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第4章 刺痛了颜落落的神经
作者:半夜扇风的小说      更新:2017-08-26
    颜落落才走到楼下,手机的铃声就从背包里响了起来。

    走到马路边将手机从包里掏出来,看到是继父林庆祥的儿子李哲的电话,她连忙接了起来。

    “哥哥......”

    “颜落落!你死哪里去了?王老板看上了你,你有没有从他身上捞一笔?别告诉我你最后不配合跑掉了,你妈的病正缺钱,难道你都不知道自己把握机会吗?”

    “你怎么知道我被那个王盖盯上了?”

    颜落落听着李哲的吼声,立刻就想到了事情的始末,气愤地对着电话吼了起来。

    “是你将我卖了!你早就知道那王盖盯上了我,所以你和叔叔故意设计我来卖酒对不对?”

    电话中李哲讪笑两声,说出来的话不以为意。

    “落落,别这么激动嘛,哥还不是为了帮你的同时顺便帮帮咱家?哥最近在大马运气太差亏了点,所以才想到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而且你也没太大的损失不是?”

    颜落落按掉电话,什么也不想再和李哲说。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李庆祥和李哲设计好的圈套,他们竟然还以为她去陪睡是没有什么损失,难道她的尊严就一文不值么?

    想到早上那个男人鄙夷的目光,颜落落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阴凉无比。

    不过还好,她没有将自己真的送去给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

    虽然颜落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总统套房里,但是只要没有让继父和李哲得逞,她就有种侥幸后的愉悦。

    颜落落自嘲地勾起嘴角,觉得自己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落魄到如斯境地,她也能保持着如此乐观的心态,她该感谢自己在这些年里不断磨练出来的强大心志。

    家里暂时她不想回去,李哲的话说得那么明显,颜落落几乎能笃定此时她名义上的哥哥和继父正在家里等着她。

    抬手看了看时间,颜落落见时间还早,无处可去的她只好走向公交站点。

    打车是有钱人才能享受的奢侈,她现在必须节省每一分钱。

    拿出手机查了查自己的位置,还好,从这边到单位只要先做公交再转两次地铁然后再转一趟公交车而已。

    虽然绕半个城市,但是应该能按时走进办公室打卡签到。

    颜落落没有发现,在她向着公交车站方向走的时候,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正拿着摄像机将她此时的落寞偷拍得淋漓尽致。

    她不知道昨天是如何从夜魅来到帝都最奢华的五星级酒店的,她现在身上酸疼无比,脑子从走上公交车之后就变得一片空白。

    帝都所有上流社会的人出入的地方都在郊区,颜落落此时的位置就是帝都外环的公交车的最后一站。

    即使如此,和她一起上车的人也不少,还好颜落落运气好的坐在了整个公交车的最后一个位子,最后一排最里面靠窗。

    公交车走走停停,累极的颜落落坐在车里,最后也在晃荡中陷入沉睡。

    当颜落落急三火四地赶到单位打卡的时候,已经是7点59分59秒。

    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最后一秒按在打卡器上,终于让自己没有迟到的颜落落长出了一口气,抬起头时却发现整间办公室的人都在看着自己。

    “大家早啊!”

    颜落落用她脸上惯有的微笑和办公室里的同时打招呼,有点好奇为什么今天关注她的人会这么多,以往每次到达公司,也就是组里的几个同事会主动和她说话而已。

    当颜落落注意到她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有几个前辈级别的阿姨已经不屑地转过头,而她同组的姐妹尴尬地捂脸的时候,颜落落才终于发现了大家的不对劲。

    低下头自己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颜落落的脸色一下子就爆红了起来,想也不想就转身从办公室的门口里跑了出去。

    此时她身上还穿着昨晚换上的牛仔短裤和那件宽松的白色衬衫,虽然在平时她这么穿也不算另类,但是两条光溜溜的长腿上此时青紫交错,立刻就刺痛了颜落落极为敏感的神经。

    脑补到早上在镜子中看到的画面,颜落落可以想象到自己的脖子上是个什么样的窘态。

    问题是她竟然白痴到没有遮掩就从房间里跑了出来,难怪之前在地铁上她感觉好多男人都无意或是有意地往她的身边挤。

    颜落落尴尬地跑向了公司最偏僻的卫生间,直接钻进了最里面的单元,在里面一个劲儿地平复自己呼吸。

    心中将早上的那个男人诅咒了无数遍,是有多禽兽的举动才能将她弄得像是被家暴过!

    颜落落咬牙切齿,脑海中翻滚着模糊的几个画面,还有男人情动是压制的沙哑喘息,脸上灼热得像是发了烧。

    就在颜落落将自己尴尬的情绪平复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的给自己的好朋友向晚的时候,卫生间外面的门却突然被推开了,紧接着一男一女两道熟悉的声音就从外面传进了颜落落的耳朵。

    “啊......浩尘,你慢一点儿嘛,昨天晚上你还没要够吗?”

    “若珊,我怎么会够,快点把裤子脱了,这边从来不会有人过来的!”

    “别猴急,你怎么这么饥渴,嗯,平时是不是憋坏了?你别告诉我你的女朋友就是个摆设!”

    “她有多清高你不知道吗?摆设还能让主人随便摸个够呢,她连摆设都不配当!”

    女人似乎很开心身边的男人谁这么和她说,亲吻着喘息着,也不忘记笑出来。

    “呵呵呵,你就会哄我,小心我告诉落落,让你什么也捞不到。”

    男人不屑地冷哼一声,继续亲吻着身边的女人。

    “哼,我现在才不怕她听见,昨天我朋友告诉我,落落根本就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之前我看到的那个和她一起坐在豪车里的男人也不是她的亲生爸爸,只是她的继父而已!”

    “继父?你说李庆祥不是落落的亲生爸爸?”女人似是不相信。

    男人一边啃一边回答,“你也不知道吧,颜落落为了面子竟然将这件事情瞒了下来,装千金小姐这么多年,害我浪费了多少时光,别在提她,扫兴得很。”

    “哎呀,你慢点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