “别看了,我们是出来执行任务的,不是来找道侣的....”殷婆瞪眼道。

    秦玄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好强的功法!”少女能够感受到强横的能量流渐渐朝着自己丹田中涌来,不禁对吞噬功法赞叹莫名。

    秦玄已经不再吞噬,而是利用窥神术搜遍云苍宫大长老的识海,其中竟然有六成以上都是男女之事的记忆,令秦玄呼吸变得急促。

    “玄哥,你怎么了?”清儿感受到秦玄的异样,慌忙神念传音道。

    “没事.....”秦玄稳住心神。

    “叮-”纱织组的少女体内传出一声轻鸣,竟然在这个关头突破了修为瓶颈,跨入了中位神境,“殷婆,这功法妙不可言,我居然突破到了中位神境,现在我已经有资格前去云中天虚巅峰战了吧!”

    “可是我们并没有报名啊,当时纱织组虽然接到了邀请,可并没有符合条件的后生。”殷婆闻言也露出了喜色,“现在还没有开始,我马上传讯给你母亲,商议此事。”

    “太棒了!”少女很是兴奋,竟拉着陆梵的手和陆梵说着什么,陆梵美滋滋的听着。

    “路人场?”陆梵听着听着,突然开口问道,声音不小,“路人场那不是传说中的炮灰比赛,用来调节大赛氛围,缓和参赛选手调息时间用的吗?”

    在道玄门中经常举办大大小小的演武比试,也会安排一些路人局,陆梵对这个很是了解。

    “不同,云中天虚向来有最强路人王称号,毕竟路人才是大多数修行者的身份,路人王的身份能够在云中天虚一呼万应,你懂吗?如果你是路人王,那咱们两个的事,我也好跟母亲大人开口....”

    “这么回事?”陆梵身上已经开始有兴奋的雷弧跃动,不由自主的朝着秦玄望去,出门在外本就是为了历练而来,如果顺便获得个路人王的封号,也未尝不可,但秦玄和小野夫都在场,包括清儿,凭陆梵的战力怕有点吃力。

    “门主说过,这云中天虚路人王,还是有几分含金量的,陆梵,到时候就别隐藏实力了,赛场见高低。”秦玄微笑道。

    “那是自然。”陆梵哈哈一笑,‘门主说过’这四个字耐人寻味,秦玄就是道玄门门主。

    “纱织组长已经知道了我们此行任务超额完成,她正准备前去云中巅峰赛出任评审之一,喊小姐回去一起出发。”殷婆窥探了传讯玉符,提醒道。

    “做我老大的战舰,很快。”陆梵说完,发现自己有些话多,好在秦玄并没有太过在意。

    空间飞梭的速度令众位纱织组成员体验到了极速穿行的恐怖,从虚空之中到云中天虚纱织组总部,仅仅是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若是寻常战舰,一个半时辰已经是极限。

    “咕噜-”殷婆想要暗中窥探下空间飞梭的阵道构成,瞥了一眼之后头皮发麻,吞咽唾液。

    “殷婆,我们到了,你走神啦!”少女兴奋地招呼,一行人中只剩下殷婆还留在飞梭上。

    “马上,马上就来。”殷婆尴尬的轻咳两声,跃下飞梭,秦玄单手抓摄,飞梭在光影变幻间化作巴掌大小,被秦玄收起。

    “厉害.....”殷婆心中震撼。

    “殷婆这次带队超额完成任务,让这些后生得到了非同寻常的历练,我替纱织组感谢殷婆了。”一个步履婀娜的中年女子款款而来,容颜娇美,但脸上却带着上位者的庄重。

    “不敢居功,险些令大家陷入绝境,多亏了道玄门众多小友施救。”殷婆脸色一正,将秦玄诸人的功劳说在前面。

    “咯咯,放心,他们是要去参加路人王的比试,到时候我作为评审之一,会有所作为的。”纱织组组长会心一笑,余光打量着秦玄众人,心中的震惊难以抑制,记住了道玄门这三个字。

    云中巅峰赛,算是整个云中天虚的一场无山门限制的盛会,用来激励修行悟道之风,所有后生修行者只要达到中位神境,便可参加山门打擂,没有山门的修行者也可参加路人局,修为要求也降为下位神境,所谓盛会,说的是观众众多,实则整个云中天虚能够达到这一境界要求的年轻人并不算太多,大都是强横山门的亲传弟子。

    乘坐纱织组的战舰,一路上秦玄没有开过口,但精神力却悄然释放,保持着警惕,这是一种习惯。

    “组长,此行怕是会有些麻烦,盛会从没有邀请组长大人当过评审,这次却三番相邀,是不是有点奇怪。”纱织组的一名元老有些担忧的道。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纱织组长的青葱玉指摩挲着储物戒指,识海中飞速推演着当今云中天虚众多山门间复杂的关系,纱织组算不上一个山门,而是一个除恶扬善的正道组织,这些年来势头极强,隐隐有崛起之势,得罪了哪方山门,也只能说明那山门中出了罪有应得之人,在寻常修行者的圈子里,纱织组呼声极高。

    “鸿门宴?”纱织组长揉着额头,以前组织没有影响力,她忙碌奔波,将纱织组一点点打拼成现在的庞然大物,现在有了影响力,反而有点畏首畏尾,不敢露头。

    “族长因何轻叹。”殷婆就在纱织组长的身侧,见状开口问道。

    纱织组长无奈的一笑。

    “这些烦恼的源头,还是我们不够强,却站上了风口浪尖。”殷婆耸耸肩,活了这么多年月,还有什么她看不透的。

    一个时辰左右,战舰在半空被警示拦截,前方为战舰禁飞区,呼伦城在举办巅峰赛期间,严禁所有战舰进入上空。

    一行二十余人从战舰中跃下,与四野天地截然不同的装扮和建筑风格令清儿和聂倩有些兴奋。

    “现在是午后,明日便是巅峰大战第一天,我去给你们报名。”纱织组长和殷婆交代了几句,身影消失,殷婆招呼秦玄众人朝着事先预定的旅栈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