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第8章 伸手勾住了她的腰
作者:半夜扇风的小说      更新:2017-08-26
    杨若珊眼中的嫉妒是藏也藏不住,说出来的话带着她习惯性地可怜兮兮,可也透着明显的怨怼。

    “你这样是在侮辱我和浩尘吗?”

    颜落落好不容易才把晕车的那股劲折腾过去,不过一见杨若珊此时的模样,那股恶心又往上冒。

    “抱歉,你别说话,我是真恶心。”

    “颜落落!你别太过分!”

    颜落落看着使劲捏着她的手腕的张浩尘,在杨若珊又摆出柔弱又痛心的模样后正愤怒的指责她,颜落落一下子将张浩尘的手臂从手掌中甩了出去。

    颜落落在穆易霆、张浩尘和杨若珊三道不同的视线下,几乎是小跑到了离她最近的卫生间的单元格,连门都没有关就又大吐特吐了起来。

    “呕......呕.......”

    张浩尘,“......”

    杨若珊,“......”

    如果之前颜落落还因为突然打扰了外面热情似火的男女之间的好事而压抑自己的不适,那么现在她简直无需压制了。

    这次颜落落吐出来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也许是胆汁,也许是胃里仅有的残留,但是不管是什么,大开的格子间的门都清晰地将她的呕吐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下,让人想怀疑她伪装都不能。

    颜落落当然就是故意让张浩尘和杨若珊看见的,她的潜台词就是,人家真的恶心,麻烦你们别再来恶心我!

    当颜落落终于将胃里所有的东西吐出来并且按水冲走,再抬眼看向外面的时候,脸上已经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手扶着格子间的墙壁才能堪堪站稳,颜落落缓了一会儿才真正的冷下了脸,连敷衍和余地都不再给张浩尘和杨若珊留。

    “你们也看到了,我不是无言以对,而是你们说多了,真的让我反胃。”

    “......”

    “我是贱人,可是我也没贱到爬上闺蜜男朋友的床主动当三儿。”

    颜落落抬眼看了一眼因为她的话而僵硬住身体的杨若珊,讥讽地轻嗤,然后手指随意地指了指穆易霆。

    “我是和男人做了,一夜情又不收费,怎么算是出卖呢?再说我就是昨晚出去卖了,时间上也没有早过你们两个通女干吧?”

    “......”

    “所以别再在我面前装什么圣洁或者表现什么委屈,你们没资格。”

    颜落落的语气一直没什么大的起伏,就是淡淡地陈述,其实是有点无力的虚弱,但她仍然强撑着。

    “你们既然是真爱,如此抛却一切连脸都不要了,那么就请以后好好地在一起,贱男渣女很般配的,今天正好做个了断,祝你们幸福,而我们就从此陌路吧。”

    说完这一番话,颜落落更无心无力在这里纠缠,头疼死了。

    走到洗手池边洗手,又随意用手捧着水簌口之后,颜落落十分淡定地走到了穆易霆的身边,拉起他的衣袖就从卫生间里走了出去。

    卫生间外面战战兢兢地站了许多人,乍一从卫生间里出去,颜落落吓了一大跳。

    定睛一看,颜落落发现外面西装革履的人竟全是公司的高层领导,而站在最边缘的竟是她的顶头上司魏姐。

    颜落落混沌的脑子已经不是十分清醒了,想了一下自己现在所占的地方是公司高层管理者办公的区域。

    那么,这些人大概都是来上厕所的吧?

    或者也许是听见了卫生间里张浩尘和杨若珊的发出了人类原始本能下的呻吟声特意来看热闹的?

    哦,反正热闹不是自己的,他们愿意看就看吧,丢脸的是贱男渣女!

    这么一想,颜落落脊背都挺直了一些,拉着穆易霆的手掌都像又有了力气。

    颜落落的确是头脑出现了短暂的短路,这是她在之后的日子里只要回想起此时的情景都会给自己下的最诚恳的鉴定。

    因为此时的她完全没有发现领导们小心翼翼的模样,更没有注意到魏姐对她频频使眼色是因为她身边的男人,而不是暗示她给领导打招呼。

    颜落落此时的脑袋瓜早已经被一晚加一个早上经历的事情搞得失去了正常的判断。

    魏姐这是在暗示我什么?打卡了却没在工作岗位,暗示她违规?

    颜落落的脑袋飞速运转,违规扣工资,而请病假是公司每月给员工的一次的正常福利,只要开张病假证明就可以了。

    她缺钱,很缺钱,那不管顶着多大的压力,她都应该请病假而不是被抓到违规。

    这么一想,颜落落原本挺直的脊背又弯了下去,面对着她认识而根本不认识她的董事,颜落落果断地用一只手扶住了身旁的男人,另一只手捂住了肚子。

    “哎呦,我肚子好疼......”

    穆易霆在走出卫生间看见门口的人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都是被风离查问过的人,知道自己过来了站在门口等也是合乎情理。

    只是这女人现在是怎么了?肚子疼?

    穆易霆的眉头微微拧紧,面色不郁却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将主动靠过来的女人甩开。

    想到之前颜落落在卫生间呕吐之后苍白的脸色,穆易霆难得好心地伸手勾住了她的腰,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怀里。

    然而这样的举动已经让公司的几个高层董事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颜落落完全无视了其他人的举动,而是一直一直看着魏姐,偷偷地挤眼睛。

    魏姐啊魏姐,她在大领导面前已经展示过自己的病态了,那么这病假请起来就容易多了。

    颜落落果断地拖着穆易霆与公司所有高层董事擦肩而过,权当不认识,然后直接走到了魏姐的身边。

    “魏姐,我今天真的特别特别的不舒服,我想请一天假,行吗?”

    行吗?行吗?谁敢说不行!

    魏姐看着颜落落身旁的男人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当即磕磕巴巴地回答颜落落。

    “落......落落,那个......那个身体要紧。”

    颜落落刚想感谢,身后就传来了中年男人急切的责怪声。

    “小魏,你这是做什么?”

    颜落落身子僵硬住,大领导不批?

    颜落落转过头,可怜兮兮地看向了身后走上前的体态略显臃肿的男人。

    哦,买噶的!公司董事长地嘎伙!